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專欄'

綠壩、港鐵、微軟

這篇文章是我在大概一年前寫的,當時「綠壩」的新聞才剛剛出現,有人說只要綠壩是一個可以卸裝的軟件便沒有問題,我是為了回應這個觀點而寫這篇文章的。可是因為我用到例子是九廣鐵路﹝就是香港的鐵路公司﹞,覺得未必適合MMDAYS,所以便選擇只貼在自己的facebook 。一年之後,經Mr Wednesday 鼓勵才把它由廣東話重寫成語體文,再轉貼到這兒。因為綠壩的新聞已經是一年前的事,如果忘記了它是什麼的話也可以看看維基,或是Mr Friday 寫的有關防火長城和綠壩的文章。 =========================================================== 綠壩、港鐵、微軟 到底強迫大家安裝一個可以卸裝的軟件是什麼意思? 對,相信大家都知道我是在說「綠壩-花季護航」這個軟件。在七月一日之後,所有在中國出售的電腦都要強制預裝這個軟件,可是當大家都在說那是強行監控大家使用電腦時,又有人跑出來說這個軟件可以除時卸裝,所以不能說是強制。想來也有道理,可以自行決定卸裝和可以自行決定安裝應該差不多吧。

Read Full Post »

用過Facebook的人,可能都有一樣的疑問:為什麼有些訊息,永遠多到刪不完,不但從朋友處傳來,甚至還會「用我的帳號發訊息」!? 在Facebook上搜尋一下,可以看到有非常多人都在抱怨同樣的事情: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Read Full Post »

上禮拜四,很榮幸應邀出席了Peopo公民新聞論壇的第四個場次。坦白說一開始接到邀約的時候有點驚訝與惶恐,因為與會座談人都是媒體屆的前輩,而我不但太年輕,平常也並不特別認為自己是怎樣的一個公民媒體記者還是公民運動團體。但後來想一想,也許我可以站在網路趨勢的角度,提出我對這幾年公民新聞的一些觀察,或許可跟前輩們交流一些不同的想法,所以就厚著臉皮答應了。 座談轉眼已經過去三天,不過當天有一個觀眾提問,到現在還留在我的印象中:”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都不關心公民新聞”? 這可真是個大哉問。其實我覺得,年輕人並沒有表面上這麼冷漠。 現在正如火如荼串連的一人一信阻擋波蘭(東歐)醫學學歷大舉入侵臉書粉絲團 這正是眼下在PTT、Facebook上所發生的事情:在PTT上公開討論,號召網友加入”一人一信阻擋波波粉絲團”(目前人數已破萬),聲援法案排入立法院議程,號召下禮拜三杯葛反對立委。

Read Full Post »

Google想要重新發明電視機,他們說這會是改變世界的一步。然而一開始滿懷期待的我,看完Google TV的發表後的感想只有四個字:失望透頂。 在我評論之前,勢必還是得介紹一下這個東西是什麼:Google TV是日前在Google IO上發表的新產品,繼智慧型手機、平板電腦之後,Google要把觸角伸向:電視。

Read Full Post »

距離Facebook宣佈他們的Open Graph API以來已經將近三個禮拜了,有在注意美國網路動態的人,應該會發現這段時間以來關於臉書的爭議越來越多,各大科技網誌幾乎是照三餐開罵,差不多已經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隱私爭議 Facebook首當其衝的,當然還是隱私問題的部份。Facebook的Open Graph API這個幾乎是踩在”拿使用者隱私來賣“這個敏感道德邊界的新政策,已經讓許多人反感。而Facebook說,他們會謹慎小心,只讓Facebook認可的廠商取得用戶的完整資料,大家應該不用擔心隱私外洩問題。言猶在耳,前天Facebook的合作廠商之一,美食評論網站Yelp,就被踢爆有安全性漏洞,間接讓駭客把網友的臉書個資看光光。Facebook真是糗翻了。

Read Full Post »

前天寫了一篇「當 Facebook統治了世界,你還有隱私可言嗎?」,似乎嚇到了非常多人。該篇文章將我個人內心深處最擔憂的事情,以最具象的方式呈現出來。不管是噗浪、推特,或是臉書上,都有非常高的轉貼次數。這些留言我都看過,很多人覺得恐懼,也有不少人認為我說得太過火了。 你的網路身份是什麼? 前一篇文章的眾多留言裡面,我看到一些值得一談的觀念。那就是關於「你到底用什麼帳號」。 有些人說,資訊放上了網路, 就不要認為它是安全的。還有些人說,所以他都填假資料。 這些觀點也許都對。不過我們觀察美國上網行為的演變,的確可以觀察到一個趨勢:『你使用的服務越來越多,但是帳號登入動作越來越少』。這無關乎你到底在申請時填了多少假資料,而是說你是否是「有知覺地在管理你的網路身分」。

Read Full Post »

電影「楚門的世界」裡面,男主角楚門,一直活到了30多歲,才赫然發現自己從出生到現在的每一刻,都活在攝影機底下,一舉一動都被全世界所有人窺探著。 這部帶有醒世意味的電影拍攝於1998年,當年許多觀眾雖然對這種無所不在的窺探感到恐懼,但是總覺得好像還很遙遠。 一轉眼,12年過去。這樣的日子卻越來越近了。 ↑新聞來源:中時電子報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