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看了再版的檀香刑,不得不說莫言確實是中國最有希望得諾貝爾獎的作家。檀香刑獨特的寫作方式褒貶不一,但我覺得這是很大的一個創新。莫言取材山東高密鄉地方戲曲貓腔(茂腔)的故事,孫丙抗德為主軸。大量混入利用貓腔的戲文,讓整部小說夾雜在一個劇本與小說之間,塑造出一種可以很誇張、很超現實的空間,方便作者表達情感張力。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之前看了幾本莫言的書,印象不是特別深刻。生死疲勞花了幾個星期,但不如秦腔讓我感動。最近看了新作蛙,深深折服於莫言的文筆。故事本身的緊湊,讓人不由得一口氣讀完一整本書。 在一胎化政策下的農村,那些未能出生的嬰兒是不是都化成青蛙在哇哇哭泣著?蛙跟娃諧音,在山東高密鄉是把蛙當成吉祥物的。青蛙交配後會生出千萬隻蝌蚪,符合求子的人心中的願望。莫言以自己當了一輩子婦產科醫生的姑姑為原型,描寫一胎化政策下的矛盾衝突,悲哀與無可奈何。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看了山楂樹之戀,這陣子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在看大陸作家的作品。之前接觸主要是透過網路,跟著連載有種先知道故事發展的偷窺快感。但久了會發現網路連載不如成書的版本,連載的比較像是閱讀草稿;出書的版本會刪除修改,反而比較合乎邏輯一些。這次去上海世博,參觀的館倒是不多,卻搬了很多書回來。 山楂樹之戀其實就是偶像劇般的純情小說。 文革後期的中學生靜秋跟著學校小組到採訪貧下中農的生活。孫建新是靜秋寄宿農家的常客,靜秋也跟著大家叫他一聲老三。老三有意無意地幫助靜秋編寫採訪、打工勞動;靜秋也從一開始猜疑到後來接受建新的追求。但天不從人願,正當靜秋開始擺脫地主成分、生活工作都有著落的時候,老三卻得了白血病,最後還是離開了人世。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村上春樹的1Q84跟上一部長篇小說海邊的卡夫卡相隔七年。雖然我其實很喜歡村上的短文,他可以把一些很簡單的東西寫得很有意思。不知道是因為他的想法本來就跟大家不同,還是因為他花在思考的時間比較多,所以常常可以寫出一些被常人遺忘忽略的東西;讓讀者看到的時候有”啊!我好像也是這樣想的”,因而特別有迴響。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在上海買了幾本書,雖然一開始不太習慣簡體字,之後倒也還可以適應。蝸居原本是去年火紅的電視劇,連溫家寶都在訪問內容提到過,主題是兩岸三地現在都熱門的房地產問題。 蝸居裡描述兩姊妹都在大城市工作,看起來是白領OL,但賺得錢根本不足以應付城市飛漲的物價。大姊已婚育有一子,卻因租屋狹小,只能將兒子託付娘家寄養;一年只能見幾次面,小孩子對外公外婆更親卻不怎麼親近媽媽。雖然兩夫妻都是大學畢業也算得上是專業人士,但賺得工資離貸款買房卻遙不可及。小妹跟男友同居,原有結婚計畫卻看著大姊的例子遲疑不決;在萬事萬物都需要金錢灌溉的城市,一文錢逼死的又豈止好漢?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拿了禮券在書店隨便買了這本白噪音,雖然劇情跟想像中很不一樣,還是要認真努力地看下去。(同時出現在桌上的不毛之地是多大的誘惑啊) 白噪音是美國作家Don Delillo的重要作品,Don Delillo本人多次被諾貝爾獎提名,同時白噪音也是少數獲得重視的美國後現代小說。白噪音的故事敘述在美國中西部一個普通的小鎮,有個傳授希特勒研究的大學教授。教授結了五次婚,有幾個來自不同婚姻的子女。看起來這第五次婚姻平靜和諧,教授也深愛他的”現任”妻女。只是這一切都無法讓他脫離對死亡的恐懼……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參觀完梵谷的畫展之後,買了余光中大學畢業翻譯的梵谷傳。雖然對梵谷的畫作不陌生,但對梵谷的生平只停留在自殺的戲劇性。 原作者Irving Stone本身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他寫很多偵探通俗小說賺錢,但其實是為了創作人物傳記籌募資金,因為他經常需要去寫作主題人物的家鄉、歷程等地深度旅遊訪談。這時候就是利用他寫通俗作品的收入完成更偉大的作品。而翻譯這部梵谷傳的余光中是在大學畢業時期翻譯的,也因為翻譯這部巨作,而跟現在的夫人范我存女士的關係更深厚。所以這本書本身的寫作翻譯過程就充滿了文壇軼事。 梵谷出生在荷蘭,家族不少親戚都從事文物畫作買賣,所以他走上藝術之路,不能不說是家學淵源。梵谷的父親是牧師,從小就生活在宗教意味濃厚的家庭, 因此梵谷在文物拍賣行的工作出現瓶頸時,便改行投入宗教事業。不過梵谷的個性太直率,在政治性濃厚的宗教界也難以融入。他對所礦區教友的無私付出反而成為其他人攻擊他的理由,加上目睹礦區人民生活的淒慘狀況,讓他失去信心,大病一場後放棄了傳教工作。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