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Google 退出中國」事件有感

MMDays 很高興能夠接到不願具名 Google 員工的投稿,針對近日來引起相當多討論的「Google 退出中國」事件發表看法,文章雖短,但引人省思,特別與各位讀者分享。

Google 退出中國的事件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網路上的陰謀論四起,整個事件儼然已經成為中美政府角力的國際頭條。

這兩天網路上流傳著一篇文章:Google百度和谷歌的那些事,文中提到,這個事件突顯出來的,不只是一種利益的衝突,而是更高層次的價值觀的衝突,既然我們都難得見證了一個我相信是影響深遠的歷史事件,我覺得有必要在此時此刻把自己的想法寫下來,做為一種個人的人生記錄。在此特別感謝 mmdays 刊登這篇文章。

如同文章中所寫到的:Google 的創辦人是幸運的,有這樣一個史無前例的機會,把商業價值建立在正確的價值觀上面。 這句話相當地震撼我,因為我再次意識到,原來這樣的幸運是幾乎全世界的人都沒有的,大部分的人朝九晚五的工作,做著一些自己可能不那麼喜歡的事情;看客戶的臉色,挨老闆的罵,一切忍氣吞聲,只希望有一天這些忍耐都值得,年資深了,可以不再受制於人,實現人生的自由。每個企業的高層,總是藉著不同的場合,強調公司的價值觀是如何如何,我們基層員工是應該如何地有使命感。只是,這些高層,似乎永遠離我們那麼遙遠,他們的話,也似乎像回聲一樣那麼地不切實際且轉瞬消逝。

事實上是,踏出社會之後,大部分的我們就一步一步地遠離自己的本性和價值觀,深處真實的世界,我們有著「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無奈,我們開始向現 實低頭,開始隱藏住自己的情緒,凡事開始懂得去算計、思考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我們被迫在談判中耍一些小手段,在辦公室外安排「第二攤」。吃飯應酬小心翼 翼,免得得罪人,以後不知道會對自己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一切是為了公司,也是為了自己。

我們變得常常需要說服自己:「這是必要之惡,我並沒有偷拐搶騙,只是好好利用手邊的資源。」剛出社會原本看不慣別人的很多行為,不知不覺自己也從他 們身上學到許多職場上的技巧,也漸漸地覺得:「其實我還學了不少。」這是耳濡目染,但是在很多人心底,卻是一種連自己也漸漸遺忘的無奈。

我們只是一群基層員工,想要存點錢養家活口。價值觀?理想?等我休假有時間的時候再想想。

個人既然如此,何況是需要追求永續生存的龐大企業?

也難怪,真正的好朋友總是那些學生時代交的朋友。因為沒有利益衝突,最重要的是,那個時候交的朋友,都是用真心交的,沒什麼好考慮算計的。

所以,Google 是幸運的:「Don’t be evil.」

沒有任何一家企業,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實現這句話的意涵,像 Google 這樣的一家公司,我認為不會再有。

很多人羨慕 Google 待遇好,但是令我驚訝的是:這裡的員工對於 Google 價值觀的認同。我認為好的價值觀始終是我們的一部份,或大或小、若隱若現,只是在社會上越久,就藏得越深,而 Google 的文化,只是讓一些人重新發現他們遺忘的這些東西。

美國的學風素以多開放和多元化著稱,這是美國文化的一部份。但即使如此,在所有的美國企業之中,也只有 Google 真正地把這種文化帶到辦公室。由此可知,堅持一種價值觀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從古至今,也只有 Google 這樣一家公司可以把「Don’t be evil.」這句話掛在嘴上,多的是堅持理想而鎩羽而歸的個人和企業。

這沒有對錯,大部分的我們都是身不由己,先能生存,才能談理想和價值觀,所有關於人和社會的理論都是這樣告訴我們。事實也似乎的確是如此。

所以 Google 與中國政府的對決,也就是反映出了這件事情,你要求生存?還是求理想?

大部分的我們,只能二選一。

Google 很難得,他可以兩個都要。

我很幸運,可以在這樣一家公司工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