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厭惡韓國的另一個原因

講到韓國,大概大部分台灣人的印象都是負面的吧。泡菜、抓耙子三星、宣稱 XXX 是韓國的、比賽作弊…。

幾年前我也跟大多數人 一樣,對於韓國人的印象不太好,直到我開始和韓國同事共事之後,整個觀感才有了扭轉:其實,他們也是跟你我一樣的平凡人,我還跟其中幾個同事變成很好的朋友。我後來也很認真的思考,到底我先前對於韓國人的偏見是從哪來的?為什麼我會在不認識任何一個韓國人之前就討厭他們?

我得到的結論是:因為台灣跟韓國太像了。

同樣是出口導向的國家,台灣跟韓國的產業有高度的重疊(想得到的幾乎都對打:晶圓代工、LCD、DRAM、智慧型手機、線上遊戲、流行音樂…)。我們在太多領域對打,以致於每當看見他們的成功,幾乎可以直接聯想到我們的失敗。落後的一方,看著領先者開著慶祝香檳,滋味總是不太好受,尤其當這個領先者的手 腳有時很容易落人話柄的時候。

我們總是看著那些手腳不乾淨的片段,卻忽略了我們有多相似。同樣是在70年代由威權體制轉型的民主政體、前總統貪汙引發的政治轉型陣痛、甚至是加班到死的爆肝文化… 我們理應可以理解對方更多,但是我們沒有。我看到的是 ” 為什麼他們可以但我們不能 ” 等負面情緒。

有趣的是,有一位韓國同事對我說,其實韓國有很多人不喜歡三星,因為政府過度的獨厚財團導致資源分配不均,抑制了中小企業在本地的發展。2008 年金融海嘯時,還有民間聲音說韓國應該要像台灣學習,不能把雞蛋都放在財團的籠子裡,如果財團倒了怎麼辦?

我聽了很驚訝,因為一向都只有我們羨慕別人的份,哪裡知道別人也曾經羨慕過我們。可是轉念一想,我們又怎麼可能知道呢,我們很少在注意別人的 [註1]。

我們討厭韓國,是因為他們的存在,提醒了我們曾經的可能性和現在的失敗;我們討厭韓國,是因為我們不曾深入了解他們;我們用抓耙子來貶低三星的成功,卻忽略了自己的確違反托拉斯法的事實。我們討厭遊戲橘子被外來商吃掉,但在新聞報導上卻鮮少聽到來自韓方的說法 [註2]。

我們應該要多了解對方一點的。

= = = = =

註1. 我今天還看到三立新聞記者戴著獅子頭套去木柵動物園,想看斑馬跟羊會不會有反應,這就是我們親愛的、拿掉了國際要聞的七點鐘新聞。

註2. 附上我覺得很有意思的一篇訪談片段,來自《天下雜誌》總主筆蕭富元到韓國的訪談,談的是納克森為什麼要併購遊戲橘子

問:你和遊戲橘子最主要的歧見是什麼?

答:遊戲橘子想要自己做海外市場,我不是說我們比橘子好,而是我們經營國際市場比較早,知道國際化多麼困難。

我們很喜歡橘子,相信他們有能力做出受世界喜愛的好遊戲。但是有好遊戲,和把這些遊戲推廣到全球,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

我們九七年就有北美據點,到現在還做得很掙扎。我也不會說我們在日本很成功,我們在歐洲也做得非常非常艱困。我一直在做國際貿易,非常知道遊戲橘子要走到國際是多麼困難,我知道我們可以幫助他。

我們有平台、有know-how,如果分成兩家公司,我們不可能把這些商業機密分享給他們。我們光是好朋友還不夠,必須是同一個家庭,才能一起往前進。

我惹我的朋友生氣,但我不是故意的,他還在生氣,我想他需要時間冷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