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商主義 – 讀胡雪巖與喬家大院

中國自古以來都說士農工商,總把商人地位放在最後。要不就是用唯利是圖、無商不奸的刻板印象形容商人。在資本主義當道的今天,商人的地位卻大大反轉!郭台銘、王永慶這些沒有耀眼學歷卻富甲一方的商人,反倒成為社會爭相巴結、羨慕的對象。仍打著共產黨旗號的對岸,實際上各省招商卻是不遺餘力、爭取表現。學而優則仕已不是主流價值,跟商業扯上關係的學系在聯考中頻頻蟬聯高分科系;更有甚者,笑貧不笑娼的價值更早已見怪不怪。  

一口氣看了二月河的新作<胡雪巖>與電視劇原著<喬家大院>,兩部對岸近年來最”紅火”的作品。有別於高陽的<胡雪巖>,二月河的作品更戲劇趨勢;感覺就像是為了電視劇寫的,敘述簡短有力不拖泥帶水。而<喬家大院>不用說,本就是因為電視劇而催生的作品。 兩個故事不約而同講滿清末年,商人在商場上起落的故事。胡雪巖原本是杭州錢莊伙計,因為資助落難士子當上大官,所以在商場有了靠山。憑藉靈活的頭腦,成為富甲一方的豪富;但也因為樹大招風,財產引起朝廷的覬覦。儘管胡雪巖屢次協助左宗棠籌備軍餉,仍然被朝廷重判,家財散盡。經歷太平天國、列強入侵的滿清朝廷,能做的不過是欺負自己的臣民。這些官員貪污、賄賂沒有少拿,還要瞧不起商家,一副清高的嘴臉。

喬家大院則描述晉商喬致庸的故事。喬致庸原本要考科舉,卻因長兄驟逝而回家繼承家業。因為是讀書人半途出家,喬致庸做起生意仍然是胸懷天下;例如冒險經過太平天國佔領的城市只為了疏通茶葉從南到北的流通、或者是希望所有票號合作,達成匯通天下的夢想。在商言商,沒有利潤的事情商人不會去做,但商人同時也是國民,有遠見的商人自然明白國泰民安的重要性。所以喬致庸與胡雪巖一樣,也曾傾囊資助左宗棠新疆平亂。無獨有偶的,喬致庸最後也因財多招忌、商業發展讓朝廷覬覦,所以被抓進牢裡,就算放出來也圈禁在山西。

我認為兩部小說是大陸民情變化、中國歷史轉變的一個縮影。自古以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觀念,隨著晉商成為話題、喬家大院電視劇收視率長紅,已經不復以往。在這兩部小說裡,正面人物是認真經商的胡雪巖、是胸懷資金流通天下的喬致庸,那些官員、皇親國戚反而是反派人物,無能又貪婪。兩部小說都有出現讀書人與商人孰高孰低的辯論,作者不約而同塑造經營成功的商人,比貪腐的官員更關心天下大事。也描述胡雪巖、喬致庸擴展商務的同時,提高百姓就業率,反而受到愛戴的情節,這與過去商人被形容狗眼看人低的觀念大相逕庭。正邪角色互換,可見現在社會觀念已經大大不同,英美重商風氣已經深植民心。

小說中的滿清朝廷無能無知卻貪得無厭,官員親貴個個索賄爭權,如此反倒凸顯商人興辦實業,讓貨暢其流、物盡其用的社會貢獻。對照陳水扁海角七億、對岸官員貪污案頻傳,多少有借古諷今的意思。不過兩書都讓主角與左宗棠相知相交,也塑造左宗棠孤臣的形象。官商關係本就錯綜複雜,金錢跟權力本就密不可分,政治獻金、選舉經費如今也是說不清道不明的一筆亂帳。但兩書藉左宗棠試圖區分官商勾結與官民合作兩種境界,商賈有賄賂官員以達到目的,也有為朝廷戰事籌糧辦餉甚至買軍火的時候。以前大家總覺得官員應該自清,不應該與商人走得太近,但現在觀念已經轉變成官員如果有愛國商人的合作,反而可以成就大事。由此可見數十年間,大陸社會價值的轉變有多大。

不記得是誰說的,中國人沒有普遍的宗教也沒有特殊信仰,如果要說,應該是奉行實用主義。不管是共產主義、資本主義,甚至是儒家、法家思想,對中國人來說,實際效用才是真正決定的因素。幾千年來明儒暗法、文化大革命借馬克思打擊異己,統治者沒有所謂的中心思想,有的只是實際利益的考量。或許這可以解釋為什麼晉商徽商的研究一時成為顯學,反應中國人早已經轉向徹底的重商主義道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