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專欄'

如何管理知識工作者在這個科技日新月異的年代,以及急速全球化的年代越來越重要。而早在 1959 年,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即提出了知識工作者的概念。而知識工作者主要是靠腦力來賺取生活費用,而不是以傳統的勞力。因此,我們可以說,知識工作者的 “工作型式” 很像是一個黑盒子。對於產出我們總是可以簡單衡量,但是如何管理,讓這些工作這能夠 “有效 ” 產出,是管理這些知識工作者很重要的問題,尤其是純粹以腦力來賺錢的公司。而軟體產業正式這個樣子的產業。

Read Full Post »

環境的確改變了,然而我看到唱片公司的掙扎手段卻只是將他們的脖子勒得更緊。近日,唱片公司又再談論著是否應該藉由稅收來補貼他們的損失。我的觀點如同 Michael。唱片公司在未來的角色應該是負責行銷、舉辦演唱會以及販賣周邊商品,至於音樂本身,就留給大眾吧! 如果是要用固定稅收來 “補貼” 他們的損失,恐怕是飲鴆止渴。固定稅收,也就意味著固定收入,有就意味著有限度的餅,大家的才華將會用於爭奪有限的餅,而不是用於創作更美好的音樂來開拓更大的餅。至於創作的誘因也因為固定收入而隨之消逝。

Read Full Post »

但是掙扎規掙扎,巨輪已經開始轉動了,一但啟動了之後,就沒有辦法回頭了。馬車終究會被汽車代替;手工的人力終究會被自動化生產線代替;只有承認這個事實,看清楚事實,才能真正轉型。轉型是痛苦的,尤其是活在新舊時代之間,但是比起走入墳墓,邁向死亡,那這點痛苦也算不了什麼了。雜誌,或許就如同 Rafat Ali所說,雜誌本來就是個社群的產物,也許雜誌邁入線上,擁抱社群,那才會是唯一的出口。至於如何在網路上面獲利? 那也是等邁出第一步,踏向Web之後的事情,如果連這一步都踏不出去,那麼終究會淹沒在新時代的洪流裡。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