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number'

Posted By Mr. Thursday MIT News前陣子有一篇報導,敘述有一些和認知語言有關的研究。他們主要是研究南美洲一些原住民部落的語言,主要是巴西的西北部一個叫做Piraha的部落。在那邊除了研究語言之外,也研究該部落的語言,對於數字的概念是如何?他們發現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在Piraha這個部落的語言裡面,對於數字的觀念非常模糊,幾乎沒有精確的數字描述。譬如說研究者請他們從1數到10,或是從10數到1,結果用他們的語言,1和2兩個字都有,但是數到3以上,都是同一個單字。也就是說,他們對於數字的觀念,只有「1」、「2」、和「很多」這三種區別。(圖: Edward Gibson教授) 就我們的工作記憶(working memory) 來講,的確也是有類似的現象,譬如說我們印象深刻的數字,第一個大概是「3」,大於「3」的數字,我們比較不容易捕捉其概念。舉個例子來說,中文字的1是「一」,2是「二」,3是「三」,但是4呢?就不是四條橫線了!又另外一個數字比較印象深刻的,大概是7。不是因為7乘以4等於28天,也不是一個禮拜剛好七天,而是因為工作記憶的容量,通常就在7到8位數字左右,觀察一下我們的電話號碼,你說手機有10位數字,但是開頭兩位可能都是固定的,所以其實只要記住8位數字就好,室內電話最多也是8位數,第一位數有時候也是固定的。如果要再科學一點,我們也可以用實驗的方式,來證實工作記憶的儲存容量,對一般人來說就是7到8位數。譬如說亂數唸出一堆數字,然後請受試者寫下記得的數字,一般人大概最多回憶到7組數字 (如果兩個數字一組,7組數字就是14個數字,也就是7個二位數的數字)。 而這則新聞和認知科學上面對工作記憶的發現,也讓我產生了一個大膽的假設,或許有興趣的話,可以實驗來證明一下。我的假設是說:人類數字功能,是一種類似「繞道」而行的方式產生,也就是說數字功能可能不是天生的,但是後天可以勤能補拙,產生數字的功能。為什麼會這樣子假設呢?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