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多說一點「不知道」

Source: Wikipedia

聽一位朋友說,香港科技大學的雷鼎鳴教授在一個公開場合被問及為什麼瑞典有著無微不至的福利制度,但經濟發展仍然良好,創意不絕,人們也沒有因為福利完善而使他們疏於進修?是不是代表以競爭,動機﹝incentive﹞為主的經濟學理論根本就不行? 雷教授對此問的確提出了一些他的見解,大概是指瑞典有它特別的優勢云云,這些見解我大部份都贊同,但這個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重點是,他始終沒有正面回答「這是不是代表那些理論就不行」這個問題。

事實上,瑞典﹝以及其他北歐國家﹞的個案在「福利制度如何影響經濟?」這種課題在經濟學上算是一個熱門的話題,因為它們的經濟表現和理論所預期的相去甚遠,多年來經濟學者和社會學者們都試圖找出箇中原因,到今天仍沒有找到一致的說法。當然雷教授可以發表他自己的看法,特別是如果他對這個具爭議性的課題有獨到的見解的話,更應向大家分享一下。但我覺得,直接說「一般的經濟學理論未能解釋幾個北歐國家的情況」也無不可。

長久以來,經濟學家對於「失業救濟金如何影響失業率和找尋工作的時間」「限制解僱的法例如何影響招聘市場」之類的問題都有十分完善的理論,更重要的是這些理論在西歐南北美以至亞洲的資料數據中得到引証。亦正因為這些理論在世界這麼多地方都有數據支持,北歐數國的情況才會被認為是「特別」和「奇怪」,才會成為值得研究的熱門課題。試想想,如果一個理論本來就是在哪兒都不行,我們又何需特別花時間說它在瑞典才不行?

說某個國家有些特別優勢,只是一個婉轉一點的辦法說我們的理論沒有照顧到這個國家的成功因素而已,我猜雷教授沒有坦白說「一般的經濟學理論未能解釋幾個北歐國家的情況。」可能是因為怕如果這樣說的話會引來大家喝倒彩。留意這只是我的猜測,也許教授其實不是這樣想的。我會這樣猜是因為,就算他真的是這樣想也是人之常情,因為可以想象很多聽眾對這句話的理解就是「那經濟學就是不行啦」,然後就掩住耳朵不聽下去了,那是完全扭曲了本來這句話的意思啊。你說學者們在媒體面前承認「不知道」的時候,又怎能不小心翼翼?

但想清楚,一套可以解釋這麼多國家的情況理論,就只是在數個國家不行而已,有什麼羞恥,有什麼不能承認之處?一件100%會出現的現象值得解釋,難道一個只有75%會出現的現象就變得不值一提?

當然學者們不可以因為現存理論可以解釋到很多國家的情況便滿足,應要承認那些不足之處,繼續努力完善理論,研究數據,找出令北歐各國有良好經濟發展的原因。但我們也不能因為理論不是100% 準確,就一句說「那就是不行啦」便了事。不論是因為「知道」的部份就忘了「不知道」的部份,還是因為「不知道」的部份就抹殺了「知道」的部份,都不是好的治學態度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