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聳動表象,不見內在反思 ── 從陳文茜的正負兩度C談起

最近有一部片,叫做「正負2度C」,引起了全台媒體的矚目,尤其是提到台灣媒體一向忽視的氣候變遷議題,對台灣有什麼影響。本來我很期待被譽為知識份子的陳文茜,能在這部片裡面告訴我們更多的東西,告訴大家台灣的環境問題,應該如何檢視自己的環境問題,在工業開發與環境保護中取得平衡。

結果我發現我錯了。「正負2度C」對台灣的環境問題沒有提出任何試圖解決的想法,只叫大家「寄信給馬英九」。這有什麼用!?首映會上不是已經找了行政院院長吳敦義來了嗎?官員知道有這部片的存在了,然後呢?下一步要解決什麼問題?唔,沒有說。

因此我很認真的研究了一下,陳文茜平常在節目裡到底是怎麼討論這些議題的。

結果我看了幾段文茜的世界周報,發現…唉。

所以以下會是很認真的幹譙文。不喜歡此類風格文章的人,可以自由跳過。

文茜的世界周報,我沒有準時收看的習慣。但是幾年下來在電視、網路上也看了好幾集。我發現,這個節目有個盲點。

盲點就是對於許多熱門議題,往往只有一個面向的報導。但是這些被報導的熱門事件,另外一個面向呢?跟其他新聞背後的連結關係呢?在節目中卻少有被提出來思考。

講到現在的2度C紀錄片,就讓人想起兩年前,同樣被「文茜世界周報」拿來大提特提的…「杜拜經驗」。

杜拜,這個我們現在已經知道的破滅神話,在2008年的時候可是炒得正熱。一手催生杜拜神話的酋長謝赫穆罕默德,當時是陳文茜口中「有遠見的領導者」。

不,別誤會了。我不是要以後見之明批評陳文茜對杜拜發展的預測失準。我在意的是更明顯的問題。

杜拜不只花費的金額龐大,誇張的填海造陸、沙漠滑雪場、世界島等等浩大工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地方多麼不環保。」

人權組織和環保則對杜拜塔群起而攻,人權組織指責杜拜塔大量使用外勞,卻只給最低每天5美元的低微工資。環保團體抨擊杜拜是耗電怪獸,光是空調系統每天耗電就相當於融化1萬2500噸的冰塊,而且每天還會用掉數百萬加侖的淡化海水。

── 杜拜塔明正式啟用 世界第1高樓換杜拜

但修建人工島所需數百萬立方公尺的岩石和沙土,來自阿聯大公國(UAE)的礦場或者海灣的底部,引起環保人士的擔憂。野生動物保護組織表示,大量抽取海底泥土可能破壞海洋生物的生存環境。專家警告說,大量人口集中住在人工島上,會增加對本地環境的污染。

熱帶颶風Gonu本月初給鄰國阿曼造成巨大破壞並導致49人死亡,UAE的東海岸也受到巨浪的沖刷,使人們擔心人工島會受到自然災害的襲擊。

大公國潛水協會(EDA)是UAE的一個獲得聯合國認可、以促進海灣國家海洋資源可持續發展為宗旨的組織。EDA的環保人士朱比說:「大多數國家現在認為,氣候變化是一個人為問題。我真的希望人工島工程的設計會考慮這個問題。」

── 杜拜人工島 嚴重破壞生態 2007/7/8 法新社報導

在2008年4月13日,文茜世界周報的節目裡。我們聽到陳文茜親口稱讚,杜拜的領導者,是有遠見的。〈←我想此時遠見這幾個字應該要朱學恆式的放大一百倍〉

更有趣的是,兩年後陳文茜拍攝的「正負兩度C」,杜拜卻成了暖化危機的最負面教材。

杜拜是西方模式的極致,這個國家將不可能化為可能,

例如,在海中興建人工島嶼,杜拜沒有水,

但他們能耗費無數能源,去除海水鹽分,並打造世界第一高樓。

不論是世界最大的人工島,還是8百公尺高的全球第一高樓,任何建築實驗都難不了它。

杜拜有無盡的陽光,卻完全沒有太陽能面板,

這是多多益善之城,最囂張的夢想在這裡都能實現。

撐起這些夢想的是無止盡的能源需求、石油開採以及溫室氣體大量排放。

地球氣候失衡、北極冰冠消融,大自然規律已被打亂,

科學家預言,六年後的北極,夏天可能再也見不到冰。

〈文字摘自「正負兩度C」影片〉

我很好奇的想問,2008年4月,文茜的世界周報在製作時,沒有考慮過談論杜拜已經惡名昭彰的環保問題嗎?媒體不是應該要正反觀點並陳的嗎?還是說電視節目只需要考慮把煽情的那一面談到就好?

可別說世界周報當年忽略掉了環保議題,2008年4月27日,該集撥出兩個禮拜後,節目又做了一集,叫做「格陵蘭真的變綠了」。然而兩者影片似乎毫無關聯,好像杜拜是杜拜,格陵蘭是格陵蘭。好奇怪,這節目可以一方面大讚杜拜開發得好,一方面哀嘆格陵蘭綠化。到底有沒有一個貫穿的觀點在裡面啊?

還是說,反正大眾是無知的,對於最新的議題,要不斷的拋出恐慌,讓大家不能停下腳步:

↑ 「文茜的世界周報」指稱雲端運算、網路媒體將給傳統媒體翻天覆地的改變

但是自己對議題的認識不那麼深刻也可以?

文茜的世界周報粉絲團雖已關團,但是至今仍然可以找到三個以陳文茜為名的粉絲團,不知道哪個是真的,反正也沒人管。

無獨有偶的,我又發現,這種「見人說人話」的問題,恐怕不止在陳身上發生。如果以同樣的標準來檢視「正負兩度C」的觀影官員與企業家,大概一個都過不了關。

2月22日,行政院長吳敦義,參加了陳文茜「正負兩度C」的首映會。

陳文茜片中希望政府起來做點事的聲音,不知道吳院長聽到了嗎?

這是3月2日的新聞:

中科三期是什麼?中科就是中部科學工業園區,而這裡的第三期基地才因為環境評估有問題被撤銷。環評有問題,就應該要停工。結果行政院竟然宣佈要繼續開發:

文章後面又講到中科四期。唉,講到中科四期,那更諷刺了。

↑以上中科三期四期的文章、圖片,皆轉錄自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中科三期就算環評被最高法院判無效,還是可以繼續開發,行政權無視監察權。這就是行政院長看完「正負兩度C」的結果。

拯救台灣環境,不能只是流於空泛的的口號。「正負兩度C」號召大家群起寄信給馬英九,讓大家提起筆,卻不知道要寫什麼。寫「拜託總統救救台灣好嗎?」到底有何實質意義呢?難道這部片最後想要促成的就只是「隨手關燈關瓦斯」、「不吹冷氣吹電扇」這種細微的「新生活運動」而已嗎?

或者,我們也可以這樣檢視自己:當正負兩度C首映會,邀集了全台政要、企業界領袖齊聚一堂,卻未見任何實質承諾,行政院甚至在兩週後公開無視環評違法的決議;媒體無人質疑,只會忙著報大陸的帥哥乞丐這類小事;觀眾在戲院看完轉身出去,隔天就忘記這件事了;在這些現象底下,我們是不是都犯了一樣的錯誤:

只見聳動表象,不見內在反思?

相關部落格/文章推薦:

台灣好生活電子報:從正負2度C,談許多它沒告訴你的事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全站推薦。看陳文茜談環保,還不如看胡記者談台灣。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