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主流新聞媒體還可以多低級?

真是令人做噁:這就是我們每天看的主流媒體新聞。

令人傻眼的標題

對不了解的文化不經思索的輕率批評

不斷抄襲的新聞

更別說每天蘋果定期的血腥屍體特寫、全篇幅的置入性行銷報導、在災難現場問受難者有什麼感想之類的冷血問答…。

之前看了台灣好生活電子報裡面幾篇關於記者這個行業的討論,知道了現今媒體業的生存困難。也許這的確是整個產業結構性的問題,導致媒體產業一而再再而三的選擇以向下沈淪的方式搏取新聞收視率。

然而知道這個狀況,並不代表我能夠同情這些記者、編輯,或是把新聞念出口的主播。如果新聞從業人員對於自己所報導的對象能有一丁點的尊重、對於自己所從事的行業有一丁點的驕傲感,上面這些誇張的事情都不會發生。如果對於自己報導的對象有所尊重,這些”做夢破處”、抄襲也都不會發生,那麼也就別怪讀者對這些媒體失去尊重,看完報導後以三字經開罵。

如果寫報導的記者認為標不是他下的,新聞主播認為他只是照稿念,被罵很無辜,那好,我們應該要求以後把決定每則新聞標題的編輯、高層的姓名具名負責,不要再躲在自由時報、中視新聞這些大名字的保護傘底下了。

我蠻認同龜趣來嘻Portnoy曾經寫過的這段話

公民新聞要求的是透明,公民記者或公民媒體都必須盡其所能的讓讀者認識自己,讓讀者基於相信你這個人而相信你所說的話,讓讀者相信你已經公開地揭露自己與報導或評論對象與間接對象之間的利害關係,因為過往我們對大眾媒體投注信任的緣故僅僅是因為他們不斷跟你說他們值得信賴,例如TVBS所作的,同時又擁有壟斷發言權的能力罷了,例如老三台的新聞。一旦各位想通這一點,你就會發現繼續對主流媒體投注無條件的信任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另外,這裡要外插一個問題:為甚麼新聞網站都只按照議題屬性來區分,而不用記者來區分呢?也就是說,如果今天我覺得中國時報何榮幸記者的報導都很棒,或是自由時報記者周富美記者的社會關懷與我一致,我想看看他們歷來報導的故事,為甚麼我無法在電子報的的搜尋框框裡頭以記者為索引一次看完他們的報導跟採訪呢?記者應該要為他們寫過的每一篇報導負責,就如同部落客一樣。中天的許少蘋應該為自己寫的每篇無腦報導負責、中時劉屏應該為他鬼扯的每篇外電負責、張雅琴應該要為她的不知所云負責、吳宇舒應該要為他的美麗總是讓我不忍苛責她口中念出來的一字一句而負責,而唯一能讓大家都負責的方法就是透明,讓一切都可被索引、被搜尋、被引用、受公評,打個比方,就好像我裸體站在這裡,告訴說你我身上有108顆痣,你可以不相信,你可以不在乎,甚至你也可以噁心想吐,但是只要哪天你想要驗證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你就可以毫無阻礙的來翻看我的身體、深入每一個孔洞或縫隙,就那麼簡單。嗯…請各位不要現在就開始想像,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談。

要求主流媒體裡做出這些決定的人(包括抄襲新聞的記者、下標的編輯…etc)具名負責,應該可以是第一步。否則,真無法想像再這樣下去,這樣的爛新聞還要在台灣出現多少次?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