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杯茶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喜馬拉雅山脈的山中居民純樸好客,他們說:
敬上第一杯茶,你是一個陌生人
再奉第二杯茶,你是我們的朋友
第三杯茶,你是我的家人,我將用生命來保護你

那三杯甜奶茶恢復了摩頓森的生氣,也訂下一輩子的承諾

三杯茶世界第二高峰K2,卻是世界上最難攀登的險峰,登山者摩頓森在攀登K2時迷路,掙扎著來到了山間村莊科爾飛。貧窮的村民用他們僅有的一切招待摩頓森直到他康復,摩頓森為了報答村民的救命之恩,決定回美國募款為村莊建一所學校。

從一開始亂槍打鳥地寄信給美國名人榜上的人,到拿著錢去巴基斯坦買建材、運建材、監工,摩頓森攀爬的是比K2更艱難更險要的山峰,所得到的也不只是征服體驗大自然的感動,而是改變下一代、改善人們生活的成就感……

摩頓森的父母是教會人員,所以從小他就隨著父母在非洲建學校、醫院,培養對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尊重與虛心接受。中亞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地區的政局多變,摩頓森除了學會當地語言之外,也入境隨俗地學習朝拜麥加的儀式。他所創辦的學校不是教會學校也不會傳教,只是單純地想要讓當地男孩女孩可以有受教育的機會。也因為這樣,當地的人往往將摩頓森當成家人、朋友。為了讓孩子可以活下來受教育,摩頓森的計畫後來也延伸到造橋、水利系統的興建,對當地人的生活幫助非常大。

911事件之後,美國出現仇視回教穆斯林的普遍誤解,摩頓森甚至收到詛咒威脅的信件。因為對911事件的震驚、憤怒,加上媒體煽風點火的報導,不僅是美國,全世界都出現把反回教跟反恐劃上等號的錯誤。事實上回教的教義也是提倡寬大、包容,譴責暴力手段的,摩頓森的一所學校開幕時,當地宗教領袖就唾棄911的恐怖手段,並且深深擔心回教被誤解被抹黑。事實上那些恐怖份子大都是來自極端教義派學校畢業的學生,這些由沙烏地阿拉伯極端主義份子所出資建立的學校,因為資金雄厚,一下子就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上千所。這些學校的老師很多都只會讀可藍經,數學、物理、文學都一竅不通,可以想見這些學校只是來培養極端份子,甚至拿槍訓練學生成為所謂的聖戰士。

摩頓森在跟美國人民演講募款的時候,常常提到與其花大錢買軍火,在當地想辦法殲滅恐怖組織,不如在教育上多花心力,不要讓無辜的窮孩子,因為宗教學校提供食宿而被吸收成為恐怖份子。這或許才是更有效、更根本的反恐投資。

在加州唸書的時候有次經過二次世界大戰日本集中營,珍珠港事變之後,美國也激起一陣仇日的風潮,所以當時政府也將日本人強制遷離到沙漠附近一塊地當作集中營。人民何辜?其中很多ABJ根本連日本都沒有回去過,這種把某些極端行為跟人民劃上等號的思想其實是很愚蠢的。所謂冤有頭債有主,要不相干的人為政府、少數恐怖份子負責,於情於理都是說不過去的。摩頓森曾經收到一個老太太的信件,裡面就是支持鼓勵他的行動。老太太提到她經歷過日本集中營政策的錯誤,不希望在廿一世紀在看到重蹈覆轍的結果。

書中有一句相當發人深省的話;無知,是最大的敵人。因為對巴基斯坦生活環境的無知,所以以為所有人都是仇美恐怖份子;因為對外界世界的無知,所以青少年加入回教激進組織殺人放火。很多時候因為無知的誤解,人們很容易受到利用蒙蔽。布希政府有意無意激起民眾對回教世界的仇恨,推動軍火預算、發動戰爭、轉移政策焦點、操弄選舉語言。即便是在民主代表國美國去年的總統大選,民主黨參選人歐巴馬還是被有心人士指為跟回教關係密切,只因為他的名字發音跟奧塞馬賓拉登有點接近!

摩頓森從一開始一人事業到後來努力演說說服了企業家、議員,還有記者也被他的行為感動,寫了報導讓美國民眾知道他的善行,他所負責的中亞協會終於擺脫經費不足的窘境。去年湯姆漢克斯的電影Charlie Wilson’s War(蓋世奇才)湯姆所飾演的議員在最後就說提到,美國總是去人家國土打仗,戰爭結束後,美國人就離開再也不回頭。當地造成的傷害、民生凋蔽、醫療不足的問題沒有解決,於是造成更多宗教學校的出現、極端主義的滋生,最後受到攻擊的只會是美國自己。

雖然在戰爭法案審核的時候,美國信誓旦旦承諾會協助善後、支援戰後重建。但是阿富汗當地的人民並沒有拿到這些經費,因為這些錢又被撥到下一個戰爭的準備了。只有像摩頓森這樣的人,才是真正在進行善良的反邪惡戰爭。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