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科技再強也解決不了的問題:房價

image

這是從近日 Facebook 以天價併購 Whatsapp 的衍生感想:這麼大的併購金額,落在 Whatsapp 僅有的 55 員工頭上。一夕致富的故事大家都很愛,不過換個角度想,Whatsapp 達到全球四億多用戶的規模,卻只要 55 人。當他們坐擁堆積如山的現金時,全世界許多的電信員工未來都可能被取代,這 190 億美金也許只是他們目前經濟活動的小部份而已。換句話說,這 55 人的成功,背後可能是以數十萬人失業為代價。

這樁併購案固然是一個烏克蘭移民的美國夢成真,但同時也是一個財富往科技業集中的例子。數年前歐巴馬希望蘋果將生產線移回美國時,就有評論說到,近二十年來美國製造業外移,雖然有網路業興起延續了經濟成長,卻掩蓋不住全美失業率高漲的問題,主因是製造業需要大量的人力,網路業卻可能只需要以往數十分之一的人力(譬如,臉書達到十億人會員時只有三千多名員工,想像一下通用汽車若要造十億台車要多少員工?)大批的資金集中在網路業上,僅嘉惠了幾千名員工,造成的涓滴效應比以往低多了,增加的失業率為社會增添了更多不確定因素。

前一陣子在舊金山買漢堡,發現老闆娘是位旅居美國達三十年的台灣人,年近七旬的她生氣的說她明年就要收攤回台灣去了,原因是如今舊金山房價貴得嚇人,不過一間小小的 1 bedroom 一個月就要三千美金(其他城市大概才幾百到一千美金),她一個賣吃的怎麼可能付得起上漲得如此快的房租?還是趁還有積蓄時早早離開;另外她也提到,幸好她是做吃的,三十年下來還沒被淘汰,她一些作印刷、相片沖洗的朋友,現在早就找不到頭路。”Those jobs never come back!哪一天如果科技發明人不用吃東西,我也要被淘汰!” 她說。

約莫從兩個月前起,舊金山陸續出現了抗議 Google,Apple 等科技公司接駁車的人潮,Google Bus 的玻璃還曾被搗毀,逼得最後 Google 決定讓員工坐渡輪到公司上班。

抗議的背後主因就是房價。矽谷工程師享有數倍於其他行業的高薪不是秘密,但麻煩的是當地房價因此也水漲船高。我曾經在這一篇計算過,就算你的年薪達十一萬美金(註:2013年美國全民薪資的中位數是五萬美金),目前的矽谷房價已經高到你在這也只是剛好夠住、不會有太多閒錢的地步。連工程師都如此,其他行業從業人員的艱苦可想而知。

我曾跟朋友開玩笑說:在矽谷遇到不認識的人,沒關係,只要談一個話題大家都會變得滔滔不絕,那就是房價。諷刺的是,矽谷的工程師常被放大成是能夠解決世上各種問題的物種,但他們卻解決不了自己腳下的房租越來越貴的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