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 探險之旅] 美國市場的”人”都在想些什麼???

今天換個不一樣的開場白, 從地圖日記創立的第一天, 我們就希望能做一個可以外銷的網站, 但就像賣東西一樣, 要賣東西之前, 一定要知道顧客是誰, 顧客的需求如何, 網路雖然是個無遠弗屆的高科技產品, 但是, 對於牽涉人群互動越深的服務, 卻是很地方文化性的, 我們想要作美國市場, 但是這裏的人都想些什麼呢? 剛好我們今天的行程分別接觸了”網路公司”, “矽谷創業家”, “美國網友”, 或許把這三方的想法拼湊在一起, 大家會比較了解美國市場的狀況。

1/22… 天氣: 早上晴, 下午又開始下起討厭的雨了

氣溫: 比前二天好了一點點

活動範圍: 和昨天差不多

Part 1: Andy今天見了一個網路創業家 + 參加了 Google 的 Informaton Session

早上睡飽起床,看一看時鐘發現才四點而已。接著一整個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都睡不著覺了,於是一邊用咖啡機泡杯咖啡,一邊轉著電視胡亂看看。忽然想起前幾天一位朋友談起我們網站之前得到的一些媒體曝光,他說要在美國做這樣的事情幾乎是不可能的。主要的原因是頻道數目差不多的情況下,除非是很重要很新奇的事情,不然是上不了新聞版面的。在這個環境下,一個話題要被大家炒熱的困難點也很高,於是口耳相傳造成的 network effect,好像真的幾乎是所有網站流量攀升的主要辦法。對應到我剛回台灣的時候發現台灣的網站總是一窩蜂的辦活動,可能很難說那個好那個壞,只能說一個 model 能在一個市場搞起來,但到了另一邊,可能一敗塗地。

中午和一位在灣區也在做網站的 Stanford 學長見面,他正在開發一個網站,是一個為特定族群量身打造的工具,不過因為還沒正式上線,所以還不能曝光。學長給了一些我們在美國發展的建議。其實也真的蠻佩服他能閉關打造他的程式這麼久的時間,我想到我剛開始開發網站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在家三個禮拜就受不了,非得要找個咖啡店才能靜下來做事的那段時間。這場會面的另個啟發,就是我們要在美國做社群的這個想法,可能真的是蠻難的,因為這絕對不會是我們的專長,但是如果調整一下網站的路線,變成一個工具型的網站,或是加上些別人進不來的門檻,那我們的價值會高上許多。

傍晚 Google 在 Stanford 校園辦了一場 information session,有個空檔我們就過去參加,下雨天加上下班時間,穿越矽谷的 101 公路整條動彈不得。每個學期,都會有很多大企業到 Stanford 去與學生面對面溝通,除了介紹公司外,更重要的是吸引大家去應徵工作。以前在 Stanford 唸書的時候,我也去過了兩次 Google 的 information session,那兩次的人數都比今天少了許多,這大概也反應了這幾年 Google 不管是在股價或在營收上成長的力道。今天的主題相當切合學生的需要,告訴大家每個 position 在公司裡的工作以及要怎麼準備相關的 interview。和其他公司比起來,感覺 technical background 幾乎是他們對 PM 的必要要求。我看了一下參加學生的簽到,幾乎全來自 CS 和 EE。這邊的網路公司真的很有活力,有辦法找到最好的人,做最好的事。這樣的環境真的很令人羨慕。(這篇文章最上面那張照片就是翻拍於我們在Google活動中拿的手冊, 上面Google 創辦人 Larry Page 用最簡單的字告訴大家 Google 要最好最聰明的人, 從文字中就可以感受到一間公司經營時候的信心)

 

Part 2: Jerry 今天針對美國使用者舉辦了一個小型的 focus group

以前在學校上行銷學的時候, 先了解消費者要的是什麼一定是在進行任何行銷策略前的第一步, 當我們服務在去年 9 月把英文網站丟上線後, 一直沒有機會真正和美國市場的使用者面對面, 很多決策的改變都來自於”揣測”, 這也是服務發展中一件很危險的是,今天我們在灣區舉辦了一個小型的focus group, 我們一共找了 9 位美國網友來參加這個活動 (有圖為證如下哦!!!)

在短短一個多小時的活動中, 我們發現美國使用者和台灣使用者的行為真的很不一樣, 對”美”的觀感也不一樣, 台灣網友比較喜歡可愛的東西, 美國網友卻會覺得太可愛了, 台灣網友喜歡地圖日記的互動感覺, 美國網友比較偏好地圖相本的地理定位功能,很多美國網友的答案甚至跌破了我們的眼鏡, 因為這樣的答案和台灣網友剛好是完全相反的,這一切差異來自於彼此文化的不同, 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用自身經驗去揣測的, 有了這次的經驗, 建議想要進軍國際市場的網路服務, 先看看目標網友在哪, 找個簡單的咖啡館, 來辦場 focus group 吧!!!

 

Jerry 會後小記

今天下午趕著要去參加 Google 的 Information Session, 沒想到開車途中剛好就經過 Google 的總部, 雖然在趕時間, 不過還是順道拍了幾張照片,有時候覺得一個產業的群聚效應是很可怕的, 就像台灣的竹科一樣. 在這裏, 開車隨便都會經過一些全球有名的軟體或網路公司, 當群聚效應產生時, 人才也會慢慢集中, 在這些正向循環下, 其他地方的公司要和矽谷的公司競爭人才就變得比較不容易了, 希望台灣的軟體產業有一天也能形成自己的群聚效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