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專欄'

Posted By Mr. Thursday 學習非常地重要,學習讓我們可以從不會一件事情、不知道一件事情,變成學會一件事情、知道一件事情。如果我們從小是講中文,但是經過幾堂課的學習,我們可以學會英文;再經過幾堂課學習,我們可能學會日文;再經過幾堂課學習,我們可以學會更多語言。其他領域的知識,我們只要肯學習,都可以慢慢學會,即使有所謂的學習的黃金年齡,但是活到老學到老,就算是學的慢,也是比完全沒有學習來得好!今天要和各位分享的主題,就是學習的三個重要元素:習慣學習、敏感化學習、以及制約學習。    首先我們先來定義一下學習這個問題。學習可能有很多種定義,不過在這邊為了說明方便起見,我把學習定義成「刺激–反應」配對的問題,也就是說,圖裡面中間打問號的長方形,就是代表一個具有學習功能的人、動物、或是機器。這個有學習功能的物體,會在接收到某些「刺激」的時候,產生一些「反應」。隨著時間變化,中間這個物體,還可以把新的「刺激」對應到新的「反應」,譬如說看到英文字(刺激),可以唸出來並且了解字的意思(反應)。這種隨著時間來改變「刺激–反應」對應的能力,我就稱之為「學習」的能力!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YellowBird  回應 Mr. Monday所提到的社群網站研究,我想我也分享一下小妹我看到的關於 MySpace 的成長歷史回顧。MMDays 們過去一直對於社群、趨勢、時事做了評論,例如自從 Facebook 獲得微軟的 2.4 億投資、大動作開放開發平台後,MySpace 和 Facebook 的激烈社群網站龍頭戰一直打得火熱,先前MMDays 也貼過 Myspace 在美國仍略勝一籌的消息,黃鳥的研究一直是比較像是挖掘過去足跡,來省示當下的,而 MySpace 的起飛,在 YouTube 出現之前一直是被認為最快的,而且其實它的竄起也並非像一些傳奇般的網站,屬於全然的病毒式傳播,而多了一些刻意以及策略的部分(例如像是對 club 等進行贊助、員工的競賽等、功能的設計等等)。所以也趁 MMDays 生日來做個分享。 另外,也再回過頭來看看,今年 4 歲的 MySpace,在社群上不好好做,在面對 YouTube 強力嵌入 MySpace 搶奪人氣時,年紀輕輕就已經變得大聲大氣,怒罵「我們不需要 Web2.0」「Flickr、YouTube 等網站都是靠 MySpace 紅的!」「我們可以複製一個 YouTube」的模樣吧!(此文有點長,是慶祝 MMdays 生日的特別篇啦 :D) 2004.5 早期的MySpace: 分為3步驟解釋的mySpace首頁頁面,設計相當簡單 (來源:Internet archive Machine) 2004.6 一個月後開始著手豐富化網站,和現在的頁面較為類似 (來源:Internet ArtchiveMachine)

Read Full Post »

Web2.0 在根本上是回歸到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因此在這一波之中主要強調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就是我們所謂的 Social Network。而既然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那解決溝通的問題就是最大的商機,而透過溝通的服務,也同樣能夠創造商機。然而跟誰溝通、如何溝通、為什麼溝通,依然深深牽扯到了文化的問題。而這份報告也給我們另外一個思考,你的服務可以不用選擇完全免費,或是只考慮收取廣告費用,動一動腦筋,或許就可以找到更好的加值服務;不過,重點是你要先有一池魚。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uesday 在ウヲアイニ(我愛你)主題旋律一再重複流轉的鏡頭裡,是少女飛揚的馬尾、飄動的裙襬、旋轉的步伐、輕盈的身形。偶爾過亮的光線在銀幕上暈染開來,少女的腳尖踏在木頭地板上的聲音是清脆的。她的雙手圈出天使翅膀的弧線,她的臉上滿溢著自在與陶醉… 書寫《花與愛麗絲(花とアリス)》,對我而言是一件需要勇氣的事情。 這部電影於我的觸動太深,它的質地、它的氛圍、第一次看的緣由,以及那個獨自一人坐在電腦螢幕前的清晨。兩個少女令人屏息的青春光彩、乾淨無暇卻又起伏波動的年少情愛;看的當時對那些時光已然逝去的感傷,與感同身受那青澀初戀的甜蜜等等。這一切的一切都與我自己的回憶層層交疊、難以抽離。所以這篇將很難是什麼評論,而僅僅是我個人的囈語而已。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REX 之前我們討論過口碑是在「期待」與「實現」之間產生的,也就是說,當顧客的期待高於實現時,容易產生負面口碑,反之,當顧客得到的實現高於原本的期待(或等同於期待)時,便容易出現正面的口碑。根據這個論理,產生口碑的契機,在一開始「創造顧客的期待」時便已經決定,不過,並不是如字面上所看到的「創造越低的期待,就一定可以創造出更好的口碑」,行銷人同時間還要考慮當顧客對自身商品的期待是否低於其他競爭商品,若是過低,那麼顧客將會傾向於選擇期待較高的商品,而期待過低的商品將會連「實現」的機會都沒有,也遑論創造正面口碑。 顧客「期待」堆疊的速度相當快,但是廠商「實現」的能力卻未必 一般來說,當一項商品剛上市時,顧客的期待主要來自於商品本身的廣告以及先鋒使用者的臆測。舉個例子來說,Apple 的 iphone、任天堂的wii、Sony 的 PS3、資生堂新一季的保養品都曾因為廣告而讓消費者有所期待,但是在該領域意見領袖對該產品的臆測態度也會產生影響。一般來說,過去web1.0時代,消費者可能會因為一個成功的廣告而對一個產品產生期待,這樣的期待是比較穩定的,在得到體驗前,期待本身變動的可能性較低,除非商品的行銷策略出現大變動(例如大型促銷活動或是出現重大瑕疵)。

Read Full Post »

如何管理知識工作者在這個科技日新月異的年代,以及急速全球化的年代越來越重要。而早在 1959 年,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即提出了知識工作者的概念。而知識工作者主要是靠腦力來賺取生活費用,而不是以傳統的勞力。因此,我們可以說,知識工作者的 “工作型式” 很像是一個黑盒子。對於產出我們總是可以簡單衡量,但是如何管理,讓這些工作這能夠 “有效 ” 產出,是管理這些知識工作者很重要的問題,尤其是純粹以腦力來賺錢的公司。而軟體產業正式這個樣子的產業。

Read Full Post »

Posted By Mr. Thursday 在以前的文章裡面有幾次有提到「演算法」(Algorithm),可以把他想程式完成一件事情所需要的步驟,可能包含重覆某些步驟、依照條件執行部份步驟、或是從頭到尾執行固定的步驟。然而演算法通常需要資料結構的配合。不是主修計算機的讀者,也許不知道資料結構是甚麼東西,即使我說資料結構的英文是 Data Structure,可能還是沒辦法了解「資料結構」代表的意思。簡單地說,演算法是完成一件事情的步驟,那麼資料結構就是這些步驟作用的物品,譬如說刮鬍子,可能要先插插頭,準備鏡子,然後開始刮鬍子。但是如果沒有插座,沒有鏡子,沒有刮鬍刀,或是沒有鬍子,這些步驟就沒有東西可以作用了。因此演算法和資料結構,有一點點類似軟體和硬體的對應,只不過資料結構並不是完全屬於硬體的角色就是了。接下來我們就來看一下某些資料結構,尤其是樹 (tree) 的結構,以及不同的拜訪順序,產生的效果。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