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閱讀,我想說的其實是‧‧‧

Posted by Mr. Friday

這篇又是一篇閒聊。

我想閒聊的是關於閱讀,或者關於線上閱讀多一些。閱讀本是無聲的活動,但在這個人人都有發言權的網路時代似乎更容易被忽略。要判斷一個人,我們似乎習慣觀察他說過什麼話,而不是他讀了什麼書。但不可否認的,言之有物的說話內容,多半得自於廣泛而深刻的閱讀,再經過個人的思考淬鍊而得。閱讀的習慣,其實是充實自我內在的第一步。

我閱讀,不過不限於紙本書籍,也包括大量的網路分析文章,而且有一段時間可以說是有如得了資訊焦慮症地大量閱讀網路上的訊息。網路資訊的無窮無盡,有一段時間讓我十分著迷,因為各式問題不但幾乎都可以找到專家答覆,從中還能找到許多主流媒體上所看不到的觀點。但是,隨著關注的部落格數的增加,RSS Reader裡面未讀的文章越來越多,再加上擁有海量但零碎資訊的微網誌興起,從Facebook、Twitter、Plurk上朋友分享過來的連結越來越多, 還有歷久彌新的PTT BBS,資訊過載的問題對我而言也越來越嚴重。這不只是文章消化不完、如何過濾的問題,對我來說,還有一個奇怪、但嚴重的副作用──我發現我越來越少花時間在閱讀長篇書籍上。

在網路上看文章與閱讀長篇紙本書籍是十分不同的經驗。電腦螢幕天生不適合久讀〈暫且不論還沒到來的電子書〉,而且網路上太多服務會隨時打斷你──Email、MSN、微網誌傳來的訊息提示音、各式各樣的廣告圖案,甚至是文章內附的超連結,都在試圖吸引觀眾眼球──導致注意力很難集中。網路上一篇文章最好字數在二千字以內,超過就很難讀完。可是紙本不同,它比較不傷眼,雖然需要你全神貫注投入,但是換來的可以是讀者長達數小時沉浸在與作者文本的對話當中,一些深刻的思考與情緒鋪陳,非經此道無法深刻的留在讀者腦海中。

今早在對岸的博客魔派部落看到這樣一段文字:

這三年的博客經歷改變自己最大的就是寫讀習慣。P1.cn的Caiwangqin幾天前還在問我是不是要寫好了草稿再碼字到博客,在他印象裏的還是兩年前的魔派,現在我辦公室已經很少能找到空白的紙和多餘的筆,這是好的一面;不好的地方在於我發現我已經很難沉心看全長篇累牘或是那種隱藏深刻的文字,其實我比我博客的讀者還缺乏閱讀耐心,這點上我極贊同《好色的哈姆萊特》作者小白的說話“在網路上基本只能用‘檢索’這個詞,不能用‘閱讀’”。既不是閱讀,承載的就必是無需體系的碎片。於是漸漸那些Google瀏覽器裏的訂閱作者們也開始轉戰更加碎片式的微博,既不能成其媒體又不能交集傳媒的博客漸有偃旗息鼓之勢,逐漸正還原向個人的電子手劄,也難怪這三年裏博客服務商們先早死得七七八八了。

摘自魔派部落──讀書才是正經事

問個簡單的問題,諸位讀者看完過金庸小說嗎?是在網路上看,還是讀紙本的?像金庸武俠這樣動輒數十萬字的巨著適合在網路上看嗎?像《射雕英雄傳》、《鹿鼎記》這種需要長時間閱讀才能體會當中引人入勝之處的小說體驗,很難再現於電腦螢幕甚或是手機螢幕這樣的媒介上。或許電子書可以,但是它其實比較像是換了個承載媒體的紙書,而我要問的是,近十年來養成習慣的重度網路族群是否已經太習慣從網路上汲取資訊,逐漸忘記閱讀動輒數萬字長篇小說的樂趣呢?

這只是我個人的一點感想,必然不代表整個網路族群。只是當我去年底因緣際會重新拾起長篇小說閱讀時,才赫然發現自從養成網路閱讀習慣以後,竟已好久沒有閱讀超過十萬字小說的經驗了。不知道是不是使用到的腦部區塊不同,我總覺得閱讀長篇小說給人一種較為深刻的思考感受,也比較不容易忘記,這的確是我在閱讀網路短文時不曾感受到的。

我最後做出的結論是,每天開始挪出一個小時來閱讀紙本書籍。雖然網路上的資訊無窮無盡,可是一來電腦不是一個太好的閱讀媒介,難以重現紙本長篇帶給人的全心投入。二來網路資訊的深度廣度的確都讓人開了眼界,但是無法重現長篇閱讀的組織與深刻。

越寫越多,讀者想必也開始要失去耐心了。這篇文章寫到這裡就先收尾吧。如果你體會不到我在說什麼,那麼請您有空時,先關上電腦,到附近書店,挑一本長篇小說回來看,或許看完就知道我要表達什麼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