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讓我們變笨 ?

本文同步刊載在 <UIUI>

Posted by Mr. Monday

本文並可在 <密技偷偷報【密】字第肆拾號> 雜誌中看到。這是敝人在下第二次幫密技偷偷報寫專欄,因此有機會可以收到免費雜誌。這幾天我翻了一下雜誌,我發現這個雜誌的內容實在紮實,在此推薦。(當然,如果你沒有買雜誌的習慣的話,去書店翻翻也不錯,覺得算是不錯的工具雜誌)。我在這一期的內容是探討網路閱讀的影響,而本篇文章相當之長,有興趣的人請耐心服用。(當然本篇文章違反了網路文章 “簡短” 的原則,這是因為這個話題實在沒什麼好方式簡短說完。)

===============文章開始 =================

有一種說法,說人的進化是靠我們所發明的認知工具而進化,我們發明了越多好用的工具之後,我們就越進化,因為就由這些工具我們多加地瞭解了我們所處在的世界。自從 Tim Berners-Lee 90 年代初期發明了 WWW 以後,我們多了一種強大的認知工具 網際網路 (Internet)。不到 20 年的時間,網路技術快速地普及,靠著網際網路,我們對於世界的認知的確擴大了,但是卻有更多的人擔心,因為更方便的科技,也使得我們變愚笨了。

The Big Switch: Rewiring the World, From Edison to Google》的作者 Nicholas Carr 前一陣子在《The Atlantic.com》發表了一篇專欄文章《Is Google Making Us Stupid?》。而在此文章中,Nicholas 不僅僅是探討 Google 所帶來的影響,而也回顧了過去所以的新興媒體科技在當代所帶來的影響。這是一篇非常精采的文章,非常建議讀者閱讀,不過這篇文章非常長,顯然也違反了目前網路的閱讀習慣。

[youtube=http://tw.youtube.com/watch?v=Fb362AtseSA]

網路,就如同其他媒介一般,它是承載訊息的媒介。然而不同以往的媒介,網路強調了及時性 (immediate),以及效率 (efficiency),任何的訊息都能在網路上面快速地取得,因此,網路這個新興的媒介開始慢慢取代了傳統的媒體。而網路的快速取得特性,也正好符合了現在普現的速食文化,對於結果要求快速呈現、不耐煩等待過程、要求速成等等。諸位看到一堆所謂的 24 小時內學會 XXX 的書就可以明瞭這樣子的文化是多麼普遍。網路或許不是這個文化的元兇,但是卻強化了這樣子的文化。當我們要求速成的文化的時候,我們就失去了長時間的專注以及更深入思考的能力。

瞭解過去

在網路上面,我們的閱讀習慣變成偏好閱讀短文,閱讀精簡而不需要深思的文字;由於網路有超連結的特性,因此,我們在閱讀一篇文章時,時常沒閱讀完就直接跳到另外一個網頁上面。我們在網路上面衝浪 (surfing) 得很高興,不過我們開始變得不太專注,而且變得有點膚淺。然而,每一種新媒體的出現,總是有許多反對的聲浪,因此在批判這個科技之前,不如先讓我們來回顧一下歷史。

當書本被發明之後,偉大的思想家蘇格拉底以及柏拉圖曾經質疑書籍將會毀了思想。怎麼會如此呢? 讓我引述一下《心科技》這本書內的一段描述,我們就會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蘇格拉底以他的師生對談聞名。在此對談中,師生互相提出問題,並質疑對方的想法。發問和質疑乃是反省的工具,因為聽到某人提出一個想法之後,它人便可以加思索、質疑、修正,並探究其限制條件,以挖掘此想法所含的假設。然而,蘇格拉底本人並不贊成書籍,他認為書本無法回答問題。…… 蘇格拉底很在乎反省思考,也就是深入思考事物,仔細檢查每一項陳述的能力。他認為閱讀是經驗認知,不會產生反省。

所以,蘇格拉底擔心的是,人們閱讀書籍如果只是處於被動狀態之下,將會一味地接受作者的想法而落於經驗模式之中。所謂的經驗模式,就是相對於反省模式,也就是不需用腦深入思考的模式。蘇格拉底的擔心似乎沒有實現,反而因為有了書本的媒介的關係,我們在今日也才能讀到蘇格拉底的思想;而所謂的閱讀經驗模式擔心似乎也是多餘的,因為讀者會假設真實的作者的存在,並且在書本旁邊加上眉批來跟原作者 辯論,而這些閱讀的知識,又會因為同儕之間的討論的關係,而更深入地質疑探討原著的想法。無庸置疑,書本的發明,終究還是促進了人類的進步。

再把時間推到 15 世紀,當時古騰堡發明了印刷術,終於,大量的知識散佈的時代來到了。但是衛道人士 Hieronimo Squarciafico 卻擔心因為書本取得成本降低,而導致人們會失去閱讀的興趣,(因為不是稀有物了),而且一些歧異的不好的思想,也會因為印刷方便也得以迅速傳佈。Hieronimo 的擔心在現在看來,似乎也是多餘的,大量書籍的發行,讓一般的人的知識得以提升,讓許多思想得以快速擴散,因此造就後來許多的思想革命。印刷術這項科技,再度改變了人類。

時間拉到近代,1920年中期貝爾德發明了黑白電視,電視帶來影像,帶來聲光影音,也帶來了花花世界。直到今日,仍有許多的父母認為,電視會讓小孩子降低學習的意願,受到不良媒體的影響,或者是造成電視成癮而影響他們終身的新智思考等,因此為了教育關係,家裡面甚至沒有購置電視。

網路讓我們變笨?

面對之前新媒體所遇到的問題,在網路上面全都遇到了。相較於網路上面的多彩多姿,電視的花花世界比起來就顯得沒什麼了。網路相較於之前的媒體不同,網路包含了所有的媒體,在網路上面你可以聽音樂、看新聞、看影片、閱讀文章,從來沒有一個媒體像網路如此豐富地承載如此多元的訊息。這是一個全新的體驗,而我們正處在這個進行式當中。網路,也比紙本更加便宜地承載訊息,因此 Hieronimo若是活在今日,應該要更加憂慮了;因為網路正如他所擔心的,上面也充斥著各種不堪入目的資訊。至於蘇格拉底所擔心的問題,正如一開始所述,人們的閱讀習慣開始變成跳躍式,以及速食式的閱讀;人們開始討厭閱讀長文,他們喜歡吸收能夠快速瞭解的東西;他們似乎開始減少深思的時間。而且每個人似乎都呈現資訊過載的樣子,他們看似吸收了許多的東西,但是事實也許是他們根本沒吸收任何東西;或許蘇格拉底所擔心的喪失深遠思考的能力正在慢慢產生。更悲觀一點的想法,或許就會認為跟李家同教授所寫的短篇小說 公元一萬年》即將發生,在李家同的小說的結局是最後一個認識字的人死了,而所有活著的人的智商不超過四十。

是網路科技改變了我們嗎? 我們的未來會如同李家同的小說的結局的結局一般嗎? 我沒這麼悲觀,因為我一向樂觀。我認為更好的科技,的確能夠更加幫助我們認知這個世界;更好的媒體,能夠迅速傳播知識的媒體,終將使得我們的世界趨向多元而美好。便宜的知識,不會導致人們變得不愛閱讀,這一點在古騰堡發明了印刷術的時候就已經證明了;便宜的媒體只會讓大家的知識水準往上提升。網路有改變我們的閱讀習慣嗎? 網路有改變我們的人性嗎? 我認為,網路的確改變了我們的閱讀習慣,但是沒有改變我們的人性。就是因為網路符合了我們的人性,所以我們的閱讀習慣改變了,這可真是諷刺的一點。人本來就易於懶散、易於不專心,而要達到勤奮以及長時間的專注是需要訓練的;而網路的閱讀行為只是單純地反映了我們脆弱的人性。

瞭解科技,瞭解人性

然而,當我們說科技來自於人性時,我們的科技應當應該助長這種脆弱的人性嗎 ? 而正如我在之前的文章《駕馭科技: 人類的全新挑戰》中所談到的,駕馭新的科技是不容易的,因為我們需要瞭解科技,也同時要瞭解人性。我們一但瞭解了網路科技的特性,也瞭解了人性之後,我們當然是要發展輔助人們學習的科技。人們不擅長看長文,易於跳躍,那我們是否應該用電腦幫人類記著他們究竟看了哪些,哪些文章所看的進度又如何;在設計需要深思的文章或是電子書時,我們是否應該要考慮這種電子書或是文章的設計不應當在裡面包含超連結,甚至在閱讀時限制其閱讀器網路連線的能力。因為一但連上網之後,很多東西會導致我們閱讀分心,像是時時跳出的 MSN,或是來自 Outlook 的新進郵件通知等,都會中斷我們思考的。

我們常說,「從一個人讀什麼樣的書,就可以瞭解這個人 (We are not only what we read)」;不過,美國塔夫斯大學 (Tufts University) 的心理學教授 Maryanne Wolf 卻有不一樣的想法,他認為,「從一個人怎麼樣閱讀,可以瞭解這人 (We are how we read)」。而至於新的科技是否會影響我們深思的能力,我相信這如同蘇格拉底的擔心一樣是多餘的。科技並不會改變我們的人性,因此科技也不會改變我們如何思考,而我們只會利用科技來幫助我們更加方便來作思考。我們如果有了網路這個科技,將更容易用這個新的科技來記錄我所看過的東西,也更容易將我的想法發表在網路上面。像是 Blog 這個科技,就促進了個人的出版,個人的想法以及文章一但放在網路上面,就會引起討論,而所參與討論的人比起以往只是身邊認識的朋友,網路上面參與討論的人更加多元,思想也更加多元。因此,我相信,網路的科技在妥善的利用之下將會更有效幫助我們深入思考。不過要讓科技如此為我們所用,可能還要一陣子的瞭解以及調整才能達到。

Google 讓我們變笨?

我們有了網路,但是讓網路更加強大的是搜尋引擎。因為搜尋引擎的關係,人們只要在那小小的欄位內鍵入關字之後,就可以很快地找到相關的資料,從此我們大量地縮短了我們尋找資料的時間。而在這方面,做的最出色的就是 Google,因此 Google 難免成了眾矢之的。

像是根據英國《泰晤士報》14日報導,有18年大學教學經驗的布拉芭蓉認為,資訊取得容易使學生的好奇心鈍化,同時抑制了辯論風氣。然而更令人擔心的是這些正在學習的學生無法辨別網路上面資訊的正確性,但是為了圖一己之便,常常就相信從網路上面所查到的資料。

瞭解科技,瞭解人性

之所以會產生這樣子的問題,的確是因為搜尋引擎所造成的。因為透過 Google 所查到的資料如果十次裡面有八次所查詢的結果是正確的,我們將會不自覺得相信 Google 的正確性,雖然 Google 從來沒有保證過內容的正確性。然而讓人產生這樣子的錯誤認知,難道 Google 不需要負責嗎? 正如 Donald Norman 在《心科技》這本書裡所說的: 確保資訊正確的機能卻遠遜於蒐集與散播資訊的功能」,我們現在就處在這種狀態之中。不過可惜的是大家並沒有認知到這一點。如果你以為只有學生會犯這種錯誤,那你可就錯了。在《方舟子:IPv9愚人節笑話怎成科研專案依據》文中描述了中國所發展的 IPv9,讓我們來觀看一下文章部分內容:

最近有關部門宣佈,我國科學家創造性研製出十進位網路功能變數名稱解析系統,我國十進位網路安全位址正式投入使用。這一消息在網上引起了一片質疑聲,被認為是一個 鬧劇,甚至是「漢芯」第二。該技術是上海一家民營研究所和浙江大學合作研製的,其發明人聲稱,這個技術依據的是美國互聯網標準組織IETF發佈的互聯網協 議第9版(簡稱IPv9)RFC編號1606的文件。目前互聯網採用的是IPv4,正在推廣的是IPv6,這個IPv9看來比IPv6先進多了,但是美國 人實現不了,被中國的發明家給實現了。

那麼這個被中國發明家拿來當依據的IPv9是什麼玩意兒呢?原來它是互聯網標準組織IETF在1994年4月1日發佈的愚人節笑話。讀一下提出IPv9的 RFC編號1606的文件,就不難明白其惡搞的意思,比如它說互聯網IP地址面臨短缺的主要原因是「發現了其他太陽系的智慧生命以及超光速堆疊」,要推廣 「把IPv9可定址組件注射到血流中」,以及充斥著「平行宇宙」、「納米機器人」、「夸克-夸克電晶體」之類的科幻用語。

這很好笑嗎? 其實這一點都不好笑,因為網路上面事實上充斥著許多比這些愚人節笑話看起來還真實的文章。這些錯誤的資料有些是有意的,有些是無意的,但是對於正在學習的人來說,卻是很難辨別。

除了錯誤的訊息傳遞之外,因為搜尋引擎所用的技術也深深引響訊息的傳遞。像是 Google 所用的 PageRank,這個演算法的機制大致是連結到你網站的網頁越多,你的 PageRank 就越高。而許多商家或是網路媒體為了要讓自己的網站可以在羅列在搜尋的前幾項之上,因此開始做起根據 Google 所依據的演算法開始做起搜尋引擎最佳化 (SEO) 的活動。而有做過搜尋引擎最佳化 (SEO) 的網站就會比沒有做過此類最佳化的網站的搜尋結果排名還要前面。而根據觀察,一般的使用者會相信 Google 的排名,而在第一頁的搜尋結果是最獲得青睞,很多人根本懶得翻到第二頁去了。

除了技術的影響之外,許多外力也會影響搜尋的結果,像是政治力。比如說,在對岸有很多網頁就因為政治因素被屏蔽掉了,這樣子搜尋出來的結果自然會有偏差。除了政治力之外,有時候因為商業的因素,也會使得搜尋的結果出現 不正常的現象。關於 Google 的深入報導,NHK 有專題的採訪影片可以在 YouTube 上面看到。然而其實每個企業在商場上面最大的利益考量就是賺錢的多少,這一點套在中國的搜尋引擎龍頭百度上面也是一樣。

雖然有這麼多的因素會導致搜尋出來結果的錯誤,然而有更多的情形是因為使用者使用搜尋引擎不當的結果。先不管資料的正確性,目前的搜尋引擎必須要要用關鍵字來做資料搜尋,而且還必須要下對關鍵字,才會找到你想要的結果。因此,以我的例子來說,我都通常都先用一個關鍵字下去找,找到相關的文章後,在用這個文章裡面的相關關鍵字下去找,或者是用同義字下去找,如此反覆;而在不同語言的情況之下,所搜尋出來結果也不一樣,因此我有時候要還要去進階設定裡面切換語言。如此複雜的操作,問問你家中的父母,或是第一次用搜尋引擎的人,他們會知道這個所謂的 正確操作守則嗎?

香港的 fongyun 前一陣子就做了一個這樣子的研究,他找了在兩所學校各找四個學生,所有學生都說沒有人教他們搜尋技巧,例如使用搜尋引擎的「進階搜尋」、布林邏輯(AND, OR, NOT)等,然後他給他們八道題目。結果所有人中只有一人會先嘗試用維基百科找答案,其餘七個人先用Yahoo。他們原本預計搜尋需時20-30分鐘。結果實驗結果所用時間由10分鐘至65分鐘不等,平均27.25分鐘、中位數42分鐘。而快的人不是因為找得快,只是因為他們放棄得快。他們容許學生決定何時停止的。所以最後結果是五個人未找到答案放棄部分題目。而他們發現學生似乎並不理會資料來源是否可信和準確,他們只關注難不難找、要花多少時間。甚至有學生表示,如果在搜尋引擎回報的第一頁結果中看不到答案,她就會放棄。

看完上述的實驗就不難瞭解現在的搜尋引擎有多麼複雜,以及一般人如何來認知以及使用搜尋引擎的。人們通常所說的,跟他們所做的,以及他們所認知的,總是有一段差距,唯有近距離觀察,多方面觀察,我們才會瞭解問題的所在。我們不應該挑戰人性,也不應該挑戰人性。然而我依然樂觀,對於那些認為 Google 弱化我們智商的人,我也覺得他們憂心過頭了。

我將很高興我能夠很快速地知道某些問題的答案,因為這些問題的答案可以解決我手邊的工作或是研究。至於這些答案會不會弱化我的心智,我想我舉一個例子好了: 我們都知道牛頓定律,但是很幸運的我們都不需要去證明它的正確性,而且我也不需要再證明它一次,就可以使用它。對於這些認為 Google 會弱化我們心智的人,是否也意味著他們認為他們在使用牛頓定律之前得先要深入思考瞭解牛頓的思考歷程,然後證明它一次,最後在質疑它可不可用? 當然,我們不能盲目地相信我們所找到的資料,而我的意思是我們沒必要這麼小題大做。

總結: 相信科技,相信人性

網路以及搜尋引擎恐怕是這個上個世紀末最偉大的發明,我很高興有這樣子的新科技,這樣子的工具讓我們能夠增加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新的科技,新的技術,無可厚非的一定會對社會帶來影響,但是我們要相信人性良善的一面,適當的使用科技可以幫助我們,然而相信並不是忽略人性的本質。因此而如何適當的使用這項新的科技呢? 那我們就必須要持續地瞭解科技,持續地瞭解人性。瞭解是沒有止盡的,因為《所理解的東西,永遠不是它真正的涵義》。

我認為網路將會繼續改善我們的生活,將會繼續擴大我們的認知,將會更為速迅的散佈知識,並且讓百家之言都能大鳴大放。廉價的知識將讓我們人民的智商提升,而搜尋引擎將會讓我們生活更加方便。這真是一個美好的年代,而我們唯一必須注意的是當我們沉浸在這美好的年代當中時,我們偶兒也要警覺得踩踩煞車,看看我們的科技究竟如何影響了我們。那些反對者提出來的意見一樣還是中肯的,我們的確持續地會遇到那些問題,然而解決這些問題,讓這些科技更加美好地符合我們的人性,這不就是全人類持續努力的方向嗎? 相信科技,相信人性,讓我們一起來想想如何讓這些科技更加美好吧!

圖片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