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Mr. Saturday

媒體大亨梅鐸 (Rupert Murdoch) 看來準備豁出去了, 由於旗下的媒體事業遭受重大的虧損, 所以逼得他在今天做出了震撼整個媒體界的決定: 明年夏天以前他的新聞網站全部開始收費!

“Quality journalism is not cheap,” said Murdoch. “The digital revolution has opened many new and inexpensive distribution channels but it has not made content free. We intend to charge for all our news websites.”

有品質的新聞事業可不是便宜的事情. 數位的革命雖然帶來了許多不昂貴的 (資訊) 散佈頻道, 但尚未將所有的內容變成免費, 我們準備將旗下的所有新聞網站開始收費

我相信所有的人看到這個決定一定都傻眼了:「網路時代哪來收費這回事啊!?」雖然梅鐸這樣的作法無異是是自殺的行為, 但是同時也再一次凸顯出了網路所帶來的創新的破壞, 是的, 就是我們已經談論過無數次的, 有關於 “免費” 的問題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哈金的新書終於出來了!自由生活講的是大陸留學生因為六四天安門事件,在國外發表了激進的言論,沒想到被無所不在的共產黨情報系統列為黑名單,無法回到大陸只好在美國奮鬥求生的故事。或許是剛結束留學生活,對主角武男的感受特別強烈。我的經驗跟武男自然是完全不能比較,但物離鄉貴、人離鄉賤的事實卻沒有改變。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Mr. Saturday

根據 ars technica 的報導, Apple 的神祕新產品 iProd 似乎快要上市了, 是的, 不是 iPod, 是 iProd.

這個產品之所以名稱會曝光, 起因在於今年三月有人在 iPhone OS 3.0 SDK 之中的設定發現有一項名為 iProd 產品, 當時的設定版本是 iProd 0.1, 顯然是還在測試的階段, 而最近又有人發現在 iPhone OS 3.1 SDK 中, iProd 的設定值不僅還存在, 而且版本已經是 1.1 了, 照版本的號碼來看, 似乎是已經接近上市的階段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Mr. Friday

今天早上,我發現自己的Plurk被一個人封鎖了。這還是我為期不長的Plurk人生裡,第一次發現自己被封鎖,感覺真是不好受。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有朋友X〈長得很像劉德華的那位〉在Plurk上,說了一句網友G的閒話。說時遲,那時快,沒過多久,所有參與該噗討論的人,連帶朋友X的一干朋友,通通進入網友G的封鎖名單,包括了當時還沒來得及在該噗發言的我在內…啊?連我在內?這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意思嗎?

隨後朋友X又發表了一則新的噗,指出plurk有一個很怪的問題

想想也對,照一般人的邏輯,既然都被這個人封鎖了,那我何必要留情面,不如也封鎖回去省得清淨。但是,根據plurk現有的設計,反倒不允許使用者這樣做。『封鎖使用者』這個按鈕,只有在這個人的噗浪頁上才會出現,但如果對方已經搶先一步封鎖你了,你根本看不到他的畫面,那我要怎麼封鎖他?

換句話說,在Plurk上要玩相互封鎖的遊戲,只得『先下手為強』,後下手是…沒招。

好啦,其實也不是真的完全沒招。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Mr. Saturday

顯然美國的政府單位對於開放整個無線通訊市場具有相當大的決心, 日前 Apple 把 Google voice application 和相關的 third party applications 自 app store 上面移除, 結果引發了非常多開發者和使用者的抱怨和不滿, 蘋果電腦一開始的解釋是: 因為 Google 的這些應用程式與 app store 上面的一些其他應用程式功能重複了, 不過此舉引來相當多的批評, 一般認為 AT&T 和 Apple 是因為害怕競爭, 所以聯手做出了這種反競爭的決策, 不過 AT&T 在事情發生之後把責任很小心地推給了 Apple, Apple 後來對於整個事件不再發表評論, 顯然還在想該怎麼處理這一次的危機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Mr. Friday

大家對前幾天Tomorrow寫的對 Amazon.com 賣錯書事件的感想可能還記憶猶新。但這其實是幾個禮拜前的事了。現在這個事件有個驚人的新發展,就是美國有高中生出面控告Amazon!

Justin Gawronski

圖片摘自這裡

這群高中生帶頭的叫Justin Gawronski和Antoine J. Bruguier,1984是他們的暑期閱讀功課。Justin在接受採訪時說,自己是科技著迷者,一開始覺得自己擁有一台Kindle很驕傲,但Amazon刪書之後他覺得:

Amazon has just proven that when I buy a book on the Kindle, I don’t really own it. I just feel that is wrong.

跟之前我的印象不同,Justin的1984被刪掉之後,他的筆記並沒有被刪掉。但他說沒了書,只有筆記有什麼用呢?筆記上寫著『←這段很重要』,現在書沒了,這筆記當然也沒用了。

數位時代的『所有權』是個越來越重要的課題。從最近的好幾個事件都可以延伸到這裡來。我買了一本Kindle的書,那這個數位的書籍是歸我管還是Amazon管?那為什麼Amazon可以刪掉它?我填寫在Facebook上的資料,第三方的應用程式服務商到底有沒有權引用?我寫在無名小站上的文章,我到底有沒有取得備份的權力?這些數位化後的資訊,所有權到底是誰的?

整件事最諷刺的,當然還是1984這本書。主角的工作,正是竄改書籍與歷史,只要動動筆,把過去的書銷毀,有的人就在紀錄中消失,像是從來不存在一樣。主角僅能從殘存的書本紙張碎片中,留下『這個人曾經存在過』的證據。Amazon刪了Kindle上的1984,看來這群高中生只好找上法院,留下『這本書曾經存在過』的證明了。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ch

張愛玲遺作 - 小團圓由皇冠爭議出版

張愛玲的小說遺稿 小團圓” 前陣子轟轟烈烈地出版了。由於原著人張愛玲已逝世,其遺稿執行人宋淇夫婦也相繼辭世,剩下唯一可以作主的是宋氏夫婦的兒子宋以朗。其實這份遺稿早在數十年前就寄給宋家,但當時管制嚴格,書中影射的主角也都在世,宋淇夫婦深恐出版招禍,力勸張愛玲暫時擱置。後來張愛玲曾提及要毀去原稿,所以現在此書問世仍風波不斷。

台大教授張小虹認為不應違背張愛玲的遺願 合法盜版。這部小說雖然在張死前的信件(19931994)仍討論到修改稿件,但1995年張愛玲過世時沒有人在旁邊,財產也很少,不到需要公證遺囑的地步,因此小團圓究竟要出版還是銷毀沒個定論。不過皇冠出版社說造福張迷倒不只是行銷宣傳,張愛玲人死不能復生,要看更多的作品,只能期盼未發表的手稿。雖然小團圓仍看得出不是最後完稿,許多地方的主詞有點混亂,但張氏獨特的比喻、冷清的筆觸自然流露,令人熟悉又感傷。

繼續閱讀全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