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專欄'

Posted by Mr. Thursday 這篇文章的標題翻譯成中文是:「康威:生命遊戲」。康威(John Horton Conway)是一位劍橋的數學家,生命遊戲是他在1970年發明的小遊戲。這個遊戲是一個模擬遊戲,首先有一個長方形棋盤,裡面劃分成許多小格子。每一個可以是活的細胞或死的細胞。每一步棋盤的狀態可以影響下一步的狀態,規則是: 如果某一格細胞在時間 t 是活著的話,那麼在時間 t+1 的時候 如果這格細胞只有一個鄰居或沒有鄰居活著的話,就死去 (因為孤獨) 如果這格細胞有四個或更多鄰居活著的話,就死去 (因為擁擠) 如果這格細胞剛好只有兩個或三個鄰居,則繼續活著 如果某一格細胞在時間 t 是死的話,那麼在時間 t+1 的時候 如果這格細胞剛好有三個鄰居的話,就活起來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Sunday 我想任何對於軟體工程有興趣的人,或多或少應該都聽過或看過這一本書。如果都沒有的話,現在應該就趕快去找一本來讀一下。 這本書的作者是Frederick P.Brooks, Jr,目前還任教於北卡Chapel Hill分校,而且他是1999年Turing Award的得主,原因是「對計算機結構、作業系統和軟體工程做出了劃時代的貢獻」。 Brooks大師約在60年代擔任IBM的Architect (總工程師),開發OS/360。 想想那居然是四五十年前的時代,而這本書的初版日期,居然是1975年。 對於一個發展如此迅速的資訊領域,其實很難想像現在四五十年後的現在,還有多少地方可以從這本書學習或是借鏡? 但事實卻是,即然是現在的我多次閱讀,我還是每次都會有一些新的感受跟心得,也愈讀愈有意思,也不禁為作者在那麼久遠的年代,就有辦法思慮如此清楚,令人肅然起敬。

Read Full Post »

一直到這部電影上映之前,包括片商密集地造勢的好幾個月裡,我都一直深信著:等我看完了《變形金剛(TRANSFORMERS)》、要動筆為它寫篇文章的時候,那該會是個天人交戰、萬分掙扎的任務吧?
為什麼會這麼艱難?因為在我心中,一定會有兩個人格為這部電影的評價大打出手。其中之一是個五歲的小男孩,對當年的他和他堂弟而言,生命唯一的意義就是每個星期某天下午的某個整點、坐在電視機前面看《變形金剛》的卡通。基於同樣的懷舊與感動,這個小男孩曾經為《忍者龜:炫風再起》寫了篇無比寬容的文章。而他一定會堅持以「鐵牛」、「巨無霸」、「紅魔鬼」等等名字來稱呼那些在他的回憶中纏鬥了二十年的角色,並且大概要勉為其難地,才會同意用「大黃蜂」來取代「金龜車」吧。

Read Full Post »

新聞的反思

前幾天Mr. Friday寫了一篇文章: 今天這個新聞不好看嚴苛地批判了現今新聞的播報現象,以及收視率調查的影響力。也引起了大家熱烈地討論,代表大家也都真得很重視這個問題,也認為這是個問題。但是,問題總是浮出的表象,究竟真正的病根是什麼呢?

我想起了前幾個禮拜在信義誠品上所聽到的演講,當時大塊文化正在幫創意黏力學這本書做宣傳,因此也請來了學學文創的詹偉雄來做演講。這本書我沒看過,但是講的大概就是這六個原則,簡單、意外、具體、可信、情緒、故事,知道了這六個原則之後,似乎也沒有看這本書的必要了。尤其是詹偉雄當場就用壹周刊的成功來做例子,清楚地講解了。一個好看的新聞,應當是要符合上面六個原則。全都符合了,那這新聞可就成功了。接下來,融合了詹先生的想法,Mr. Monday將陳述自己的一些想法與大家分享。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hursday 在〈靈魂的紗窗:走訪人類的視網膜〉裡面我們提到了人類的視網膜,在〈視覺交響曲第二樂章: LGN〉裡面我們提到了視覺路經的中間站LGN(Lateral Geniculate Nucleus)。讓我們先稍微回想一下之前提到的內容吧!首先提到了視網膜,總共可以分為10層,如果大略分層的話可以分成三大部分:感光細胞、中間橫向整合層、以及神經結和離開眼球的視神經。我們提到了感光細胞其最後才碰到光,因為整個視網膜的分層是從靠近頭腦裡面數出來的,最裡面是感光細胞,最先碰到光的反而是神經結(ganglion cell)細胞。感光細胞又分為兩種:桿狀細胞和錐狀細胞(rod cell and cone cell),桿狀細胞不分辨顏色,負責夜間視覺,處理「大約」的形狀,錐狀細胞分辨顏色,可依照顏色再分為不同種類的錐狀細胞,負責比較「細緻」的視覺訊號,處理日間視覺。視神經離開眼球的地方會產生盲點。中間層則是整合不同地方的感光細胞的訊號,在視網膜就先做了一些訊號的前置處理(preprocessing)。 視神經離開了眼球之後,會先在Optic Chiasm交錯,讓左右眼的左視野訊號都到右腦,左右眼的右視野訊號都到左腦。接著會分別經過左右腦的LGN。LGN在Thalamus(丘腦)的後端,可以分為六層,分別接受1個M channel和2個P channel,所謂M channel就是從視網膜的M神經結傳過來的訊號,比較屬於移動和大概的訊號,P channel就是從視網膜裡面P神經結傳過來的訊號,處理比較小和細緻的訊號。 下面這張圖包含了整個視覺路徑的過程,一張是俯視圖,另外一張是側視圖。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Saturday 您可能已經覺得搜尋等於 Google,您也可能覺得搜尋市場早就已經成熟到不能再更熟了,實在是不知道對於一些想要在網路創業的人,搜尋還有什麼機會可言。但是事實是,專家都認為,現在存在於網路上的搜尋功能,其實只把搜尋的所有潛在能力開發了 5% 而已。是的,只有百分之五,簡直就是冰山一角,下面還有整座冰山等著我們去發掘。這座冰山的本體就是今天 Mr. Saturday 要來介紹的語意搜尋 (Semantic Search,也有人作語義搜尋)。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當茱麗葉在祭台上悠悠轉醒,卻看到愛人將嚥下那最後一口氣之際,她吻了他最後一次。   然後,她便不知所措了。   祭壇邊圍滿了白色的蠟燭,無聲的燭光圈起無言的少年少女。喧囂抑絕、火影搖曳,在最溫暖祥和的地方,癱坐著天使最孤獨的身影。她舉目四望,空無一人的廳堂裡只有逝去愛人的餘溫飄盪。那最後一個擁抱、最後一片凝視,如今化作難以追回的想望,飛散而去、未曾拉她一同前往,只留下滿腹的悲傷。她無助地嚎哭了一聲,又更無助地發現沒有一個人在身旁。她只能收聲,更加驚恐地四處張望…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