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眼前充滿著荊棘,也要前進:馮正虎的故事

image

↑馮正虎滯留成田機場的照片

今天下午,看到Twitter上傳來馮正虎的留言,實在讓人感慨。

許多人應該會問:馮正虎,何許人也?何須如此關注?

根據維基百科的介紹,馮正虎(1954年7月1日-),男,中國浙江省溫州市人,漢族,維權人士,護憲維權網創辦人,《零八憲章》簽署人之一。現因被中國當局拒絕入境而滯留在日本成田機場。

1980年畢業於華東師範大學數學系,1986年獲復旦大學管理學院經濟學碩士學位,曾任上海市學生聯合會研究生委員會主任,上海市研究生科技與經濟中心理事長等職,畢業後在上海財經大學任教,兼任上海企業發展研究會會長,中國企業發展研究所所長。連續四年主持每年一屆的“中國企業發展研討會”,有《企業戰略》、《中國企業發展年鑒(1988年)》等著作多部。1991年4月馮正虎赴日留學並留居日本,在一橋大學研修經濟和電腦硬、軟體。目前仍是日本社團法人中國研究所的外國特別研究員、日本三正實業有限會社中國部部長。1998年9月,返回中國創辦了上海天倫諮詢有限公司。

2000年11月13日,因天倫公司出版物審核問題,馮正虎被上海市公安局以“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2001年6月,被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非法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40萬元。馮正虎不服提起上訴,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2001年8月終審維持原判,馮正虎再申訴,被駁回。

2003年11月12日,馮正虎刑滿出獄,開始刑事申訴,並將上海市新聞出版局告上了法庭。2004年11月19日,上海市盧灣區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

2009年2月15日馮正虎在北京遭秘密綁架,並被非法拘禁41天后,於4月初前往日本工作。

──來源:維基百科

從簡歷上可以看到,馮正虎是中國的知識份子,同時也可以算是民主運動人士。明眼人也都看得出來,知道1989年發生什麼事的知識份子,在中國生活是困難的。一般人可以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繼續過下去,可是知識份子很難。知識份子的良心卻會啃蝕著主人,要嘛順著良心而被官方迫害,要嘛讓良心啃蝕下去,兩著都是苦了自己。

根據新聞報導,由於2009年是六、四事件的20週年,上海公安於是叫他去日本迴避。他去了,而且參加了在日本舉行的20週年紀念聚會,並發表演講,「相信中國正走向民主化」。

沒想到才發表完樂觀言論,諷刺的事就來了。6月7日,他回到上海時被拒絕入境,把他遣返回了日本。邊檢人員說:「這是上面的意思。」理由呢?沒有回答。想來答案應該也是莫須有。

接著,不死心的馮正虎,一次一次的嘗試回國,八次嘗試,八次失敗。其中四次是在東京機場時就被航空公司以「被中國當局拒絕入境」為由,不准登機,而另外四次則是在上海入境時海關拒絕入境。而第八次,他在上海機場與公安堅持了兩小時,被暴力強制送到飛機上,遣返回日本。

於是這個男人,開始了他在成田機場,猶如「航站情緣」一般的露宿生活,因為他無處可去,這個時候是:2009年11月4日。不過跟航站情緣不一樣的是,他沒有澡洗,只能用洗手台洗手擦腳,更別說什麼艷遇的了。也不能說他是無處可去,他明明就有日本簽證,但是他放棄了,甚至也不願接受聯合國的難民身分,因為他要回到「自己的國家」。

中國上海當局的暴力綁架行為,在航空公司的配合下,又一次得逞了,把一個中國公民從中國上海運載到東海彼岸的日本,但是這次也使我回日本的心死了,我不會屈服暴力壓迫。我已有八次被拒絕入境的經驗,我清楚,如果這次我一旦進入日本後,日本政府會繼續默認下去,航空公司即使賠款也不敢再運載我回國,中國政府也會繼續默認,上海地方當局的犯罪分子可以逃避法律追究,而美麗的日本將成為我的牢籠,或許從此我將永遠離開我的母親、妻子,也無法在自己的祖國土地上盡責,同時還有更多的中國公民還會繼續遭受基本人權—回國權的侵犯。所以,我這次決意不入境日本,要求返回中國,作為中國人也需要做人的尊嚴,因為被上海當局夥同日本航空公司綁架到日本,這是中國政府的恥辱,也是我個人的恥辱。

──摘自馮正虎《放棄日本簽證的聲明

馮正虎顯然是打算把自己逼入絕境。他剩下的唯一的發聲管道,就是網路。11月7日,他開始透過Google Doc,將他的狀況、所有資訊〈包括手機號碼〉、近況全都發表在網路上。11月12日,他開始使用Twitter。

然而,網路的力量是巨大的。靠著網路快速的資訊傳播,馮正虎的Twitter目前已經有超過一萬四千多個follower,所有的人透過網路,都知道了這是怎麼一回事,而且可以透過網路與馮正虎聯繫。即時更新的Twitter,此時卻彷彿滴答作響的時鐘,人們都等著看馮正虎的問題,何時會解決。

↑日本SPA週刊對馮正虎事件的報導,攝:馮正虎

馮正虎的事件已經成為中國與日本的外交危機。在新日本首相亟欲與中國修好關係的當下,一直待在日本國門身穿「冤」字的馮正虎可謂燙手山芋。而中國一直不肯正面回應拒絕馮正虎入境的原因,並著手封殺馮正虎在Google Doc上的宣言,馮正虎只好不停變換檔案連結。

時光飛快,從我開始知道這新聞至今,馮正虎滯日已經90天了。在這期間,世界又發生很大變化。首先是歐巴馬訪問中國,而1月時Google宣布考慮退出中國,引爆了全世界對於中國言論自由管制的關注。或許是這層原因,1/25中國駐日的官員,首次探訪了馮正虎。

馮正虎滯日期間,從Google Doc與Twitter發出的訊息,吸引了大批的網友關注,國際媒體的新聞採訪報導。在所有人的關注下,今天下午,馮正虎發表了最前面的那則推:他要結束日本機場露宿了。以他過往的堅持,此則推相信代表著:他要回中國了。

然而,回國並不代表馮正虎的命運從此平順了。馮正虎讓中共在國際舞台上顏面盡失,回到中國,攤在眼前的,豈會是陽光大道?然而就算是充滿荊棘的路,他顯然也要前進。

作為一個以科技為主的部落格寫手,很難不去注意資訊科技在這件事當中所扮演的角色。馮正虎使用的Google Doc與Twitter,以及後來使用的Flickr,讓他有了向全世界發聲的管道:

有人說,我一個在進行一場為爭取中國公民回國權的戰爭。但是,我覺得,我背後始終有強大的中國民眾。當我處於饑餓的絕境時,中國國內、香港民眾以及海外華人紛紛向我空運食品;當我處於電腦無法上網的封閉困境中,一些不相識的國內網路專家主動提供技術支援,幫助我建立並編輯推特,我可以通過手機郵件中轉的方式,及時報導我的實況,讓國內民眾知道事件真相及我每天在日本國門外的流浪生活。

至今我自己未能上網看到我的推特,但我已知道,成千上萬的人,尤其國內的民眾都在流覽我的推特。我每天收到的支持與鼓勵的短信與郵件已越來越多,大部分來自國內。有的朋友把網上的文章作為郵件的附件發給我,讓我瞭解外面的資訊。推特正在迅速地推動特別事件的傳播及影響力。如果國內民眾,包括大多數黨政幹部都知道不讓中國公民回國的國恥,大家就會起來消除這些恥辱,這一天也是我回國的一天。

──摘自《馮正虎的推特》,該文寫於11/18之前,相信現在已經可上Twitter

然而以上只是表面,更深層的現象是,資訊科技如何影響整個社會。以自由、資訊流通為基礎特質的網際網路,在面對積極控制言論的集權政府,大量資訊不對稱下所形成的社會矛盾。伊朗如此,中國也有同樣的現象。而這個情況,在Google宣稱考慮退出中國之後,更為人所知。

這個現象在外交戰略上已經產生了重要意義。在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日前的談話上,重申了堅持網路應該保持自由流通的現狀,而且美國會支持研發工具,「使公民能夠避開政治審查而行使其自由表達的權利」。不論你的解讀如何,美國已經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有理由反對任何封閉網路的國家,這點毋庸置疑。

中國公民的回國權是中國最基本的人權。把一個中國公民強迫滯留在日本,這已不是中國的內政問題,而是一個影響中日關係的國際問題。中國官員侵犯中國公民回國權的事件,不僅違背聯合國憲章以及國際人權條約,而且也違反中國憲法法律。不僅中國的中央政府應當關注,而且美國、日本等主要民主國家也應當有責任關注: 中國公民自由回國回家的權利。

奧巴馬先生不僅是美國總統,而且還是今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他在中國訪問中,會重視美國的經濟利益,但也會重視中國的人權問題。世界的和平是以地區和平為基礎的,不尊重人權的國家或地區的內部始終會處於一種對抗的衝突中,甚至會將這種內部衝突引向外部,導致世界和平的破壞。沒有人權,也就沒有和平。

──摘自馮正虎《歡迎美國總統歐巴馬訪問中日

再過一天,馮正虎就要在成田機場舉行記者會了,Twitter上有網友致電馮正虎得知,他將於記者會後,於3日入境日本,休息幾天後回中國,應該在春節前就能回國。馮正虎回國,固然使這件新聞落幕,但是等在他眼前的,顯然是更加坎坷不安的道路,但是他依然選擇向前走。

這就是,馮正虎的故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