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創了商,也就造了業 – 論臺灣創業者的道德與勇氣。

圖片來自小叮噹3D電影 Stand by me.

圖片取自網路

2014年的台灣網路圈,瀰漫著一股正向氛圍。有不少團隊被創投投資,被政府加持,或是直接就被併購了。至於到底哪些被投資,被加持或是被併購,這裡就不說清楚了(目的是 為了說清楚接下來的事)。

奇怪的變化

總之,隨著那些好消息傳來,xDay 碰巧觀察到網路創業圈發生了一些質變。什麼質變?就是那些 – 獲得了好消息加持的創業團隊的創辦人們,漸漸地 一個比一個低調,都慢慢的潛下水去了。曾經,我們在一些平台上,一些創業社群的公開演講裡,可以看到的那些面孔,都慢慢不見了。然後再來看到的,就都是他們久久 Po 一次在封閉式創業社群聚會(在此就不說是哪個聚會了),裡頭他們伴隨著一些廣告代理商、媒體代理商的高官大哥哥大姊姊們唱歌跳舞彈吉他的影片,或是在某個 Villa 裡聽著滿頭白髮的上一輩創業人做閉門分享的相片。(只有很少數正在起飛的新創事業家,非常大方的持續分享他的觀察。例如阿碼科技的 Wayne

就在 xDay 覺得奇怪,為何很多創業到達一定程度的年輕先行者們,在網路上的聲量漸漸的越來越小,不再拋頭露面的時候,某些生猛的 x消息,逐漸由一些 x管道 匯集過來,並且給了 xDay 一記大大的當頭棒喝!甚至不得不陰謀論地想著:「嘩!該不會那些表面風光的『被投資,被加持或是被併購』新創事業們,十個有八個都在過程中,或多或少地做了些不大光采的事。」

哪些事?

skitched-20141222-000315

一些不太光采奪目的事

  • 早期幫忙寫 App 的技術人員不只沒拿到薪水,還沒拿到股份
  • 從草創時期就加入非工程專業共同創辦人,在公司順利起飛後被”技術性”請走
  • 明明就不見得那麼沒錢,但對外包人員的說法卻是「我們新創,所以很窮,可不可以先不付錢辦事,事後再拆帳給你們」,然後上線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沒什麼帳可以拆
  • 發案給外包人員,因價碼低於行情,所以程式碼歸外包公司所有;等到要被創投投資了,再回頭想用”情商”方式討回程式碼

雖然說,新創者的聲量降低,人變低調,不太在社群上說話,或許很正常,也很正當,跟什麼有沒有不光采的事無啥關連,畢竟,事業正在往下一個階段衝刺,被投資了,得獎了,被併購了,緊接而來的,就是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得要面對更大的壓力與更多的使用者的殷切盼望與期許。然而,回過頭來說,正在萬頭鑽動的台灣創業圈,等得了你們再悶著頭幹個兩年三年,再回過頭來跟大家分享你的創業經歷嗎?不再大方分享你們對於創業的看法,或是經驗的分享,這樣真的對嗎?對整個大環境來說,健康嗎?

說要 Open Government ,也要 Open Startup

xDay 長期關注創新、創業議題(誕生第一篇就叫「」),在很長一段時間的觀察裡,我發現一個創新環境裡,最需要的不是別的,就是「公開分享、透明交流」。

先前有許多專家研究矽谷為何之所以是矽谷,答案歸結出來都只有一個關鍵字:Openness

如果你仔細看矽谷的創業圈分享文化,你就會發現,裡面什麼黑的灰的髒的乾淨的通通都有,考驗的是創業者從這條七彩紛呈的經驗資訊流裡,挑選對自己有用的內容的能力。而且,重點是,許多矽谷創業者並不怕被抖出什麼難看事來,難看就難看,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創業創的本來就是「商”業”」,創了商,也就造了業,商業的暗潮洶湧,往往就是為了讓自己創的業有更多成功改變市場,帶來利潤的機會,也是為了自己的員工利益在拼搏。各種明裡來暗裡去,傷了人的不傷人的招數,所在都有,沒什麼大不了 –

受了傷的並不必為了保護誰就不去說自己受傷的經過;

傷了人的也不會就因為自己傷了人了就大受道德良心的譴責,而從檯面上 潛水到檯面下。

反過來看台灣,我經常感受到的,是受了傷害的人以為不要掀爛帳,免得搞到兩邊泥巴互丟裡外不是人,往往選擇了不說,以保護自己,也保護對方,並且深深相信:「時間總有一天會還人公道」「真理終究會還你一個清白」「正義終究會獲勝」。另一方面來看,那些”不小心”傷了人的,也好像多半覺得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越過了道德的界線,所以不只不把這些”辛苦的決定”給抖出來/處理好,反而還會試著掩蓋,又或者說,懶得掩蓋的,就直接從創業者的社群裡淡出,以「埋頭苦幹」為名,並且也就跟著把那些圍繞著的,其實對其它創業者很受用的,沒傷到什麼人的策略運作與決策經驗,給一起埋了

image

事實上,xDay 今天這篇文章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要把儒家的哲理、謙遜,和我們華人文化的禮貌,試著從創業者的心裡,從創業圈的泥土(或泥沼)裡,除掉一些去。喚起這些稍有成就和經驗的新創公司、團隊,再回到社群裡,多做些分享!

沒什麼的。也沒什麼好怕

那些你做過的事,就是做過了,沒什麼大不了的。等你真的長大十倍,NASDAQ 上市敲鐘,誰管你當年到底不小心欺負了幾個人,少給了幾個子兒?當你已經有一點點成功的時候,不要就躲起來悶著頭幹事了,持續把進行中的創業經驗談多多分享啊。怎麼找人,怎麼趕人,怎麼用最低價格(甚至不用價格)找到外包商,這些就算你不自己說,也不要怕別人說。講真的,就是些商業手法而已啊。沒什麼的。也沒什麼好怕,沒什麼好悶頭不說,轉頭不講。

敢做,敢當。不小心做,就小心當。(不是小叮噹)

台灣接下來二十年,要挑戰的,如果是創新、創業這行當,那也就得挑戰大家調教自己道德底線的能力。不是說調低,也不是說調高,而是說,為了成功而做的事,就是為了成功而做的事。做了就做了,沒有什麼道德不道德,那些,往往就是一種選擇而已,道不道德,留給後人來評論,事成之前,都只是街頭巷尾茶餘飯後,沒有人可以真的評斷你是非對錯,即便你現在不小心做錯了,傷人了,留給街頭巷尾難聽話了,總有一天 補回來就好。做人、創業,依然還是可以袒蕩蕩地往前行,大聲說話,大聲分享。

創業與創新,需要的是行動與改變;改變的過程不小心大刀一揮砍傷人了,那也就當成不是你願意的,也就鼓起勇氣承擔了吧,說出來吧,就算不說出來,也別就不站出來說說其它了。

沒有 Openness ,沒有經驗交流,台灣的創業永遠就還是會停留在那些大學生老是上網問:請問我要去哪裡找夥伴,去哪裡找好點子,去哪裡找錢。
還有,總是在問,我們創辦人之間有些不和,怎麼辦?(而且總是問出來的時候早就已經是來不及怎麼辦的時候了。)

最後

xDay 得要說,並不是寫了這篇文章,就代表 xDay 認同那些由 x管道裡傳來的 x消息中,那些趕人的、趕事的、不給錢的招數伎倆都是好的、值得學習的。而是說,商業(的成功)有時候,就是不那麼道德的 – 與道德不是正相關的;又或者說,商業的世界裡,道德的界線有時是移動甚至是模糊的。當你看著電視裡那些台灣上一代的企業家說著一遍又一遍「商譽和信用,是一個企業最重要的。」,我們都得要仔仔細細的思索:是啊,信譽對一個企業來說,當是最重要的,但那或許是當你已經成為一家不再以成長為職志,而改以永續經營為目的的真正企業時所最需珍視的價值。

新創者啊,拋棄道德的枷鎖,往前衝刺,公開分享,並且擁有承擔罵名 與被討厭的勇氣罷。

共勉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