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殺了報紙?寫在中國時報大裁員之後

Posted by Mr. Friday

 

本文已刊載於《Download網路密技王No.5 

一向給人老字號感覺的中國時報,前陣子傳出大幅裁掉將近一半員工、將「去蕪存菁」、縮減版面轉型為「菁英報」的消息,著實讓我感慨了好幾下。還記得,小時候每天爸爸下班後,手上總是抱著一份當天中國時報歸來。在那個資訊還不發達的年代裡,中國時報的娛樂與體育版是我最期待的消遣來源。當然,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那些內容與蘋果日報完全不能相比,甚至與同時期的民生報也是差了好大一截,但是兼容並蓄的筆觸、充滿人文情懷的副刊、幽默的給我報報,在當年的確是一大指標。

可是曾幾何時,大眾的閱聽習慣逐漸轉變了。傳統報業自邁入新世紀後,遇到的困難越來越多。在2006年,經濟學人刊出過一篇「Who killed the newspaper?」竟直接認為報紙這個行業最終會消失。經濟學人引用的是美國新聞學教授Philip Meyer「The Vanishing Newspaper〈消失的報紙〉」一書,預言報紙會在2043年消失。雖然距離現在還有三十幾年,但是報業的未來,似乎不被這些學者們看好。

〈圖片來源:The Economist – Who killed the newspaper?

那麼,到底是誰殺了報紙?通常,我們在判斷報紙的影響力時,最直接的指標就是發行量,而根據經濟學人這篇「Who killed the newspaper?」,雖然歐美各國報紙發行量在這數十年來本就逐年下降,但自網際網路流行之後,其惡化趨勢更為顯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看線上新聞,而不是買報紙。根據英國的一項調查,15-24的年輕人,一旦開始上網,閱讀報紙的時間直接下降了30%之多。

報紙的發行量下降,其賴以維生的廣告自然也好不到哪去。根據Brain.com今年六月的報導,2007年已經是1999以來,台灣報紙廣告量連續第九年負成長了:

2007年台灣報紙廣告營收,以自由時報的38億排名第一,蘋果日報33億第二,聯合報18.5億第三,中國時報 17億第四。這四大報中,自由、聯合及中時都是負成長,只有蘋果一家成長。聯合報及中國時報2007年的廣告營收,和1998年的5、60億相比,現在的廣告營收,只剩下當時的1/3。

在美國,情況也一樣糟糕。大家開始發現,自從網路廣告出現以後,把許多的報紙廣告客戶都給拉了過去。這並不是報社開始經營電子報後就會好轉的事;這些客戶,多半是跑到搜尋引擎商如Google、Yahoo所經營的關鍵字廣告上去了,因為關鍵字廣告可以精準的到達分眾客戶群,而且是網友點擊後才需要付錢,吸引力實在是大得多了。現在,搜尋引擎的關鍵字廣告收益逐年上升,但報紙業的廣告量卻大幅減少,一去不回頭。

為了拯救日漸縮水的業務,全世界的報社都展開了一連串自救的行動。看一下經濟學人所報導的拯救方案,竟然和台灣的報紙業有眾多不謀而合之處:新聞報導〈如國際、政治新聞〉的比重逐漸降低,把重心放在能吸引更多年輕讀者的娛樂、運動,或是貼近生活的新聞,另外就是投資免費贈閱的報紙,企圖透過免費,衝高發行量。

上面這段話是不是令人感到似曾相識?是的,台灣報業一樣是走這樣的路子,當中更以港資的蘋果日報執行得最為徹底。三不五時的大爆料,辛辣的八卦新聞標題,再佐以大篇幅的刊頭彩頁,讓登台甫滿五年的蘋果日報,打得本土三大報抬不起頭來。而當台北市捷運報公開招標後,免費的「U paper」和「爽報」相互競爭,更可以嗅出傳統報業尋找新商機的努力。

Wang1 Wang2

某期蘋果日報的刊頭彩頁,此為王建民的投球分解動作,必須買兩份報紙才能拼成完整的圖,當日發行後立刻銷售一空。此為網友blackheart之截圖照

求新求變的做法,讓蘋果日報成為四大報中唯一逆勢成長的報社,也吸引大批同業模仿,一時八卦爆料風四起。然而這些努力,除了第一家蘋果成功以外,其他幾家仍然掩蓋不住整體報業產值日漸降低的事實。那麼,也許有人會問,既然許多讀者都跑去看網路新聞了,那網路電子報是否會有搞頭?

這個問題顯然是許多報紙從業人心中的痛。8年前,也就是2000年2月15日開台的明日報,是台灣第一家、也是至今最後一家的網路原生報。標榜是未來媒體趨勢的明日報,雖然在開創之初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但或許是錯估了當時網路產業的成熟程度,在燒錢一年後,明日報仍然不堪虧損,金主紛紛抽手,三百多名記者頓時失業,明日報成了昨日黃花。雖然這麼說有點馬後砲,但即使在八年後的現在,網路原生報似乎仍未成其氣候,放眼全球成功案例也僅有寥寥數筆而已。在網路時代來臨後,傳統報社應該要怎麼因應,似乎還沒人有好的解答。

耐人尋味的一點是,在明日報解散後,其影響力卻未立即消散,原因即是明日報同時創辦的「個人新聞台」。累積了一萬五千名網友註冊的個人新聞台,可以說得上是台灣網路部落格書寫的先驅,其影響力在併入PC home旗下後,至今仍然沒有消褪。而隨後出現的部落格書寫風潮,也正對著傳統出版業產生巨大影響。

這次中國時報傳出大裁員的消息,雖然讓人感慨,但卻不讓人意外,因為這兩年來我們已經相繼聽到民生報、中時晚報停刊,聯合報與中國時報營收節節衰退的消息。或許如同眾多同業所指出的,造成曾是一方之霸的中國時報大裁員的最大主因,是集團財務投資方針,是激烈的同業競爭,但是不可諱言的,在網路興起後,年輕族群的新聞閱讀習慣逐漸改變,報紙業的整體業績仍然在不斷萎縮當中,而企業如果無法適應潮流作出改變,終將被殘酷的市場淘汰。

或許在未來,我們會懷念起買早餐配一份報紙看的時代。早餐肯定是會一直留存下去的,但報紙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