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喜歡自由市場﹝上﹞

Wikipedia)

Adam Smith (Source: Wikipedia)

有了在寫功用理論時的經驗,這次我不寫小故事,小心地為這篇文章寫一個序言。留意我這篇文章不是要說為什麼經濟學家喜歡自由市場,而是說為什麼我喜歡自由市場,或是我怎樣看喜歡自由市場的經濟學家,這是因為經濟學家們本身在這個題目上也有很大的分歧。我明白很多經濟學家都提倡「自由市場」,但他們對什麼程度的自由市場才是最好,都有不同的看法,有些被人認為是支持自由市場的,其他學者卻認為他是干預主義,所以硬要為所有經濟學家掛上一個「自由市場主義者」的名牌是不恰當的。

在兩年前逝世的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剛剛得到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克魯曼﹝Paul Krugman﹞﹝註一﹞,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以至馬克思﹝Karl Marx﹞﹝註二﹞,都是赫赫有名的經濟學家,而他們對這個題目都有不同的看法。要知道,他們都是很有智慧的人,他們支持或是反對一件事情,是有他們的道理的,我決不可能說他們任何一方全錯了。我在這篇文章,除了想說一下我自己在這個題目上的看法外,還會說一下基本的福利經濟學﹝Welfare Economics﹞。更重要的一點﹝這一點我會在下篇詳說﹞,是希望反對自由市場的人,搞清楚他們反對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是自由市場主義者提倡的事情。如果是的話,我也支持你繼續反對,反正我們只是觀點不同而已。但如果不是的話,希望你不要繼續誤會,重新想一下你是不是仍然是要反對。

亞當斯密對政府的看法

人們對經濟學家比較喜歡自由市場這一種印象,大概是源於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理論。他提出的「無形之手」深入民心,他認為市場的力量可以比政府這隻「有形之手」更有效率。可是他也說過,有三件事是應該由政府去提供,就是

  1. 國防力量
  2. 司法制度
  3. 公共物品

第一和第二點是什麼,相信大家都很清楚,第三點公共物品﹝public good﹞是專有名詞,不是指「公共的物品」,經濟學上公共物品的意思是「不論多少個人使用同一件物品,大家對該物品的使用也不會被其他使用者影響」。經典的例子就是燈塔﹝建一個燈塔給一艘船看,還是給十艘船看,都是一樣﹞,或是電視訊號﹝一個電視節目給多少台電視看都是一樣﹞,而好像蘋果之類的物品便不是公共物品了,因為一個人吃一個蘋果和兩個人同吃一個蘋果是不同的﹝有點噁心﹞。而相信大家還知道一個很好的公共物品的例子,就是軟體。當一個軟體寫成後,不論把它複製成多少份,每個使用者用到的軟體都不會有改變。而因為當人們知道他們寫的軟體賣出一份後,人們便會不斷複製,最後軟體的價格就會降至零,於是便沒有人肯寫程式,其他公共物品也會出現類似的情況。所以亞當斯密認為這種物品在自由市場中是不會被供應的,便唯有由政府來提供了。當然,現在我們知道,在那個年代的他還沒有理解到廣告這種商業模式,所以亞當斯密不知道在自由市場中,仍然會有人想開電視台,仍然會有人寫免費軟體,這是後話。

(Source: www.nihaotw.com)

而國防力量和司法系統是有關的,主要是說政府要保障人們的自由、生命和私有產權,不會因為國外的﹝他國入侵﹞或是國內的威脅﹝盜賊﹞而無端失去。簡單來說,在政府的保護下,人們可以確定什麼東西是自己的,什麼東西是別人的,這件事情政府必須要做到。有人說,人們可以自己請保鏢啊。可是如果你連錢包裏的錢都不可以確定是不是自己的,那麼你用什麼去僱用保鏢呢?如果我們沒有政府保護私有財產,人們便會回到大家靠暴力去保護﹝或是掠奪﹞財產的原始時代,相信這不是大家願意看到的。

亞當斯密的確是提倡自由市場的先驅者,可是在他眼中,也有些事情是要政府做的,而政府的職能是要受到限制而那種限制是要清楚讓大家知道,才是最重要的。

帕累圖最優

經過百多年的發展,經濟學家慢慢把亞當斯密的學說轉為更嚴謹的理論,這不是為了讓經濟學的考卷可以多點艱深的題目,而是為了告訴大家,他的理論什麼時候行,什麼時候不行,「行」是什麼意思,「不行」又是什麼意思。為了說什麼是理想社會,什麼不是,經濟學家們使用了所謂帕累圖最優﹝Pareto efficient﹞的概念。帕累圖最優這個概念說出來不是很複雜,總之在某一個狀態下,如果我們無法在不使任何人受損的前提下,增加一個人的福利,這個狀態便叫帕累圖最優,這是我們對社會的理想狀態的其中一個標準。可是在理解這個概念時,要留意以下數點︰

  1. 通常一個社會的帕累圖最優都不只一點,很多種不同的資源分配也可以達到帕累圖最優。
  2. 請不要誤會,帕累圖最優不是什麼社會終極目標,它只可是算是一種很低的標準,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帕累圖最優,那麼便是很不好了,因為我們可以提升一個人的福利而不損害其他人,但我們沒有做到。可是就算達到了帕累圖最優,也可以是「不夠好」,因為在眾多的不同的帕累圖最優情況中,我們還可以因應公平,反歧視,亙相尊重,人道立場等等其他社會標準來找出真正的最優點,這點我不反對的。
  3. 雖然這是一個很低的標準,但我們還是希望最少可以達到這個情況,或是把它作為一個制度最低限度的目標。因為當我們問的是「是否理想」之類的問題,這不是在用科學方法,所以每個人有不同的看法是很正常的。當說到公平啊,說到人道立場啊,大家便會有很多分歧,帕累圖最優算是大家比較容易接受的目標。就像要說服人們應該犧牲自己去幫助別人比較難,但如果要說人們在不損害自己的情況下就應該幫助別人,就容易得多。

    (Source: Know4Life)

福利經濟學第一定理

了解到帕累圖最優之後,那麼我們如何能達到這個狀態呢?基於亞當斯密的「無形之手」,經濟學家們寫下了所謂「福利經濟學第一定理」﹝First Fundumental Theorem of Welfare Economics﹞,這個理論是說︰

「如果一些假設成立,市場經濟是會導向帕累圖最優的。」

這個是支持自由市場的一個重要定理,可是,到底「如果一些假設成立」是指什麼假設呢?

原來這個理論的假設有兩個,第一個是說人們擁有多些物品總比少些好﹝註三﹞,第二是市場是完全競爭﹝perfectly competitive﹞。第一點應該不難想像,可是說到完全競爭,這就是在說我們不可以有壟斷,也要有私有產權﹝Private Property Rights﹞,完整資訊,交易費用是零。大家都明白,這是很難達到的。

單是說壟斷,我們知道這個世界有多少大財團在操控價格,微軟如何打擊它的競爭者,相信大家還記得很清楚。交易費用和資訊方面,雖然現在我們要購物比以前方便不知多少倍,我們都知道那費用絕對不會是零,甚至不可以算是低。

至於私有產權,有讀過這個定理的朋友可能會問,有這樣的一個假設嗎?實際上是有的,只不過很多書都沒有寫出來,一方面是因為在廣義定義的零交易費用中,連維護私有產權的費用也是零的。另一方面,當我們說出兩個人要作出交易時,其實已經承認了他們擁有貨物的私有產權了,因為交易是指人們交換物品的擁有權,沒有產權的話他們怎樣可以交易?可是,這個社會上我們不能定義私有產權的地方實在太多,好像很多工廠把污染物丟到公海,沒有政府可以管,那麼公海的產權是誰的呢。又好像我應該擁有我的自己的身體的私有產權,但坐在我旁邊的人不斷在抽煙,他在損害我的健康,我卻不可去控告他謀殺﹝人們會當我是瘋子吧﹞,又或者換個好一點的說法,政府沒有為空氣定義產權,我不能叫政府告訴我,那一堆空氣是我擁有的。回到公共物品的例子,如果我寫了一個軟體出來,我無法防止人們盜版,那也是在說我不是擁有那軟體的私有產權。再極端一點說,就算是現在,盜竊搶劫的事件每天都發生,也沒有一個政府可以說他完全能保護人民的財產。可見就算在資本主義社會,私有產權也不一定完整地被定義的。

再者,雖然說這定理是自由經濟理論的重要基石,但這個定理只是說「市場經濟是會導向帕累圖最優」,而沒有說過「帕累圖最優必然是由市場經濟而來」。如果我們有一個愛國愛民的智者,完全可以看穿人民的喜好,由這個智者分配所有資源,我們也一樣可以達到帕累圖最優。這就是每一個讀福利經濟學的學生都會在練習簿中做過的「社會計劃者問題」﹝Social Planner Problem﹞,而那個愛國愛民的智者,用經濟學的術語來說就是所謂「benevolent social planner」。就是說,如果政府愛人民,又知道人們想要什麼,它又可以有效率地運作,我們不靠什麼市場競爭也可以達到帕累圖最優,要政府幫大家選擇就可以了,經濟學的學說沒有反對這個說法的

說到這兒,大家可能會說,有這麼多的問題,這個福利經濟學第一定理有什麼意義?

這個理論的重要之處,是它把一個難題換成另一個難題。政府愛不愛人民我不說了,可是要政府清楚人們想要什麼絕對不是易事,所以本身要政府的行為令社會達至帕累圖最優是很困難的。當然這也告訴我們為什麼政府要去體察民情,因為其中一個可以令政府做得更好的方法便是令他們更了解人們的喜好。可是,如果有人認為這條路太難走,這個定理便告訴了我們另一條路,令我們知道,政府不知道人們的喜好不要緊,只要我們向著鼓勵競爭,降低交易成本,資訊成本的方向走,一樣可以走向帕累圖最優。﹝雖然它沒有說過這條路是不是會易走一點。﹞

小結

回到主題,為什麼我會喜歡自由市場?那是因為我相信鼓勵競爭,降低交易成本,資訊成本的路雖然難走,但總比要政府比我更清楚我自己容易。可是這是只是基於一種相信,不是基於什麼理論也不是基於實証。如果你認為後者比前者容易,那樣支持政府干預也無可厚非,而這也是基於一種相信。認為民眾是愚蠢,或者是政府總是比人們聰明,是很多社會學,政治學甚至是某些經濟學理論的基本假設,也是很多人都相信的事,只是,我不是其中一個而已。

更重要的是,這些支持市場經濟的經濟學家,完全沒有否定過政府的必要性。所謂「鼓勵競爭,降低交易成本,資訊成本」還是靠政府來做的。支持自由市場,不是要政府不要做任何事情,而是要政府做另一些事情,這也是我在下篇要寫的東西。﹝這篇文章只是寫到一半,因為我還要寫自由經濟和放任不理有什麼分別,但因為這篇文章太太長了,所以先發上篇﹞

註一︰克魯曼是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被稱為新凱恩斯學派的其中一個代表人物。因為主張課稅以調節貧富差距而被視為左傾的經濟學家。
註二︰對於馬克思算不算是經濟學家,我想這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可是,即使我自己本身不太喜歡他的學說,但我也不可以否認他對很多經濟學的問題提出了他的看法,也影響深遠。
註三︰其實福利經濟學第一理論只是需要一個更弱的假設,稱為 Local non-satiation。如果不知道Local non-satiation  的讀者可以不理這一點。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