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別人幫你分享的隱私

我喜歡把不同的幾則新聞擺在一起看,因為有時能從對比中找出更多意義。最近又有三則新聞可以相互對比。

第一則新聞,是4天前Google CEO Eric Schmidt的談話(最近他講的話都很猛)。他說,每一個人做的每一件事,Google上幾乎都搜尋得到。人不輕狂枉少年,哪個人在年輕時沒做過蠢事?但當下的一時衝動可能會造成你未來工作上的困擾。因此他建議,未來青少年在邁入成人社會時,該慎重考慮是不是要換掉名字,以避免其他人用Google追蹤到你的過去。(我覺得,取菜市場名也是一種方法)

第二則新聞,是2天前Google順應德國民意,對Google街景提供修改服務。在9月15日之前,部分德國人(柏林、德勒斯登、漢堡等地)可以向Google提出要求,將自家建物在Google街景打上馬賽克。這服務之後會在全德國境內推行。畫面如下。

對於第二條新聞,TechCrunch當下就做了很好的提問:如果Google街景,用戶可以選擇退出(隱藏),那Google搜尋呢?

“不是我主動提供、但卻被別人拿來分享的隱私,要怎麼保護?” 這是我看到的問題點。Google街景的主要爭議在於,大多數人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拍攝、被分享到網站上的,因此難免會出現隱私糾紛。不只街景,Google搜尋也有很多這樣的狀況,那既然德國人可以選擇退出Google街景,同理,美國人是否也可要求讓自己退出Google搜尋呢?難道只能照Eric Schmidt所建議的:改名字嗎?

第三條新聞,就是昨天剛發表,炒得正熱的Facebook Places。(Facebook聲明稿說要他們把Who、What、When跟Where一網打盡…)摘自數位時代的介紹:

Facebook Places將先以touch.facebook.com的觸控式螢幕版,及全新iPhone應用程式的形式出現,基本上便是大家所熟知的地點登入服務,用戶將可於所在的任何地點登入,如果地點不在預設的目錄上,也可自行增加;用戶登入時便可看到有哪些朋友在相同地點,還可tag那些朋友。

Facebook這次對隱私權的設定相當留意,強調用戶只能tag朋友、預設登入只能讓朋友看見、且用戶可選擇不讓朋友tag自己。不過儘管如此,北加州的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ACLU)還是質疑其可能引起的隱私權問題,例如當朋友要將用戶登入某地點時,用戶只能選擇”not now”(現在不要),而沒有”never”(永遠不要)選項,再加上用戶如果已經登入過某地點,朋友便能自動將他登入

我常提到,很多事情是你自己主動透露在網路上的,這些資訊你應該要好好加以管理;但那些”別人幫你分享的隱私”呢?你沒上傳照片、沒有登入地點,但你臉書上的朋友主動”幫你” 下 tag 呢?王心凌控制得了范植偉幫他上傳照片嗎?

但反過來想,這事的另外一面就是:即便你沒有主動分享,那些從別人幫你分享、上傳到到網路的生活片段,也可以慢慢拼湊出一個人的樣貌。有了這些,就可以達到Eric Schmidt所說的事情了--在第一則新聞當中,他還提到,人們已經不只仰賴Google提供問題的答案了,人們還希望在他們開口提問之前,Google就可以猜測並建議他們要做什麼。如果沒有”關於每個人”的資料的話,Google(還有FB)是做不到這些事的。

隨著網路科技的發展,能做到的事情越來越多,但面臨到的問題也是前所未見。個人的隱私該公開,還是該保護,哪些要公開,哪些要隱藏,會是個越來越模糊也越棘手的問題。嘿,德國總理梅克爾已經說,她不會退出(隱藏)自己在Google街景上的住家資訊了,那你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