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 for '觀點'

兩年前寫了Cloud Computing 雲端運算一文之後,不斷的有人透過搜尋關鍵字連到MMDays。現在市面上已經出現專書,打看電視,竟然看到「雲端概念股」這個東西,還有名嘴說台灣不跟上雲端運算的潮流就完蛋了,顯見雲端運算這個名詞在這段時間裡炒得有多熱。 然而,談論雲端運算的股市新聞,多半把焦點注重在網路、伺服器或基礎硬體設備的股價。好像雲端運算就只代表硬體廠的生意機會。雲端運算真的只有這樣嗎?似乎只有看到一半。 雲端運算既然是把服務轉移到網路上去運作,那麼影響的就不只是網路設施的使用率,當然還會包括網路服務的部份。今天這一篇就專門講雲端運算的服務要怎麼賺錢吧。 除了基礎硬體設施賺的錢之外,提供雲端運算有幾種不同的獲利模式,我們不妨從一些網路大廠的經營模式來看看:Google 在網路上提供了大量免費的雲端運算服務,包括電子郵件 Gmail、文件編輯軟體 Google Docs、以及網路相簿 Picasa 等等,這些服務都免費給大家使用,那麼 Google 怎麼賺錢?

Read Full Post »

兩天前,Wired雜誌宣佈和Adobe合作,宣佈即將推出新的”Wired Reader” — 一種新的Wired雜誌閱讀軟體。唔,這個名字翻得太爛了,我寧可說他是:下一代的電子雜誌。 要說效果十分驚人嗎?也許對某些人來說是的,但是我看了以後卻有一種“沒想到這麼快就來臨了啊…“的感覺。 影片中這個彷彿是為Apple iPad量身打造的應用程式,事實上是用Adobe AIR寫的。根據Chris Anderson(Wired雜誌總編)與Adobe自己的聲明,這個閱讀軟體已經在Windows、Linux、Mac上順利執行,而且(理論上)可以在Android裝置、Apple iPhone、Apple iPad閱讀。換句話說,就是什麼裝置都可以啦!

Read Full Post »

經歷過2006~2008年的HemiDemi、FunP等服務的相繼竄紅與起落,2009年Plurk與Facebook在台灣的興起,台灣的網路生態其實一直在變動著。最近Mr. Jamie在部落格上宣佈了他的appWorks育成計畫,感覺上沉寂了一段時間的台灣網路創業,似乎又開始有些活絡的跡象。 關於創業,兩年半前Mr. Satuday曾經把他的一些想法寫成文章,叫做一些關於 Web 2.0 的思考。該篇文章雖是根據2007年的狀況寫的,但現在再拿出來看,仍然有很多值得重新咀嚼玩味的地方。當初Saturday所指出的一些問題,對照現況,好像有的說中了,有的想法改變了,有的當初看來是個很少人注意的事,現在卻變成很大的問題,而有的狀況則仍然沒有改變。 今天是除夕,我們就來回顧一下Satuday當初說了什麼吧。

Read Full Post »

最近幾個月來,Google幾乎每隔一個禮拜就有新產品或新消息,最近推出的就是綁在Google Mail裡面的Google Buzz。Google Buzz是什麼?我想這篇就不用贅述了,網路上已經很多教學文,寫得都比我好。〈其實我想也不必教,大家幾乎都有用過Twitter、Plurk 或Facebook吧?打開你的GMail,看到Buzz那個標籤,點進去瞄三秒你就知道它在做什麼了。〉 很可惜的是,我覺得Buzz這個服務是最近Google推出的服務中,最令我不耐的。它讓我不耐的原因有以下幾點:

Read Full Post »

↑馮正虎滯留成田機場的照片 今天下午,看到Twitter上傳來馮正虎的留言,實在讓人感慨。 許多人應該會問:馮正虎,何許人也?何須如此關注? 根據維基百科的介紹,馮正虎(1954年7月1日-),男,中國浙江省溫州市人,漢族,維權人士,護憲維權網創辦人,《零八憲章》簽署人之一。現因被中國當局拒絕入境而滯留在日本成田機場。

Read Full Post »

UI設計在台灣的網路界似乎不是很熱門的話題,許多新創網站,強調的都是自己在商業模式或是技術上的創新,鮮少強調自己是在UI方面作了什麼創新。坦白說,我自己寫網站,介面部分也常是弄得零零落落,好像沒什麼資格談這個〈汗〉。但…許多人也沒發明Mac,卻也在談操作Mac時他們的感動,那我想,僅以一個使用者的角度,談好UI給我的感動,應該不為過吧? 我想要與大家分享兩個網站。這兩個網站的特點是:它們在「功能」上都沒有特出之處。它們的功能,其他網站早就做過了,甚至連內容也不是自己原生的,它們所作的,僅只是改進原本的UI,如此而已。然而僅只是修改UI,我第一次使用時卻真的有感受到感動──同樣的功能,竟然可以做到這樣!這兩個網站,就是標題所寫的:The Big Picture與feedly。 Members of the public enjoy a late afternoon walk on the frozen Lake of Menteith, on January 4, 2010 in Scotland. (Jeff J Mitchell/Getty Images) ↑摘自The Big Pictures──《Fire and Ice》原圖是1024×768,此為縮圖

Read Full Post »

一則寓言

近來不時有些教授與學生之間相互批評,一時興起,便翻譯了這篇網路上流傳的故事。 歐尼斯特·拉塞福爵士,皇家學會主席、諾貝爾物理獎得主,講述了以下軼事。 前些時候,我接到同事的電話。他正打算給一位學生物理考題零分,但那位學生卻認為他應拿到滿分。這對師生需要一位公正的調人,而挑中了我。 考題如下:「請解釋如何用一支氣壓計得到一棟高樓的高度」,而那位學生的答案是:「把氣壓計拿到樓頂,繫上長繩,垂到街上,然後拉起來,量一量用掉的繩子長度。用掉繩長即為樓高。」 這學生的確有充分的理由拿滿分,因為他真的正確而完整的回答了問題!但另一方面,如果給了滿分,會讓這位學生得到很高的成績,並認可其物理能力,但從他的答案並無法確認這件事。 我建議這位學生再試一次。我給他六分鐘作答,並警告說這次的回答必須表現一定的物理知識。五分鐘之後,他什麼也沒寫。我問他是否放棄,但他說,他有好多個答案,只是正在想那個最好。我請他原諒我的打斷,並請他繼續答題。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