Tag Archive 'Open Source'

Google Code 就是 Google 提供的線上版本控制器服務,有 Google 帳號就可以使用,可以為你的專案建立儲藏庫(Repository),將你的程式碼交由 Google Code 管理。不過與 SourceForge.net 不同的是, Google Code 僅支援開放的專案,換句話說,所有上傳的原始碼都會開放,任何人都可以取得 Google Code 上面的程式碼。

Read Full Post »

根據來自Facebook的消息,Facebook已經開放原始碼下載了!其中包含了API架構,FBML解析器,FQL解析器,FBJS。 Facebook是一個以PHP實做彈性極強的社交網路平台,具有良好的擴充性。根據官方表示,開放原始碼的目的是為了回饋開放原始碼社群,但是Mr. Wednesday認為這是為了反擊最近Google,Yahoo!與MySpace大力推廣OpenSocial平台的舉動,社交網路的戰爭又進到了另外一個階段!

Read Full Post »

FOSDEM 的全名是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Developers’ European Meeting,姑且譯作「開源碼開發者歐洲會議」。這是歐洲最大的開源碼年會。由於工作關係,公司願意派人參加。第一次加入西方的此類會議,對我算是頗為新奇的經驗。 今年 FOSDEM 是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當地英文不是主要語言,而是以法語、荷語為主。一出機場,英文就看不見了,只在旅館等屬於觀光客的地方才有。好在大眾運輸系統標示相當清楚,就算是文盲,憑著拼字以及圖示猜測,還是正確地火車轉捷運抵達旅館。年會歷時一個週末,從周五晚上開始,到周日下午結束。周五晚開場的活動是 Beer event,「啤酒聚會」,在 Delirium Café 舉行,20歐元的費用就隨你喝到爽。比利時啤酒天下第一,吧台光是新鮮的加壓啤酒大概就有20多種,景象頗為壯觀,啤酒們口味濃淡各自不同,不過酒精濃度都比普通的高些,一般在 7% 甚至到 15% 左右。經過親身試驗,忙著聊天的結果只嘗試了五六種,全都很好喝。在這暖身活動就見到不少人物,除了之前幾位合作的舊識之外,也看到一些名人,總之就是些大鬍子、光頭,不是很胖就是很瘦,諸如此類。不過由於 FOSDEM 已經屬於比較商業的活動,許多人都是公司付錢來參加,據同事說,氣味比較不像之前他去過的 CCC 那麼嬉皮,大部分人看起來都正常多了。

Read Full Post »

Trend Micro 就是趨勢科技,PC-cillin 的作者。他們握有一個軟體專利,簡言之就是在 proxy 中加入防毒能力,例如 SMTP (e-mail) 跟 FTP (傳檔案)。之前趨勢已經成功的用此專利對付了 Symantec 與 McAfee,現在原本的合作廠商 Barracuda 將此技術中防毒引擎換成 ClamAV 而脫離 Trend,並藉以降低售價,這就造成了對此軟體專利的侵害。趨勢科技因此對 Barracuda 提出告訴。 而 Barracuda 也很聰明,他們把這次 Trend Micro 的提告解釋成對 open source 的攻擊。這就造成了軒然大波。事實上,如果不是換成 ClamAV,而是換成其他封閉版權的防毒引擎,也一樣會造成侵害。FOSS 社群(包括我) 從來就反對 software patent,再加上這次提告等於不准廠商使用 ClamAV,這下可徹底的激怒了社群。 總之,目前各大組織都對 Trend Micro 發起全面的抵制。請看 http://www.gnu.org/, http://www.fsf.org/ 還有這裡。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Saturday 併購這件事情,不單單只是網路新創公司的專利,Sun Microsystems 今天發布了一個大消息:他們即將砸下 10 億美金併購 MySQL!相信許多讀者對於這個全世界最受歡迎的資料庫系統絕對不陌生.幾乎所有跟科技沾得上邊的公司,你都會看到 MySQL 的蹤影.一些大公司就更不用說了,包括 Google IBM, Intel, AMD, Dell, and HP 等大廠都是 MySQL 的用戶.而每一本電腦書幾乎都是拿 MySQL 來當做教學的範例,我們甚至可以說,現在網路上的資料根本都是由 MySQL 來掌管的.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Saturday 成天看台灣電視新聞的人,一定常常氣得跳腳痛罵,現在的媒體記者該報的不報,不該報的拼命報。重要的事情被邊緣成不重要,不重要的事情被放大鏡放大無限倍來報導。特別是電視新聞記者,他們最愛做的事情,就是當整個社會的判官,像是跑到採訪現場叫嫌犯下跪道歉,或是採訪一些民眾之後就自己對於社會事件亂下結論。記者的專業素養和水準實在是令人畫上一個大問號。台灣的主流媒體也因此讓人感覺已經病很久了,而且病入膏肓。有的時候Mr. Saturday不禁會想問:台灣真的需要這些記者嗎?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