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 陝北高原的恩怨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iron

自從看了秦腔,對大陸一系列鄉土作家的作品很有興趣。相較於都市文學的無病呻吟,鄉土作家寫的農村的無可奈何更加悲愴。莫言、賈平凹、陳忠實等作品中靠天吃飯的男男女女,在辛苦的農作中掙取溫飽,在稅賦、苛政下苟延殘喘。但人性的善惡不因環境而有所差別,該鬥爭的、該貪婪的還是一樣。只不過去除都會文謅謅的包裝,人性更赤裸裸的展現。

白鹿原是陝北高原的一個村子,白家與鹿家兩大家族在此世居百代。故事發生在清末民初,遠離京城紛擾、沿海中西文化衝擊的陝北,人們仍然是過著務農的單純生活。有沒有皇帝不是重點,重點是不管是皇帝還是總統,農民只關心每年該交多少稅糧。可中國變化的浪潮還是慢慢捲到了陝北,身為族長的白嘉軒在亂世中,要怎麼堅持白鹿原的傳統精神?

白鹿原一向以禮義著稱,歷代的族長都盡力根據家訓族規教化鄉民、賞善罰惡

傳統中有祈雨、祭祀的民俗,也有是非善惡的真理。但隨著時局詭譎、國共兩黨鬥爭不斷,鄉人如何在成王敗寇瞬息調換的時代自處?年輕的一代有的成了共產黨,有的成了國民黨;聖賢的處世準則在政治鬥爭中已無人無暇顧及。

對陝北的印象停留在延安長征,總以為是共產黨發源的根據地。但白鹿原以白鹿兩家的故事說明其實大多數的農人只在乎溫飽、只在乎風調雨順。對日抗戰的時候日本人只能占據城市,因此白鹿原的人連日本人都沒有見到過,主要的混亂來自國共兩黨的鬥爭,得勢的不免要整整人,失勢的不免要顛覆顛覆。在這些紛亂之中,故事主人翁白嘉軒很固執地遵守著祖訓,像是摩西抱著十戒,作者以寫實的筆法描述,故事結尾也沒有甚麼好壞的結局,只是詳實的紀錄一段陝北高原的故事。

近來白鹿原被拍攝成電影,其中頗占篇幅的情慾的描寫自然是媒體關注的焦點。有別於南方作品的含蓄精緻,北方農村文學的露骨直接在剛開始的時候有點太強烈。但情慾並非白鹿原的重點,作者只是寫實的描寫農村男女的慾望糾葛。一個警探曾說,世上的案子無非是關於情或關於利,事實上世界上的紛紛擾擾正是脫不了情愛、利益的緣故。白鹿原只是把原上很多鬥爭、糾紛的原因詳實描寫出來,而情慾自然也是不能避免的。

書中有趣的是白嘉軒的愛女與鹿家二公子的一段情。兩個年輕人在縣城讀書,因著時局紛擾,決定加入國民黨或共產黨。兩人用丟銅板決定了前途,原本是白女加入國民黨、鹿子加入共產黨,結果又陰錯陽差地顛倒了,從此兩人道不同不相為謀,再也無法續前緣;後來一個被黨內鬥爭而死,一個在沙場死在同胞手下。回首前塵,是否會後悔當初堅持的所謂的理念不過是黨的教育下的產物?好像還不如在原上世代耕種的農民活得清楚明白?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