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用落差的假議題

Mr. Monday (UIUI)

(圖片來源:大紀元

畢業原來應該是一樁好事, 花了數年學了一身好手藝, 終於踏出了校門有機會學以致用了。不過近年來, 許多高學歷的學生畢了業即失業, 竟在這偌大的世界裡找不到任何一家可以棲身之處的公司, 而這樣子的人每年越來越多了, 讓人不禁詢問, 是不是我們的教育制度出了問題, 所以產生了這樣子的學用落差?在我看來這世界的確因互聯網的發明以及普及, 而逐步對整體社會制度乃至於產業的運作方式, 甚至是我們的日常生活都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因此, 教育不可能不受到影響。

然而在現今的世代裡面, 知識的產出越來越快了, 整體社會的變化速度也越來越快了, 十年前、甚至是五年前的我們幾乎都不能想像今日所處的世界。因此, 當我聽到許多人大聲疾呼著學用落差時, 我覺得今年台大畢業典禮上面李嗣涔校長對於學用落差的見解跟我的想法是不謀而合的

李嗣涔說,今年初曾有幾位大三、大四學生聯名寫信給他,關心學用落差問題。李嗣涔以自身經驗為例, 1974年他從台大電機系畢業,學的是真空管放大物理,用的是計算尺。畢業一年後回到學校,發現自己「落伍」了,學弟妹們讀的是電晶體元件物理、用的是電子計算器。

1976年,他在史丹福大學電機系攻讀博士,對於實驗室裡的器材完全陌生,挫折感相當重。當時指導老師皮爾森教授是太陽電池的發明人,安慰他基礎好加上好好學習,一年就將能成為這個領域的世界專家。結果一年後他不但成為專家,八年後與學生一起發明的新式電晶體結構,就用在每個人的手機中。

李嗣涔說,學用落差是必然的,學生畢業後有長達40年的職業生涯,面對未來的世界有許多知識技術根本還沒有發展。學生進入業界後,只有奠基於學校所學的知識為基礎,並主動學習,一年後將成世界專家、十年後將貢獻於世界。

如果大家同意了這個世界是快速變化的, 而且這個變化還會越來越劇烈, 那麼這些疾呼學用落差的人, 是否更應該積極思考一下教育的真諦是什麼呢?不可諱言的, 受了教育所學習到的知識, 自然是要能夠有所運用, 而這也是我所要直指核心的問題:這些拼了命上了大學的好學生們, 你們真得知道為什麼你們要上大學嗎?你們真得知道為什麼你要選修 XX 系嗎?又為什麼你要選修 OO 課呢?而那些大學畢了業的人, 義無反顧地去念了研究所的人, 你們又知道研究所除了多一張文憑之外對你們的幫助是什麼嗎?

我知道這個問題對許多人來說也很無奈, 因為我也曾經這樣子無奈跟迷惘過。然而我終於發現了, 我們的教育裡面缺少了一部分很重要的東西, 而這個東西就是在我們社會氛圍乃至教育制度下所長期被忽略的, 那就是:探索的重要性。我們的教育崇尚著標準答案, 而讓人逐步忘記了該如何探索未知的領域;我們的教育制度剝奪了人去思考自己存在的意義, 而只剩下依循著制度攀爬的慣性。因此, 當前面不再是鋪好的道路時, 大家慌張了, 大家開始質疑著自己之前所花的教育時間是否白費了。於是, 他們忘記了, 其實決定如何度過這幾年的選擇權是在他們手上的。大學甚至是研究所, 變成了體驗營, 而一旦出了體驗營後, 他們的學習動力也就嘎然而止了。因為, 他們在這段最重要的時間裡, 沒有學會探索的技能, 以及培養探索者的特質

而當世界變動越快時, 探索者的特質就愈發重要, 而這也再度讓我們能夠好好地去正視教育的本質。因此當學生們惶恐地發現學用落差時, 我不禁想著, 大學修課其實還蠻自由的, 想學什麼其實自己有很大的決定權; 或許有些課不太容易選到, 但是現在網路學習資源這麼發達, 學習也越來越容易了。那這些惶恐學用落差的人, 是否正是希望自己學了4 年的東西, 未來可以用上 40 年呢?而這整體失去探索特質的社會, 則是愈發害怕失敗, 而越是害怕失敗則就會失去學習的樂趣以及創新的動能

學用落差是個假議題, 因為這世界已經如此變動快速, 我們今日所學的東西, 跟明日的世界永遠有落差。而重點在於, 我們的心態是否樂於擁抱改變, 樂於前進探索, 樂於終身學習。因此, 關於這件事情, 我的看法跟《料理鼠王》的看法是一樣的:沒有一個地方能將所有人訓練成一流的人才, 但一流的人才可以來自任何地方。

本文作者  UIUI,現為 LiveHouseiKala 產品設計總監其研究領域為人機互動介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