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

環境的確改變了,然而我看到唱片公司的掙扎手段卻只是將他們的脖子勒得更緊。近日,唱片公司又再談論著是否應該藉由稅收來補貼他們的損失。我的觀點如同 Michael。唱片公司在未來的角色應該是負責行銷、舉辦演唱會以及販賣周邊商品,至於音樂本身,就留給大眾吧! 如果是要用固定稅收來 “補貼” 他們的損失,恐怕是飲鴆止渴。固定稅收,也就意味著固定收入,有就意味著有限度的餅,大家的才華將會用於爭奪有限的餅,而不是用於創作更美好的音樂來開拓更大的餅。至於創作的誘因也因為固定收入而隨之消逝。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