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帕累圖最優'

有了在寫功用理論時的經驗,這次我不寫小故事,小心地為這篇文章寫一個序言。留意我這篇文章不是要說為什麼經濟學家喜歡自由市場,而是說為什麼我喜歡自由市場,或是我怎樣看喜歡自由市場的經濟學家,這是因為經濟學家們本身在這個題目上也有很大的分歧。我明白很多經濟學家都提倡「自由市場」,但他們對什麼程度的自由市場才是最好,都有不同的看法,有些被人認為是支持自由市場的,其他學者卻認為他是干預主義,所以硬要為所有經濟學家掛上一個「自由市場主義者」的名牌是不恰當的。 在兩年前逝世的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剛剛得到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克魯曼﹝Paul Krugman﹞﹝註一﹞,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以至馬克思﹝Karl Marx﹞﹝註二﹞,都是赫赫有名的經濟學家,而他們對這個題目都有不同的看法。要知道,他們都是很有智慧的人,他們支持或是反對一件事情,是有他們的道理的,我決不可能說他們任何一方全錯了。我在這篇文章,除了想說一下我自己在這個題目上的看法外,還會說一下基本的福利經濟學﹝Welfare Economics﹞。更重要的一點﹝這一點我會在下篇詳說﹞,是希望反對自由市場的人,搞清楚他們反對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是自由市場主義者提倡的事情。如果是的話,我也支持你繼續反對,反正我們只是觀點不同而已。但如果不是的話,希望你不要繼續誤會,重新想一下你是不是仍然是要反對。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