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分享'

flickr推出的這個新功能目前僅限於Pro帳戶可以上傳,一般用戶僅能觀賞。每則影片大小限制在150MB以下,時間長度為90秒內。根據flickr的產品經理Kakul Srivastava表示,這個時間長度的限制不是因為怕flickr搶走Yahoo Video的用戶,Yahoo Video是提供一個地方讓使用者儲存並分享他們創作的大影片,而對於flicrk video的願景,是想把它推廣成一個較長版本的相片。既然如此,flickr是如何將影片跟既有的相片做整合呢?從flickr的網站可以發現,影片與相片一樣排排站,除了多了一個播放鍵沒有任何差異,使用者可以直接點擊進去看到完整得影片資訊,包括標籤,其他使用者的評論與metadata等,甚至也可以直接在thumbnail模式下直接播放,還滿方便的。

Read Full Post »

我看台灣博客

而談到台灣的部落圈的話,個人是覺得可以從 funP、部落格觀察以及黑米來獲得資訊。其中以 funP 我個人是覺得最有代表性。funP 如同黑米一般是個書籤網站,但是作為一個書籤網站 funP 這個後起之秀是極為優異的。funP 之所以受到我喜愛的原因是因為它的大部分功能幾乎都是為了部落圈所打造的,而且相對於黑米,funP 在用心以及推廣上面是遠遠超過了黑米。而針對 funP 跟黑米,我都有訂閱兩者的熱文 RSS,從輸出的熱文就可以一見端倪。在 funP 要達到熱文大概至少要 15 個以上的推薦,看起來還算是低,不過還算合理;但是,在黑米要成為熱文,竟然只需要 6 個人以上的推薦就可以了。不僅如此,在門檻高度差這麼多的情況之下,funP 的熱文數通常都是黑米的兩三倍。雖然黑米一度力圖振作推出黑米卡以及工具包,而對此,Mr. Friday 還寫過一篇 “書籤網站輸贏還沒分, 網友提早選邊站?”,結果時至今日,funP 和黑米之間的輸贏很明顯了

Read Full Post »

我看大陸博客

當然,大陸從一個封閉的國家到一個開放的國家總是會有轉型的陣痛期。因此,在大陸的博客據我觀察仍是受到許多法條的規範,以及 “思想” 上的規範。像是大陸最著名的中國防火長城 (GFW) 將許多網站全部屏蔽在大陸外面,因此大陸的博客跟台灣的博客再交流以及互動上面無法頻繁這個也是一點關鍵原因。因此,為了與大陸網友互動,我們的朋友西恩潘還跑去大陸新浪開了一個 Blog。不過,雖然有 GFW ,但是有能力的人還是可以找到 “翻牆” 的辦法就是了。
所以在 Blog 自由度上面,以及資訊的接受度上面,這點倒是台灣博客比較自由的地方。不過不看這些,而是以實用角度來看,對岸的資訊的確已經遠勝於我們,至少在我看的資訊範圍內是如此。對岸博客或是媒體翻譯國外網站新聞速度之快,也常常讓我非常驚訝。

Read Full Post »

我不是個教育專家,但是我嘗試著藉由這次對話來了解教育。我一直以為,當知識開始跨界之後,會讓這些領域發展的更蓬勃,像是網路的應用跟醫學的結合就可以完成遠端手術之類的。但是這個跨界或許也是一個雙面刃,只有在跨界的另外一邊認知到了這個跨界過來的知識可以有效的幫助他們之後,這個跨界的知識才是真正有幫助。但是在真正認知到這個跨界的知識以前,或許這個跨界的知識本身就是一個門檻,在不考慮到這麼門檻的情況之下,很容易變成一廂情願的想法。而最終我所提出來的分享平台也就成為了另外一種理想國,而這個理想國終就不是教育界的理想國。

Read Full Post »

我的確希望我們的 Blog 能夠成長茁壯,誰不希望自己的文章能夠被更多人閱讀? 誰不希望自己分享的東西能夠發揮更多的影像力? 然而 Blog 有時像是單向的授與,有時當你不斷地付出的時候,會以為自己是高貴的授予方,卻忘了這是讀者給予我們的光環。因此,每過一陣子,我時常問自己一句話,為什麼我們 Blog? 不忘初衷,這是我們對自己的期許

Read Full Post »

環境的確改變了,然而我看到唱片公司的掙扎手段卻只是將他們的脖子勒得更緊。近日,唱片公司又再談論著是否應該藉由稅收來補貼他們的損失。我的觀點如同 Michael。唱片公司在未來的角色應該是負責行銷、舉辦演唱會以及販賣周邊商品,至於音樂本身,就留給大眾吧! 如果是要用固定稅收來 “補貼” 他們的損失,恐怕是飲鴆止渴。固定稅收,也就意味著固定收入,有就意味著有限度的餅,大家的才華將會用於爭奪有限的餅,而不是用於創作更美好的音樂來開拓更大的餅。至於創作的誘因也因為固定收入而隨之消逝。

Read Full Post »

李開復看蘭迪

Posted by Mr. Monday 方才在我學網上面看到了李開復看了蘭迪教授演講之後的心得,寫的非常不錯,這邊就轉錄給大家。因為這篇文章將在12月份的《讀者》雜誌上面發表,所以,“紙媒體”請勿轉錄。另外,最難人可貴的是,李開復為了讓廣大的中國群眾能夠一起分享蘭迪教授的精采演講,因此把演講的內容加上了字幕 (當然字幕是簡體中文)。這真的是一個非常好的分享:) (要看影音者,請連到我學網) ======================轉錄分隔線======================== 前不久,我的同學蘭迪·波許教授在我們的母校卡內基·梅隆大學做了一場風靡全美的講座,題目是《真正實現你的童年夢想》。該講座的視頻在不同視頻網站上被點播了上千萬次。《華爾街日報》把這次講座稱為“一生難覓的最後的講座”。在美國一些高校裏,“最後的講座”是著名教授退休前的最後一課。蘭迪教授 並沒有準備退休,但是他患了胰腺癌,只剩下幾個月的生命。這次講座對他來說,竟真的是他一生中“最後的講座”了。 我的親友紛紛在電子郵件中向我推薦蘭迪教授的此次講座。我和女兒一起看了講座的視頻。看完後,我們感動地含著眼淚,同時又因為感悟和興奮而相視一笑。 我們像每一個聽過講座或看過講座視頻的人一樣,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我經過電子郵件找到蘭迪,他慷慨地答應讓我們把他的視頻加上中文字幕,並授權讓我們把視頻、講稿和討論放在“我學網”與中國的網友分享(查看下載蘭迪教授的演講視頻及講稿請點擊這裏)。 對這樣一次出色的講座,我的感觸很深,也領悟到了許多東西,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一下。 幽默、樂觀、無懼 蘭迪和我同年進入卡內基·梅隆大學電腦學院的博士班。在學校裏我們交往並不深,但是他是我們那屆最出風頭的學生。他外向、健談,幽默、有表演天才,還有很強的親和力。在他的講座裏,我們很容易發現這些特點。 雖然蘭迪已經進入癌症末期,但他還是在講座中保持著他慣有的幽默感。演講開始時,他說:“癌症讓我比你們身材更好。”他還開玩笑說:“臨終的人常會在死前信奉宗教。我也是這樣。前幾天,我買了一台蘋果電腦。(我現在信奉蘋果教。)” 我們常說,樂觀的人看到半杯水時,總會說杯子是“半滿”而不是“半空”。樂觀的蘭迪教授甚至在杯中只剩一滴水時,也依然能看到那僅存於最後一滴水中的美,並因此而感恩。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樂觀天性,他才能夠在自己的生命結束前,留下這樣一次“照亮他人”的“人生作品”。 蘭迪說:“對於無法改變的事情,我們只能決定如何反應。我們不能改變手裏的牌,但是可以決定如何出牌。”這充分體現出他樂觀進取的心態和寬廣的胸襟。我想,任何人如果有了這樣的心態,無論是面對病痛的折磨還是人生的失意,他都能用一次次漂亮的出牌實現自己最大的價值。 蘭迪幽默的最後一課。有些人說他像金凱利。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