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時已晚?遲早的事?──談廬山溫泉的天災與人禍

Posted by Mr. Friday

今天是9月20號,距離辛樂克颱風襲台已經過了四天。然而縱使風雨已遠,這場颱風所揭露的諸多弊端,現在才正要開始發酵…。

廬山暴洪沖塌七層飯店

新聞來源:壹蘋果網路〈節錄〉

2008-09-16【陳方瑩、蔡惠光、路暢平╱南投報導】辛樂克颱挾帶狂風大雨,昨重創南投縣!觀光勝地廬山溫泉遭洪水肆虐,2家飯店地基遭淘空,17家飯店淹水,其中7樓高的綺麗溫泉飯店先傾斜,最終倒塌在滾滾洪水中,溫泉區1人活埋失蹤,106人受困,下廬山溫泉區一片水鄉澤國…〈略〉

「根本來不及逃命」
消防救難隊員據報趕到,動用13輛挖土機搶救,約晚上8時30分,從4輛扭曲變形的汽車、1輛機車救出7人,4人自行返家,其中張念華(38歲、信義鄉人、胸腔內出血、左手骨折)和父親張金水(65歲、輕傷),以及一名駕駛陳順貴(52歲、輕傷)3人被送往竹山秀傳醫院,無生命危險。但當地守望相助隊隊員董振彬(48歲)救出時死亡。逃過一劫的陳順貴說,「我的車排在最後,當時土石從山上沖下來,車子就被推落到下方葡萄園內,根本來不及逃命,真恐怖!」

看著溪流兩岸飯店一間間傾斜、倒塌,溫泉變成土石流,誰能相信這是之前欣欣向榮、號稱「天下第一美泉」的廬山溫泉飯店?然而在大眾讀著新聞唏噓不已的時候,記者卻也不忘將陳年舊聞再挖出來:原來,廬山溫泉區早在去年五月時,就已經有議員指出有立即的走山危險;而翻閱當初的新聞報導,更指出政府過去曾詢問原住民是否要遷村,但居民卻只希望加強河川疏濬;結果,河川在今年年初是疏濬了,但也僅供撐過今年的頭兩個颱風;雙颱過後,塔羅灣溪又再度大量淤積砂石。原本廬山溫泉就已經被提醒過是處在走山危險地區,現在塔羅灣溪又再度淤塞,再加上辛樂克颱風來襲前,氣象局也不斷警告說雨量將創新高…。有時候我們會說「千金難買早知道」,然而對於長期關心廬山溫泉區水土保育的人士來說,廬山溫泉區似乎不是「不知道會不會發生意外」,而是「不知道會在哪一個颱風來襲時發生意外」…。

以下節錄一則中國時報去年5月25的報導:地滑嚴重廬山溫泉區恐遭吞沒

蔡水星、楊樹煌/南投報導 中國時報 2007.05.25

議員周義雄廿四日拿著勘查廬山溫泉區地滑結果的嚴重性在議會指出,如果發生坍塌,推估滑動面積高達54.62公頃,如坍方深度達10公尺以上,整個廬山溫泉區無一倖免將被淹沒,他強調非危言聳聽,也將負責任。

廬山溫泉觀光促進會總幹事、蜜月館副總經理楊正光與碧綠大飯店董事長陳裕豐指出,廬山溫泉區主要排洪的塔魯灣溪,早被淤砂堆滿,從廬山賓館下游約80公尺處的台電攔砂壩,淤砂已逾10公尺高;再往下至塔魯灣橋及春陽附近至萬大水庫,溪床幾乎都已淤滿,再不加速清除,萬一颱風豪雨來襲,精英村廬山部落下方邊坡崩塌嚴重,土石如隨著豪雨傾瀉而下,廬山溫泉區將首當其衝,如何加強邊坡穩定及淤砂清除解除危機,刻不容緩。

〈中略〉

謝金勳表示,從10多年前道格颱風造成廬山溫泉區山坡滑動迄今,每1年都親自履勘,也曾與地質學家張石角、地質學會勘查過,地滑的確嚴重,曾告誡溫泉業者,颱風來臨絕對要離開溫泉區,否則萬一發生滑動,就連廬山吊橋與所有建築物都將被淹沒,絕非危言聳聽,目的是希望政府能重視徹底改善迫在眉睫的危機。

接著是9/16的聯合報新聞:來不及疏濬 溪洪吞噬廬山

廬山溫泉有「天下第一美泉」之稱,昨天溫泉區的飯店不是被土石流淹沒,就是倒於滾滾洪水中,令人怵目驚心。水利署第四河川局原訂明天會勘,疏濬塔羅灣溪,沒想到辛樂克早一步先到,成了凶手。

廬山溫泉觀光促進會理事長陳裕豐指出,蘆山賓館下游到台電攔砂壩間塔羅灣溪床,堆滿逾十公尺淤砂,去年五、六月協會陳情,要求主管單位第四河川局徹底清淤疏濬。今年初四河局疏濬,七月連續兩個颱風卡玫基、鳳凰來襲,塔羅灣溪雖也漲大水,但發揮宣洩洪水功能,未傳災害。

雙颱後,塔羅灣溪又淤積大量砂石,從台電攔砂壩到溫泉彩虹橋約八、九十公尺溪床,都升高七、八公尺;加上這次辛樂克颱風在仁愛鄉降下超過一千兩百毫米雨量,比前幾次颱風多出一倍有餘,豪雨帶來的超大溪洪,連歷經十餘次大小風災的溫泉彩虹橋也擋不住洪水威力,整個垮掉。

到昨晚,廬山溫泉區的道路滿是泥流,各飯店員工與遊客全部撤離到高處,是近十年僅見的情況。

然而事後追究起責任,我們才了解到:辛樂克颱風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這次土石流一沖,把廬山溫泉蓄積多年的問題也沖了出來;在綺麗飯店倒塌後,我們才驚愕的發現,原來這些溫泉飯店,一開始就是建在行水區上;溫泉區這麼多家飯店,竟然只有四家合法;而倒塌的綺麗飯店,蓋在山坡地上,用的竟是筏式基礎,土石流一來就像樂高積木整個翻掉?政府知道這許多的飯店都是違建,但多年下來竟然默許這些飯店存在?而飯店業者心裡明白此地危險,但堅持在此地大肆招攬遊客,為的又是什麼?最後南投縣政府一聲令下說違建通通要拆,這算是遲來的正義,還是「因為有上級壓力才不得不為」的苟且心態嗎?

以下為nonews的空拍圖:

nonews

廬山溫泉區全毀 拆除違建 政府、業者互踢皮球 〈節錄〉

(2008/09/18 14:16)
廬山溫泉區飯店幾乎不合法,縣府下令要查報拆除,溫泉區的飯店業者18日集體出面表達強烈的抗議。玉池飯店負責人黃小姐說,「你如果要拆,你先把我們殺了再來拆,是不是我們真的不會出草(殺人),你們才這樣呢?」
黃小姐表示,「全台灣溫泉區的業者那一家有辦法取得合法執照,20幾年前政府就已經講要輔導我們合法,今天發生這麼大一個災情,政府不提配套怎麼樣讓我們合法,反而要來拆我們的房子,叫人情何以堪?」

綺麗溫泉飯店網頁公告〈節錄〉:

澄清部分不實報導
1. 本店並無任何人員損失(包括房客)。
2. 本店位置屬於「建地」,並非河川地。
3. 本店的確是倒塌,但確實落實地基建設,請仔細看房子下方有2.5公尺的地基都還包覆相當完整。
4. 倒塌的主要原因是附近的擋土牆沒有修復,經過洪水沖刷,導致地層內的土壤流失所致。至於為何沒有修復擋土牆,希望相關單位可以說明。
最後,對於部分不實的報導,已經照成我們二度的傷害,我們也是受害者,敬請各位協助更正,非常感謝各界連日來對本店的關注。非常感謝各位顧客長久以來的愛護及支持。<本飯店正積極處理善後的事宜,如有冒犯之處,敬請見諒>

我不能理解的是,在一個有立即走山危險的地方,只要求政府每次颱風過後立即疏濬溪川、修復擋土牆,但在建造之初卻不曾考慮過搬離行水區、改用樁基礎的業者,算不算短視近利。我同時也不認為,已經對廬山溫泉信心全失的台灣民眾,會有任何一丁點可能願意光顧希望「就地合法」的溫泉飯店業者。畢竟,那裡還有多少違章、多少筏式地基,誰也不曉得。

這個世界背後有很多不為人知的運作秘密。拿這次土石流來說,大批違章溫泉飯店業者本身能夠在此地安然不動十數年,就是很弔詭的問題。政府早知有問題,卻遲遲不拿出行動,也很令人好奇。但是,正所謂「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在另外一則報導裡,新聞台記者查到地方議會編列的違章取締經費只有20萬。電視主播喊著:「區區20萬,怎麼拆得了這麼多的違建?」諷刺的是,20萬的取締經費,最後還是真的拆掉了,那就是「不要拆,讓它自己倒」…。

一年前,南投縣的周義雄議員,在議會質詢時,語重心長的對縣長提了十二點廬山走山的提醒與質疑:廬山溫泉的土石流,代表的不只是溫泉業者的損失,更可能是下游霧社水庫的淤積導致功能折損、台電松林水利抽蓄發電廠數百億元投資成泡湯、集集攔河堰取水穩定度受影響,再及於其下游的南投雲林麥寮六輕工業區。當時周議員曾說:〈該次質詢全文會議記錄在這裡

「我今天非常慎重的把這件事情作了詳細的書面資料跟南投縣政府團隊作報告,提醒縣政府能夠重視這個問題,不要說等事情發生了,才說要作防治的措施,我相信為時已晚。」

而現在呢?是為時已晚,或者該說是遲早的事?寫到最後,我自己竟然也沒有一個答案…。

==========

P. S. 最後補上一則查資料時找到的:南投縣議會的週刊報導,是關於一個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有沒有在作水土保持規劃的觀光勝地:「清境農場」。

violation

威○電子公司?王姓負責人….這聽起來還真是似曾相識啊!?下一個廬山,又是在哪裡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