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極限的哲學狂想:當感官真實不再真實

Posted by Mr. Valentine’s Day

曾經讀過一個哲學假設,稱作「桶中之腦」(Brain in a vat)。這個假設是這樣的,人類的腦究竟在作些什麼呢?其實就像 CPU 一樣,單純地接受外界訊息 input 而進行決策,也許這處理的過程是複雜了點,但本質上就是如此。而所謂的外界訊息又是什麼呢?經過人腦處理之後的 output 又如何傳達給外界(主要是我們的肉身)呢?一般認為,無論是 input 或是 output,都是透過神經衝動來傳達。而神經衝動又是什麼?其實就是電位差嘛!

如果以上的唯物觀點都成立的話,其實我們可以建立一個裝置。這個裝置模擬世界上的萬事萬物,或者,至少你身邊的那些:比方說,你現時點能夠看到的這台螢幕的長相啦,手上滑鼠鍵盤的觸感啦,隔壁同事今天香水的味道啦,通通依照所謂自然法則運算出來,再把這些訊號都直接 input 到你的腦袋裡面。所謂肉身存有的感覺,自然也可以模擬出來,並且接受人腦以電訊號所傳送的 output 並依令行事。

我們姑且不論為什麼一台電腦可以有如此強大的運算能力(寫過 game 的就知道,光模擬一些顯而易見的自然法則就吃掉一狗票資源,更遑論「完全」模擬),又為什麼這 program 如此的 robust 以致於你這有所知覺的二三十年間好像都不曾發現有什麼 bug(更不用說當機重開機等等了),如果真有這樣這樣一台電腦,所模擬出來的世界,與所謂的「真實世界」,理論上是可以並無二致的。

所以,如果真要說你長得像下圖這樣,一顆腦袋泡在維生液中,連到電腦,其實還真難反證呢。書本、電視、網路、朋友、師長、父母,一切的知識與情報的來源都是所謂「外在經驗」,而當這「外在經驗」本身很有可能是人工的,我們還剩下什麼論點可以作為反駁之用?

當然這極度化約的前提要成立,也是沒那麼 trivial 的。但近來一些研究卻很大程度上地支持了這個論調。

首先,就腦的 output 而言,有沒有辦法用機器去 recognize?也許是有的。前不久有猴子用腦波遠端遙控機器手臂的研究發表成功的實驗結果(詳情可點閱 MIT News OfficeWired Magazine 的報導),而早在 2002 左右也有 Brown University 的研究人員成功的讓滑鼠游標可以單純的用腦波來控制(詳情可點閱 Brown University 以及 nature.com 的報導)。

那麼 input 呢?我們是不是可以把感官的訊號轉換為電流讓人腦去處理?可以的,之前已經有研究將 webcam 所攝錄的影像畫面,經過處理之後成為視覺系神經脈衝,直接與視覺神經連接送入腦袋,讓「全盲」(眼球完全無作用,但視覺神經系統尚稱良好)的人也可以看見景物。而 vOICe 這個 project 更妙,是把視覺訊號作特殊 encode 之後用聽覺神經來接受,但卻能夠讓患者能夠產生「mental video」(這樣做的好處是不需要做腦部手術)!這更進一步的 imply 了各種感官訊號在腦部處理的後期,其本質很可能是相當接近的,如今我們在視覺上的成功,很有可能帶來其他感官上成功的理論基礎。

當然,我們了解這中間是有程度上巨大的落差:猴腦跟人腦畢竟還是有點差別,而能夠用腦波控制 cursor 距離控制人造肉體(草薙素子的肉身?)或者泛用戰鬥型巨大機器人(Evangelion?)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這至少證明了,本質上,那些存在於科幻電影、卡漫、小說之中的世界觀很可能不只是幻想。以上只是約略列舉幾個例子,相信還有更多更加 exciting 的研究在世界各地進行著吧!

話說回來,如果真有一天虛擬的世界真的可以如此真實,除了像《The Matrix》一樣讓我們心甘情願的被控制之外,還能拿來作什麼?

機器控制人類可能發生的機率沒那麼大,但人類控制人類好像比較有可能。除了「向盲者宣告復明」之外,讓人更有興趣的是「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註)。講得白話一點,復健用途以外,最有廣泛運用場域的,應當是娛樂產業。比方說,製造虛擬人生的幻象,達成真正的 second life。而個人比較悲觀一點,我認為,積極的體驗不同族群不同階級的人們的人生以求 mutual understanding 之類奮發向上的成份可能比較少,人類集體自我麻醉的成份可能相當大。

如果今天你可以選擇當東洋的王子,每天除了喝酒吃肉,就是跟蔡依林、侯佩岑、千田愛紗等眾嬪妃泡澡;只要再來個十元硬幣,想要投胎轉世作西洋的王子也沒有問題!每天除了喝酒吃肉,就是跟娜塔莉波曼、安海瑟薇、奧黛莉朵杜等眾嬪妃泡澡…(對不起,Mr. Valentine’s Day 的想像力比較貧乏一點,劇情人物請大家自行代換…)那麼,何苦每天無論刮風下雨地朝九晚五,日復一日地受老板同事的氣?每天辛苦地攢一點錢,最後卻發現自己這一輩子從沒為了自己活過?小時候爸媽要你好好念書,長大努力賺錢,卻發現成家立業以後,好像錢也都不是自己在花,老了好像有點時間有點閒錢卻發現再也玩不動?

所以,賺錢其實沒什麼意義,除了讓你存夠投進虛擬人生製造機的錢以外…某種程度,這就好像線上遊戲,甚至,毒品,不是嗎?真實人生越是不完滿的人越有強烈的動機深陷在裡面。然後我們就得到了一個 upper-class 傾向過真實人生(也許偶爾玩玩),階級比較低下的人傾向用虛擬人生麻醉自己的更加兩極的社會…

最後,Mr. Valentine’s Day 有興趣探討的是,當感官真實不再真實,當感官的快樂不代表真正的快樂的時候,我們的生命究竟該追求的是什麼呢?當然也許有人會回答得過且過就好了嘛,想那麼多幹嘛!但當你可以選擇一個完全照你的意思打造的理想人生(沒有人說你一定得選擇當王子,如果你對靈性的追求很有興趣也不妨體驗一下佛陀或是耶穌的人生,想偷懶的話也可以過著每天賴床賴到下午的無所事事人生),何苦留戀這個所謂「真實」但卻平庸無趣的人生?而對於那些遁逃到虛擬世界的人們,我們真有立場批判他們的價值與人生觀嗎?

各位讀者不妨自問,小弟則是始終參不明白啊。

註:「…向盲者宣告復明、使受壓迫者獲得自由…」引自聖經。偶爾夜深人靜我會想,如果目前體認到的這個世界真是虛擬的,把我們腦袋泡進桶子裡的那傢伙(也許是科學家、也許是外星人)會不會就是我們這些無知眾人口耳相傳的所謂的神呢?他按照了他的形象創造了我們,按照他的理念他造了這個世界,一場遊戲 over 了以後我們就喝下孟婆湯準備進行下一場…許多宗教與科學交會的巧合之處真讓 Mr. Valentine’s Day 相當著迷啊。

參考資料:
Brain in a vat @ Wikipedia
Brain-computer interface @ Wikipedia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