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eader (為愛朗讀)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The Reader

The Reader

鐵達尼號的 Rose 終於一嘗宿願,以 The Reader 一片拿下今年的奧斯卡最佳女主角,不得不說凱特溫斯蕾挑劇本的用心。這部片的原著是第一本被歐普拉選書納入的外文小說,在德國以及世界都有廣大的讀者。作者是德國法官Bernhard Schlink徐林克,從一個法律系學生的角度旁聽納粹戰犯的審判的故事。

原著是一本很薄的小說,拿到手的時候,不禁有點懷疑?想像中改編成電影的小說都很厚,或許是因為導演常抱怨故事情節太豐富,不知道該怎麼刪減的緣故。

故事描述因病休學的小男孩偶然結識了車掌小姐漢娜。這段戀情讓男孩長成大人,成為終身揮之不去的記憶。男孩時時去找漢娜,兩人甚至冒充母子一起出門旅遊。
但最多的時間,是男孩朗讀詩歌、小說等給漢娜聽。漢娜奇怪的要求讓男孩有點困惑,但很快地就發現經過朗讀,反而把生硬的教科書記得更熟,功課反而進步了。某日漢娜突然的不告而別卻留下許多迷團……

直到男孩成為法律系學生在審判納粹戰犯的法庭旁聽,才在戰犯中再一次遇見漢娜。

原告是一對猶太母女,她們是某個女子集中營僅存的生還者。當時戰事已到尾聲,集中營的猶太人被遷移到鄉村教堂看守。夜裡教堂突然發生大火,身為守衛的漢娜與其他納粹女官卻不予理會。直到教堂燒毀殆盡,僅剩下母女兩人劫後餘生!

法官反覆盤問戰犯當時情況,質問為什麼當時任由猶太人活活燒死?其他納粹戰犯將罪行歸咎到漢娜,而漢娜也放棄辯解,簽下不利的筆錄。

旁聽的男孩想不通為什麼漢娜要承擔罪過?簽下與供詞不符的紀錄?直到最後才瞭解漢娜是一個文盲,所做的一切是為了掩飾這個秘密。會到集中營工作也是為了放棄車掌的升遷,對她來說監獄的無期徒刑也比不上被人知道文盲秘密的痛苦。男孩原想要去跟法官揭露此事,但為了脫罪承認文盲對漢娜來說是否更殘酷?

本書探討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人如何面對舉世的指責。新生代的德國人沒有經歷過納粹統治,卻擺脫不了原罪的壓力。以漢娜的案件來說,這些納粹女官是遵守上級的命令,在當時的法律下是沒有錯的,但法律到戰後改變,他們的行為反而變成犯法。追究因為法律標準改變而變成罪行的往事,是否有意義?

大火的夜裡,除了看守人,村裡其他見死不救的村民是否難辭其咎?用道德標準來說,這些村民也是共犯不是嗎?當納粹濫殺猶太人的時候,接受這些的德國百姓是否也是共犯?法律的意義是否只能保護當代的人?新時代的新標準是否將帶來更多審判?

猶太人的苦難因著好萊塢電影放送全世界,連德國新生代也是從電影裡知道那段歷史。生活在二戰時代的德國人往往不願意多發表意見,下意識地逃避全世界的指責與辱罵,背負整個社會都是共犯的原罪。德國後來幾次學運,年輕人無法理解當時父母怎麼可以坐視納粹?甚至是參與納粹的活動,成為幫兇,於是徹底切割跟父母的關係。父母也很難解釋當時心裡狀況,整個社會像是著魔一樣。即便是德國一般民眾,也很害怕殺人不眨眼的納粹。是因為恐懼而服從?還是因為群眾沈默的默認而接受?

是非對錯應該由誰來定義?如果教育可以幫助你判斷,教育的內容是不是成為決定的因素?如果被灌輸了錯誤的觀念而犯罪,是被灌輸者的錯嗎?男孩試著去參觀集中營遺址,想要感覺電影裡強烈的壓力,但荒湮漫草的倉庫、空地,激不起他任何感覺。如此冷淡如此麻痺是否也是一種錯?

除了猶太人與德國人之外,世界其他國家已開始淡忘這段故事。但德國人還在追究戰犯,是否藉由懲罰這些人,可以洗刷其他人的罪惡?可是當過去在法庭上反覆質詢、辯論之後,連旁聽的人也開始麻痺,第一次聽到的那種激動、不敢置信,

漸漸轉化成公式化的法律語言。刺激太多次之後就是接受,是人類的保護機制還是苟且偷生的慾望作祟?

漢娜被判終生監禁。第八年開始,成為法律研究人員的男孩開始寄錄音帶為她朗讀。透過錄音帶,漢娜吃力地開始學習認字。直到有一天,長大了的男孩收到了一張字條……

為了這個秘密,漢娜賠上了一生。男孩不明白,如果可以為了掩飾秘密而付出這麼大的代價,為什麼不早點開始學習認字,不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嗎?是因為維護一個秘密已經成為人生的任務?還是面對的勇氣已經因為龐大的代價而消磨殆盡

人,是多麼奇怪又矛盾的生物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