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專欄'

多年來做網路技術研究的人,大概從來沒有想過這一天是以這種形式到來。昨天Facebook的F8會場上,Facebook宣布推出一種新的技術標準〈叫做Open Graph API〉與新的資料政策,為語意式網頁〈原文叫Semantic Web〉的到來揭開了序曲。然而我非常好奇到底有多少了解語意網技術的人,內心對Facebook此決定沒有感到一絲害怕。我非常敬佩的國外專業科技網誌ReadWriteWeb作者Marshall Kirkpatrick,在新文章自陳,他對於Facebook新政策的感覺是:這太嚇人了〈This is scary〉。 我想我可能沒辦法鉅細靡遺地跟所有讀者解釋這完整過程是怎麼一回事。原因在於,Semantic Web一直處在資訊學院的科學研究殿堂,看似艱深的內容讓大眾一直敬而遠之,甚至連我自己也只是對此一知半解(我研究領域也不是這個)。所以當Facebook今天邁向這一步的時候,很多人一時之間也搞不懂這是怎麼一回事。

Read Full Post »

在上週眾多新聞裡面,或許這項新聞不是最突出的,但是這也的確夠讓許多Twitter應用的開發者心寒的了:就是Twitter收購Tweetie的消息。 可能有的人覺得奇怪。網路世界不是早就有很多收購案嗎?像是Google買Youtube、Yahoo買Flickr,網友早應該見怪不怪不是嗎?為什麼說心寒呢?這要從Twitter之前的策略開始說起。 早前,Twitter曾經在很多公開場合傳達過這樣的訊息:Twitter會把重心放在核心功能的開發〈也就是大家熟悉的網頁版功能〉,至於其他的應用,Twitter會公佈API,讓所有有興趣開發第三方應用程式的人盡情使用,創造出各種可能。 Twitter這樣的作法,是網路時代非常標準的開放平台策略。我們曾經在幾年前就不厭其煩的寫過開放平台、集體創新這樣的概念:

Read Full Post »

之前幾篇文章,隱約提到一個觀點:現在網路時代,人們待在網路上的時間已經越來越長,閱讀報紙、閱讀長篇書本的人越來越少了。這似乎很容易形成一個觀點:人們已經越來越不喜歡閱讀了。上一篇文章我還翻譯了一篇國外作家的觀點:iPad會不會殺死「閱讀」本身。 嗯…這個論調聽起來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這幾天大概想到是哪裡不同意了。這樣說吧:我〈認為我〉閱讀,只是我閱讀的方式似乎很難歸類為該篇所定義的「閱讀」行為:我在網路上,閱讀。

Read Full Post »

iPad風潮果然一如預期的橫掃各大媒體版面。不只我們這些部落格談它,電視、報紙、雜誌、股市名嘴通通大力報導它,講得好像它已經在台灣開賣了一樣。這裡面大家談到最多次的,就是它的電子書閱讀功能,iPad,幾乎被視為Amazon的Kindle殺手。 iPad會是Kindle殺手嗎?好像很多人都這麼認為:iPad漂亮、具有多媒體特性,可以發揮更多效果。但擁Kindle派則說,Kindle所使用的e-Ink技術,才是比較適合長時間閱讀的裝置。 剛才看到TechCrunch上Paul Carr的這篇文章,倒是提出了我沒有聽過的第三種講法。他本對iPad有所懷疑,認為它不適合閱讀,不會取代Kindle。但在把玩iPad好一陣子之後,改口說了:「不,它會是Kindle殺手。但我也希望,它不會順便也是──閱讀殺手。」〈I Admit It, The iPad Is A Kindle Killer. I Just Wish It Weren’t Going To Kill Reading Too〉

Read Full Post »

Hey baby,那是Foursqaure!TechCrunch如此讚嘆道。(圖片來源:Flickr) 從去年年底以來,Foursqaure(或簡稱4sq)的新聞就一直沒有斷過。先是Foursquare在美國的使用人數逐漸成長,來到45萬人之譜。再來是他們連續與幾家大公司簽下合作廣告,譬如紐約時報、Marc Jocobs等等。最近剛結束的美國網路大拜拜SXSW,4sq與其競爭者的討論更是不斷,更有人直接說繼Facebook、Twitter之後,今年就看4sq了。 我們一直沒有好好介紹、討論過Foursquare這個在國外已經逐漸嶄露頭角的新興服務。不過現在台灣網路圈也逐漸出現一批愛用者,看來該是時候了。(話說這篇文章也寫好一個多月了,現在不趕快貼一貼,之後大家再看也就過時了)

Read Full Post »

2004年在德國的法蘭克福書展會場上,Google發表了Google Prints,使用者可以用以搜尋所有Google掃描的書籍內容。這個服務,日後改名叫做Google Books。 Google說,這些書是人類的知識結晶,而現在科技進步如斯,Google要致力讓這些知識更廣為流傳,更容易被檢索,消除世界上的知識障壁。 這是一項非常宏大的計畫!從電腦網路發明以來,第一次出現這麼有企圖心的公司要作這件事。Google的數位圖書館計畫,將會是自印刷術發明以來,最龐大的館藏計畫。在Google小小的搜尋框背後,可以容納來自全世界各地超過三千兩百萬本書、七億五千萬篇文章。這麼多的知識,全部、免費開放給全人類!聽到了這個計畫,沒有人不佩服Google的眼界的。 但是沒想到幾年過去,隨著Google掃描的書越來越多,Google Books在全世界的推行卻踢到大鐵板。Google Books的爭議,讓Google吃上了官司,在美國面臨的是一億兩千五百萬美元的罰金。而在法國,法院剛剛判決Google Books要把他們在法國掃描的書目、內容通通撤下。 免費的知識分享,怎麼會如此不易呢?

Read Full Post »

從搜尋通路回饋內容 Google認為報業應該自己想辦法,他們能做的,就是盡量把流量導給報紙網站。至於從新聞搜尋、通路這部份賺的錢,Google全拿。 報社現在真的很怕Google。來自Google的流量,佔主流新聞網站的30~40%(註一)。目前只有梅鐸敢揚言要退出 Google新聞,其他報社哪敢這樣做?深怕連最後那一點點的流量都沒了。 這樣的關係是正常的嗎?我不知道。不過,可以參考別人的作法。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