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禮物的經濟學

Source: www.letters-from-santa-claus.com

現在才寫這篇文章好像有點遲,因為以下要介紹的是一篇名為”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的研究,顧名思義它就是要談談聖誕節所造成的無謂損失﹝Deadweight Loss﹞﹝註一﹞,但聖誕節已經過了一個月,所以說有點遲。可是這篇研究是想談談聖誕時送禮物所造成的無謂損失,春節快到了,在春節我們不是一樣會送禮物嗎?這樣仔細想想看現在正是寫這個題目的時候呢。到底送禮物有什麼問題?又為什麼會造成所謂「無謂損失」?

Joel Waldfogel是在1993 年發表這篇”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的,文中的經濟學模型並不複雜,原文使用了期望功用值﹝expected utility﹞和等優曲線﹝Indifference curves﹞來解釋,現在我試跳過較為技術性的部份,把模型的結論寫出來︰

  • 如果我不清楚你的喜好,而你自己很清楚自己的話,我送1000元的禮物給你,很可能會比我送1000元現金給你差,因為你拿著1000元現金還可以自己選擇買什麼,包括可以買到我買給你的禮物,所以送現金其實是送了更多的選擇給對方。換句話說︰如果剛巧對方是想用1000元買那份禮物的話,那你送禮物跟送 1000元的現金是一樣的,但如果不是,那送1000元現金讓他選擇如何用還是比較好的。如果我們用1000元送禮物,但對方覺得禮物只值少於1000元,那便有所謂「無謂損失」了。
  • 可是如果收禮物的一方根本不清楚自己的喜好,但作為送禮的一方卻很了解對方,情形不同了。因為你可以送一些對方不會買﹝或不懂去買﹞,但他很喜歡的東西, 這樣送禮物便有可能比送同等價格的現金好。所以,如果自問不知道對方想要什麼的人,就會傾向送錢多一點,相反就會傾向送禮物。

好了,說完理論,Waldfogel在1993 年的年初做了兩次調查﹝第一次86人,第二次58人﹞,第一次請大家寫下收到的禮物,請他們估量一下收到的那些禮物是用了多少錢買的,還有他們自己心中覺得那些禮物值多少錢,還記下了他們收到多少次「現金禮物」,也就是直接收現金或是現金券之類的東西。第二次除了這些外,還請他們記下他們和送禮人的各種資料。

一向我對於這種自我報告式﹝self reporting﹞的調查結果都不是十分抗拒﹝我知道有些人是很不相信這種調查的﹞,但不抗拒歸不抗拒,在閱讀這些統計數字時,要記著那些樣本是學生,可能會不夠代表性,或是他們會不會故意亂寫,又或是他們可能因為學了相關的經濟學理論而影響了他們的想法之類的問題。研究中有不少篇幅是為了增加這個調查的可信性而寫的﹝例如比較兩次調查的結果,或是解釋學生們收到的禮物也是來自不同階層的人之類﹞,詳情可參考原文。現在就假設大家都相信作者做了一個很好的調查,那麼他的調查告訴我們什麼呢?

首先,作者計算物品的價值和價格的比例,稱為”gift yield”,gift yield越高,代表禮物的價值越貼近價格,「無謂損失」也越小。由調查結果來看,平均gift yield 是83.9%,也就是說,送禮物所造成的「無謂損失」是價格的16.1%,而且不論禮物是便宜﹝$0-$25﹞還是貴的﹝$100以上﹞,percent yield 都保持在10%以上,這個估值也不受收禮物者的家庭收入影響,不會因為收禮物的人生在富有一些的家庭,他們便會收到和價錢更相符的禮物。

那麼,16.1%到底算是大還是不大呢?作者引述了Bureau of National Affairs 的報告,說1992 年美國人的假日送禮開支為三百八十億美元﹝$38 billion﹞,當然16.1%這個數字存在不小的誤差,我們也不應把某一個相對較小的調查計算出來的百份比盲目地乘上一個全國化的經濟數據便當成是對全國的統計結果。但重點是,因為「送禮」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大型的經濟活動之一,所以如果送禮真的造成什麼經濟上的無謂損失的話,那怕只是禮品價格的1%,也是會很大的數目。

但有趣的還不只這些,這項研究還計算了收禮物和送禮物雙方的關係如何影響gift yield的大小。在各個不同的關係組別中,朋友和男/女朋友﹝註二﹞的gift yield分別都 超過90%,父母和兄弟姐妹則是86%,可是其他親戚,如大姑媽二表嬸三舅父等等﹝註三﹞則只有64%,而祖父母輩則是63%。所以祖父母和其他親戚們送的禮物gift yield 最低,造成的無謂損失比例也較高。

不知有沒有說中了一些讀者們經歷呢?儘管我明白祖父母和父母都很愛我,但他們總是花了不少錢送一些我不想要的東西給我,反而是朋友間送的禮物雖然沒那麼貴重,但卻是比較合心意的東西。又或是有沒有遇過親戚們在亙相探望時總是要亙相買一些對方不想要的物品給大家呢?Mr Tomorrow就見過不少這種情況了。另外,我對於男/女朋友這個組別的gift yield 沒有超過100%有點失望,這可能是這個調查本身的問題,之後還會再提及。

回到上述的理論,剛才說如果自問不知道對方想要什麼的人,就會傾向送錢多一點,相反就會傾向送禮物。在調查中,祖父母輩有42.3%的禮物是現金或現金券,其他長輩親戚則有14.3%,父母是9.6%,朋友和兄弟姐妹約6%,而男/女朋友則是0%,和理論所預期的很相像,對自己的喜好﹝似乎﹞比較了解多些的會多送禮物,但祖父母則會多送現金。當然這只是說調查結果和理論相符,這個現象可以有很多其他解釋的。最明顯的﹝相信大家也想到的﹞就是祖父母送錢不會不好意思,但如果送錢給男朋友感覺會很怪吧﹝不知如何說,總之是怪怪的﹞,這份研究文獻中也有提及這個解釋,但卻沒有告訴我們哪一個解釋好一點。但不要忘記,如果這個理論是對的,這便代表你送現金給你女朋友的話是代表你自問不知道她想要什麼,這也可以令人很不高興哦 =p。

正如Waldfogel在文章一開首便說,很多經濟報告都會說節日怎樣剌激消費,帶動經濟,但卻沒有留意這些消費是不是有效率。經濟數據最終也是為了計算人們的福利﹝Welfare﹞而建立的,如果因為某些原因,令人們消費在不對的地方,我們不可以因為看到那個國民生產總值的數據上升便閉眼說這些都是好現象。由此可見這種「無謂損失」的計算也是有其價值的。此外,政府也是一個常常「送禮」的機構,到底它送禮是不是送得有經濟效率,也是一個重要課題。

關於這篇研究,還有以下數點希望大家留意。

Source: http://www.homeaway.com/

Source: http://www.homeaway.com/

這篇研究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在於那個「價格」的估量,文中的「價格」是「收禮物的人對禮物的價格的估計」,而不是真正的價格。如果問題只是他們會「猜錯」的話還好,因為有些人猜多, 有些人猜少,只要人數多,平均來說便大概對了。可是問題在於他們在估量那個禮物的價錢時,很多時受到他認為那物品值多少錢影響。例如如果我知道某手錶可以用2000元買到,我便總是覺得它會對我來說值少於2000元,又或者是倒過來,我覺得某物品值2000 元的話,我便不會猜想我可以用100元買到它,即使其實是可以的。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大家報告的價值總是低於價錢。可是以這份研究用的調查資料應該是沒法做得更好的了,如果有其他研究,可以用更客觀的方法得出禮物的價錢的話,便能更準確的估量gift yield。

還有,那個調查的原文是明確提示”Apart from any sentimental value of the item”和”not counting the sentimental value of the gift”的, 意思是對物品的價值估量時,不要把個人感情都計算在內。這種調查的問題設定是有它的原因的,如果不是這樣,男/女朋友的gift yield可能會變成無限大,因為人人都說自己的那件禮物是無價之寶啊 =D。而且,這種「紀念價值」是和人有關多於和物件有關,所以不應計算在物品價值之中。試想想一件十分有紀念價值的物品,不會因為擁有兩件,便會多一倍的價值,所以把物品本身的價值和紀念價值分開計算是有道理的。可是這只是說這種sentimental value在計算上很難做到,我們不可以因此便說「送禮」沒有在社會上創造這方面的價值。反過來說,如果送禮真的在社會上創造了一些額外的快樂,額外的價值,那麼我們在談送禮是不是造成了「無謂損失」時便沒有這麼簡單了。

事實上這個調查還有很多其他問題,如果對實驗經濟學有興趣的讀者們還可以看看其他相關的文章,這是1993 年的研究﹝十多年前了吧﹞,之後還有很多其他人作了差不多的調查﹝但結果卻和這個調查很不同﹞,也有些是嘗試解釋為什麼不同的研究有不同的結果。好像Solnick and Hemenway(1996), List and Shogren(1998),Ruffle and Tykocinski(2003)。

最後,或許有人認為經濟學家比較冷血,總是講效率,不明白送禮的文化,心思之類的。可是如果只是說在不了解對方需要時,送現金是比較有效率,我覺得也是無可厚非的。看到不少年輕新婚夫婦叫朋友們不要送禮物,免得收到三隻水晶馬不知放在那兒,或是較熟悉的朋友們都直接問對方想要什麼禮物,不怕不好意思。到底這應該算是不明白文化,還是只是大家可以放下不必要的禮節,就見仁見智了。

春節快到了,說來中國人在春節會派紅包,大吉大利之餘,其實也算是一種現金禮呢。作為收紅包的小孩子當然會覺得這是一個好的習俗啊﹝不管是不是有經濟效率﹞﹗在這兒和大家拜個早年,恭喜發財,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Source: http://www.sheknowsparties.com/

Source: http://www.sheknowsparties.com/

註一︰我是查Wikipedia才知道Deadweight loss是譯作「無謂損失」的,無謂損失是指當大家停留在不是帕累圖最優的分配時的損失。換句話說本來我們是不用生產更多物品便可以令大家變得更好的,現在我們沒有這樣做,所以便造成一些「損失」了。﹝有關帕累圖最優可以參考wikipedia 或是之前的文章「為什麼我喜歡自由市場」﹞

註二︰原文寫的是significant other,所以也可以是夫妻關係,但既然是學生們,我猜很多都還未結婚吧。

註三︰外國人真方便,因為不論是大姑媽二表嬸三舅父都是叫Uncle/Aunt的,總之這個組別就是Uncle/Aunt 吧。

相關文章︰

Waldfogel, Joel, “The Dead 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December 1993

Solnick, Sara J. and Hemenway, David. “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Comm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December 1996

List, John A. and Shogren, Jason F. “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Comm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December 1998

Ruffle, Bardley and Tykocinski, orit “The Deadweight Loss of Christmas: Comm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December 2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