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島一村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王偉忠跟賴聲川最近合作了一齣寶島一村舞台劇。

王偉忠近來致力於眷村文化的保存與紀錄,因為他從小長大的眷村已經拆除重建,所以他發現這個大時代的產物很快會湮沒在城市發展的洪流中,再不做點什麼,以後就來不及了。

寶島一村講述的是台灣典型的眷村生活。民國三十八年國民黨在大陸兵敗如山倒,國軍與政府機構撤退來台,希望有一天可以反攻大陸。當時大家的想法只是來台灣退守一兩年,跟重慶抗戰一樣,很快就可以回去了,所以很多人跟家人輕鬆道別,只匆忙帶著簡單的行李。沒想到一別就是四十多年,再回首已物是人非

撤退到台灣的軍眷分發到政府從日本接收的房舍,還有一些是臨時搭建的平房。初期大家想著將就過一陣子,到後來只得接受在台灣長住的事實。眷村裡大江南北的人都有,彼此有著患難之交的情感。鄰里之間互相幫助,四海一家;跟村外的台灣本地人雖然一開始語言不通,卻也在比手劃腳中結識。

整齣戲圍繞三個眷村家庭的故事,作為一個時代的縮影,有歡笑、有淚水、有感慨。編導王偉忠跟賴聲川都是眷村子弟,演員也很多是眷村出身,演起來更親切感人。萬芳飾演嫁進眷村的台灣媳婦,從語言不通到成為天津包子的唯一傳人,講述外省人與本省人互相幫助、天涯共一家的溫馨。在台灣現在被政客挑撥煽動、族群對立的時候,看起來特別珍貴。

 

因為戰亂才造成這種特殊的人口遷移、居住方式,隨著時代的變遷,老舊眷村的改建,漸漸消失在歷史中。鄰里四散,王偉忠、賴聲川試圖留下一些記錄,讓後代知道當時到台灣的爺爺奶奶是怎麼生活的,但也同時希望造成眷村背後的戰亂再也不要降臨在子孫的身上。

每個移民的背後都有一段故事,如果不是迫於無奈,安土重遷的中國人又怎麼願意離開家鄉親人?何況一別就是音訊全無四十年?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催。很多眷村老人回到大陸家鄉,只能到父母墳上上香,或是跟一些陌生的遠親聊聊過去的記憶。心裡熟悉的家鄉,早已隨著時間消逝,徒留夢中。現在的家鄉反而是台灣,畢竟民國三十八年撤退來的軍隊與家屬,當時大都是青壯年紀,他們人生最精華的時間都在台灣。大陸是思鄉情感的寄託,但已經不知不覺留在了台灣。

當選舉時刻,政客為了選票煽動族群仇恨的時候,是否有想過,台灣今天富足民主的生活,是中國人數千年來最安逸自由的一刻?是兩百年前移民過來的閩南、客家人,與三十八年撤退的外省人一起努力的結果?
在台灣可以上電視罵總統,可以週末申請集會遊行嗆政府;可以吃到江浙小籠包、四川紅油炒手、北京烤鴨、山東饅頭、台灣小吃;可以在故宮看到最精華珍貴的國寶、可以聽到看到世界各地的新聞。比起新加坡、大陸的極權統治、香港的唯利是圖、過度西化,台灣保存了中華文化正統,擁有最豐富的文化遺產跟最華人世界最自由民主的生活。這些是屬於寶島所有居民的成就、驕傲,不是也不應該被一些激進政治性的目的抹黑、污衊、忽略。

寶島一村最後面臨拆除的命運。最後一個在村裡除夕夜,各地遊子都回到眷村一起吃年夜飯,跟六十年前父母在台灣吃的第一個年夜飯一樣。來自五湖四海、各省各地的人們,用不同的口音說著恭喜。儘管有不同的往事、也將有不同的未來,但此時此刻團聚如家人的溫暖卻是相同的。

王偉忠在他自己的眷村拆除前,也辦過一次最後的年夜飯。之前還有舉辦眷村文化節跟拍攝紀錄片。原本對他的印象都來自綜藝節目,感覺他是娛樂界活躍的大老。但能夠製作許多綜藝節目、在演藝圈待這麼久,需要的不只是搞笑、反應快的特質,更重要的是深刻的思考與文化。喜劇泰斗卓別林在銀幕上搞笑,幕後其實作曲、編曲、編導樣樣精通。喜劇需要的是對人生深刻的體驗與觀察。王偉忠這次為保存眷村文化的努力,不只是帶給人們歡樂,更留下文化史料。寶島一村,代表一段歷史,一段時代共同的回憶。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