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初老

台灣社會高齡化,以及未來少子化,早就不是新聞了。

但是關於這項議題有趣的一點是,它很重要,但是它不緊急,正是我們在時間管理上常聽到的一個需要將優先順序往前排的類型。但是就我自己的經驗,一般人對這種事情的優先順序性往往不是很前面。

為什麼我們要關心台灣社會老化以及少子化呢?這跟你我到底有什麼關係對我們會有什麼影響?

我覺得思考這樣的問題是很有趣的事情,而有許多面向是很私人的也很複雜的。但是在於健康以及經濟來說,我相信是跟每個人都有關的。而我因為曾經念過三類組想要當個醫生,所以對於醫療與健康相關的議題比較有興趣,也對這方面開始比較注意,也想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些我所看見的問題與機會。

相信大家都很熟悉,曾有一個故事要大家想一想未來五年後的自己或是十年後的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不知道會有多少人真的去做,但是我是真的有這樣想過,甚至還想像過自己四十歲五十歲六十歲的樣子。因為我不確定看到這篇文章的人大約的年紀範圍會落在哪裡,但是假設說 大部分是在20~30~40歲左右的人。那麼請你想想看,當自己平安度過這次世界末日,又度過了10年20年的人生之後,那時你會過著怎樣的生活?而你的家人,感情,朋友們,工作,生活模式,科技,整個社會等等各個層面,又會有怎麼樣的變化?

假設我們到了 40歲50 歲,一切平安的話,也許父母都還健在,但是可能已經 70,80歲了,需要妥善照顧。在此同時,我們可能或許還背著車貸或房貸,也許我們會有小孩,也許可能沒有。但是如果有的話,可能就要煩惱教育支出以及教養問題。再另一方面,可能我們也要開始認真面對,體力與健康不如從前的現實。而政府為了支付龐大的老年與慢性病的醫療以及年金和勞保支出,很有可能會再加重稅收。

所以為什麼我們會需要了解台灣社會高齡化以及少子化?因為這將會是影響我們未來生活壓力以及經濟負擔的一大因素。

要認識台灣社會高齡化以及少子化,要先認識 老化指數,人口紅利 以及 了解台灣的人口結構趨勢。同時我們也需要了解,未來台灣正面臨著醫療崩壞的現實情況。以上提的這些都與身處台灣的每一個人息息相關。

「老化指數」

所謂老化指數,就是老年人口(六十五歲以上)占幼年人口(未滿十五歲)的比率,可以用來衡量一國老化的程度。

簡單來說,老化指數如果是 100% 就代表 65歲以上人口跟 15歲以下人口一樣多。

而日本老化指數直逼百分之二百,就代表日本的老年人口是幼年人口的兩倍,是全世界最「老」的國家,相對於日本跟歐洲,台灣不算太「老」,但「老化速度」卻相對驚人。那要怎麼看老化速度呢?

以台灣為例, 主計處統計顯示,民國 45 年老化指數為 5.6% ,之後的 20 年,老化指數平穩成長,69 年開始,從 12.61% 上升為去年的 69.5% ,也就是說,有 100 個(未滿十五歲)幼年人,就有 69 個(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

最近 30 年台灣老化指數以每年將近 2% 的的速度增加,老化速度驚人,「全世界數一數二」。如果比較 2000 年跟 2010 年的幼年跟老年人口, 也可以看出很明顯的差異:

經建會最新人口推計,人口老化加速、生育率下降,3 年後(2016年),國內老化指數將飆破 100% 。也就是說,屆時老年人口將比幼年人口還要多。同時,台灣 戰後嬰兒潮 世代也將在 2016 年邁入六十五歲,形成「退休潮」,老年人口將突破三百萬人大關,估計達三百一十二萬人,台灣社會養老負擔愈來愈沈重。

人口紅利

在人口經濟學中有個定義, 如果 需要撫養的人口 (幼兒 + 老年人) 占 勞動人口 ( 年齡在 15~64 歲之間 )  比率小於百分之五十,也就是「兩個人養一個人」,即代表有人口紅利。「人口紅利」是經濟成長的動能,因為工作人口比例愈高,代表國民平均收入愈多。經濟學家指出,1960 到 1990 年代,亞洲四小龍高度經濟成長,可歸功於人口紅利,也就是旺盛勞動力;為延緩人口老化、繼續享有人口「紅利」,新加坡採取開放的移民政策,從 1990 到 2010 年間,人口從三百萬人成長到五百萬人。

目前台灣的勞動人口占七成四,大約是三點五個人養一個人。但是經建會統計顯示,再過 17 年(即 2030 年),台灣的「人口紅利」也要用完了,屆時兩個青壯年養一個老人或小孩,青壯年負擔將更加沈重。到時候, 筆者我也才 49 歲。

台大社工系教授林萬億說過,對抗人口老化是「長期抗戰」,提高生育率才是放緩老化的關鍵;目前在非洲六十歲、台灣六十五歲以上就定義為「老人」,隨著人口老化,世界衛生組織(WHO)以及聯合國為緩和壓迫感,可能會上修老年人的年齡門檻。

人口老化對於醫療體系的衝擊

那台灣人口老化以及人口紅利減少,到底對於我們會有什麼影響?

從醫療的層面來看,人口老化造成醫療支出迅速膨脹,未來老人生活、醫療、照顧所需支出將大幅增加。

以下圖為例,健保剛開辦時,65歲以上的老年人比率僅7%,目前已超過10%,利用了34.4%的醫療資源,每個年長者的醫療費用是一般人的3.3倍;

那這些隨著老年人口增加的醫療負擔會是由誰來幫忙分擔呢?

當然就是由持續繳交健保保費的勞動人口來負擔。但是隨著台灣少子化越來越嚴重,能夠負擔越來越龐大的健保支出的人口數,只會越來越少,也就意味著未來每個人可能會承受到的壓力會越來越重。

我們可以怎麼做?

關於這點,對於整個大環境以及社會可能面臨的問題,我個人還沒有什麼很明確的面對與解決的方法。反而我會想聽聽看 MMDays 廣大又優質的讀者群們會有什麼想法或方向。

至於對我個人如何面對未來十年的變化,我自己目前也有一些努力的方向,而我覺得心態很重要。

引用今年很紅的一齣連續劇 「我可能不會愛妳」 裡面的台詞:老其實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被老追著跑,所以只要我們做好心裡準備,提早站穩馬步,正面向它迎戰,就沒有好驚慌失措的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