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Business'

最近經過台大,發現校門正對面的相片沖印店,不知何時已經悄悄歇業。在網路上搜尋一下,幾乎沒有討論。 相片沖洗業是逐漸被科技整個淘汰掉的產業之一。十五年前,哪有人想得到會有現在的數位相機與Flickr、無名小站?如果你跟別人說,幾年後會有一種新相機可以拍完直接預覽照片,而且分享給朋友的時候至要在網路互傳照片就可以了,再也不需要花時間洗出來。別人可能以為你在說天方夜譚。搞不好還會說:”我還是會選擇洗出來”。 但如今,整個相片沖洗業,就在無聲無息之中,逐漸被人們淡忘。 而報紙,非常有可能是下一個。 〈圖片來源:The Economist – Who killed the newspaper? 〉

Read Full Post »

Google跨入新聞業:Google News的緣起 2006年1月23日,Google News的創辦人Krishna Bharat,興奮的在Google部落格上宣布:”我們要把Google News從Beta測試版,正式升級成正式版了!” Google News出現於2002年,構想來自於Krishna Bharat前一年的”Story Rank” 演算法。沒錯,這名字跟Google搜尋的Pagerank有異曲同工之妙。Pagerank是把每個網頁的重要性打分數的演算法,而Storyrank則是幫每一則新聞的重要性打分數。 Storyrank的理論基礎是:越重要的新聞,會出現在越多家新聞網站裡面,隨後依討論熱度的消逝,新聞量逐漸遞減。Google News於是去觀測眾多新聞網站的來源,將新聞作分類,並根據其相關新聞文章的量,自動決定”誰是現在該放在頭條的熱門新聞”。 Google News美妙的地方在於,它巧妙的整合各家新聞網站的編輯智慧,做出不需要人為介入,也能自動決定頭條新聞整合網站。相較於Google News的自動化,絕大多數的線上新聞網站,直到今天都還是需要編輯人工決定那些新聞可以上頭條。 不過,我相信創辦人Krishna Bharat所預料不到的是,在Google News推出後的幾年,Google News連番遭遇挑戰,不但遭到全世界各地的新聞社撻伐、起訴,2009年甚至被美國新聞集團(News Group)用”剽竊”、”寄生蟲”等字眼侮辱,並導致一連串的口水戰。 要弄懂報業為何如此討厭Google,我們必須重頭說起。

Read Full Post »

兩天前,Wired雜誌宣佈和Adobe合作,宣佈即將推出新的”Wired Reader” — 一種新的Wired雜誌閱讀軟體。唔,這個名字翻得太爛了,我寧可說他是:下一代的電子雜誌。 要說效果十分驚人嗎?也許對某些人來說是的,但是我看了以後卻有一種“沒想到這麼快就來臨了啊…“的感覺。 影片中這個彷彿是為Apple iPad量身打造的應用程式,事實上是用Adobe AIR寫的。根據Chris Anderson(Wired雜誌總編)與Adobe自己的聲明,這個閱讀軟體已經在Windows、Linux、Mac上順利執行,而且(理論上)可以在Android裝置、Apple iPhone、Apple iPad閱讀。換句話說,就是什麼裝置都可以啦!

Read Full Post »

經歷過2006~2008年的HemiDemi、FunP等服務的相繼竄紅與起落,2009年Plurk與Facebook在台灣的興起,台灣的網路生態其實一直在變動著。最近Mr. Jamie在部落格上宣佈了他的appWorks育成計畫,感覺上沉寂了一段時間的台灣網路創業,似乎又開始有些活絡的跡象。 關於創業,兩年半前Mr. Satuday曾經把他的一些想法寫成文章,叫做一些關於 Web 2.0 的思考。該篇文章雖是根據2007年的狀況寫的,但現在再拿出來看,仍然有很多值得重新咀嚼玩味的地方。當初Saturday所指出的一些問題,對照現況,好像有的說中了,有的想法改變了,有的當初看來是個很少人注意的事,現在卻變成很大的問題,而有的狀況則仍然沒有改變。 今天是除夕,我們就來回顧一下Satuday當初說了什麼吧。

Read Full Post »

今天在Twitter上一時興起,提了很多關於雲端運算的一些想法,結果一發不可收拾,覺得應該寫成部落格文章。可是又懶得整理,也罷,就用「推特體」直敘如下吧: ※雲端運算吵了這麼久,好像很少人注意到它對網路使用行為的影響?其實仔細想想,影響非常大啊。 ※當所有服務都搬上了雲端,人們也都習慣使用雲端服務了以後,會造成什麼影響? 具有Thin Client的終端裝置大量出現 OS的牽絆力大為減弱〈離開Windows再也不痛苦〉 瀏覽器的重要性與日俱增 執著於桌面應用的程式被邊緣化。

Read Full Post »

註:閱讀迷走為MMDays邀請的客座部落格,原文刊載於2010/1/18,此為原文網址。 近來看到不少訊息: 台灣報紙出現《電子書飄來微微的蛋塔味道》一文,對電子書前景表達憂心。 國內主要的網路書店,均「暫時」採用 Koobe 的電子書供應平台,顯示保守的市場態度。 CES 2010 一海票的閱讀機展示,E Ink 硬體過剩,但多數沒有夠好的服務平台、交易平台支撐,偏偏大多數國外資訊網站都同意,E Ink 閱讀機只是過渡產品。 國外主流出版社採取電子書延後出版的策略,企圖挽留紙本書的銷售優勢,尤其是精裝的高價產品(電子書在美國市場的價格破壞,是比台灣單一版本發行波段嚴重許多的)。 數位閱讀確實不是個太新鮮的玩意,我印象中就已經好幾波嘗試了:PDF的桌面閱讀風、Palm開始的手機閱讀風、Flash類的網路雜誌風、多媒體帶起的百科光碟風…,事實上人們一直在嘗試數位閱讀的各種可能性,小小的波瀾之後,消失的比留下的多。 而目前這一波,稱得上成功的,大概也就是亞馬遜 Kindle 一家,根據國外報導,目前電子書銷售市場亞馬遜約佔九成。

Read Full Post »

↑Google揚言退出中國,網友在Google北京總部門口獻花照 Google揚言退出中國,是今天發生最令人震驚的事。不過先別急著哀悼,這事情或許還有轉機? 就當我說大話吧。不過Google這次的聲明,我第一時間看到時感到非常疑惑。退出就退出,有人寫的這麼迂迴又順便爆料的嗎?〈對不起,身為一個三不五時寫部落格文章,偶爾還引發筆戰的人,總覺得這種迂迴的文字背後都有更深一層的涵義〉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