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Days 論壇] 新型態的閱讀,出版社,你怎麼接招? (更新讀者觀點II)

當網路出現時,第一個遭殃的是音樂,雖然 RIAA (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America) 在 2001 年徹底擊垮了 Napster,但是 Napster 所燃起的火苗已經撲滅不了了,現在音樂公司還在期許著 DRM 也許可以挽救他們的市場,但是群眾卻是遠遠走在前面了。不過,其他的行業也別竊笑的太早,因為科技會巔覆一切。就在稍早,Amazon 推出了電子書閱讀器 Kindle,在 Amazon 之前,已經有不少的電子書閱讀器在市場上推出,例如 iRex Technologies 的 Iliad 還有 Sony 的 PRS-505系列,目前的技術已經開始可以讓電子書的概念得以實現了,價格的下降是遲早的問題。如果說用特定的 Device 來觀看還並不是很普遍,那麼我們來看一下日本的狀況,根據中國時報報導,日本書籍經銷商「東販」發表O7年年度暢銷書排行調查結果,十大藝文暢銷書中有5本是受中學、高中女生歡迎的手機小說,前三名更由手機小說獨占鰲頭。這是否意味著新型態的閱讀型態已經來臨? 不談新的 Device,因為網路連線方便,因此在網路上面的閱讀人口大大增加,在月前 Business 2.0 雜誌也宣布停刊了,近日台灣的雜誌 PC Office 跟 Intelligent Times 也要走入歷史了。

如果你是出版社老闆,你該怎麼辦? 面對時代的巨變,你的因應對策是什麼?

以下是 MMDAYS 的討論串,各位在觀看 MMDAYS 的討論串之前,也可以先想一想。或許你的見解比 MMDAYS 更加精闢,那也歡迎底下留言。這是一個開放性問題,沒有正確答案,只是希望能夠讓大家能夠思考一下。

==============================================

nevercool:

還不太確認問題是哪一個,是新型態的閱讀,出版社,你怎麼接招嗎? 還是如果你是出版社老闆,你該怎麼辦? 面對時代的巨變,你的因應對策是什麼? 又或者是電子式的閱讀可以替代傳統閱讀嗎? 雖然這些問題都是相關的,不過畢竟是不同的問題?

的信用卡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發明了,在這一百年間有不少人認為將來信用卡會完全取代錢幣,到了今天,信用卡越來越多人使用,但它仍然只是一種選擇。

停電了,電子閱讀要怎麼看,就算有電池,能撐多久。而書本,就算晚上停電,點上蠟燭,照看不誤。我喜歡把書本亂丟在地上,電子閱讀器的話我還真怕它摔壞了。

當然,我這樣說是比較取巧的方式。但這樣說主要是為了和音樂的狀況有所區別。我們一直把音樂和書本的演變對比搞錯了。無論音樂的產品怎麼變化,從黑膠,錄音帶,CD,到MP3,呈現的本質其實都一樣,就是用喇叭播出聲音。

而喇叭雖有音質的差別,但並沒有感受的進化。所以對大家來說,音樂新產品很容易取代舊產品,而取代的原因是在其他方面,而非呈現的本質,所以享受音樂的感受沒有變化,只是更方便而已。

而電子閱讀和傳統閱讀,卻已是兩個不同形式的喇叭了。我們對音樂不同產品的喇叭做的動作都是一樣的。但對電子閱讀的畫面做的動作和對傳統閱讀做的不太一樣。有時書本甚至是家裡一面牆的裝飾。書本的存在由古到今已演變具有特殊的文化意義。

上面最後越講越空泛,好吧,我承認其實我也認為電子閱讀是個趨勢,不斷在侵蝕著傳統式閱讀。尤其書本產品形式是固定的,而電子閱讀的產品形式仍不斷發展著,你可以想像會不會有一天電子閱讀的產品長得就跟書本一樣,螢幕能用力彎折,而電子閱讀又具備了其他優勢,那樣的話,實在是無法抗拒啊。不過目前而言電子閱讀的工具還不夠完美。

我要是出版社老闆,該怎麼辦?

第一,出版社又不是印刷廠(雖然不少出版社都有印刷廠。) 出版社真正的工作其實就是尋找良好的作者,將作者的文字經由出版社的編輯校對排版,擬定出版企劃後將其發行。不過出版社最後完成的成品大都是書本。書本市場被電子式閱讀侵蝕確實是個困擾。

我是老闆的話就會往多元化發展試試,什麼都要的策略雖然不太好,然目前來說,勢必要嘗試看看。出版社是文字來源者,轉換成電子書不會太難。那這樣就沒問題了嗎?

其實出版社和唱片業有不同的地方,我前面有提,不同點就在用MP3和用唱片CD聽,用相同喇叭聽是差不多的(CD音質好一點。)而使用電子閱讀和傳統閱讀感受會差比較大。然而出版社和唱片業都有相同的致命危機。其實都不在硬體(雖然是硬體引發的),也不在閱讀形式的改變,問題在於”複製盜版的零成本”和”網路流傳的方便性”及”網路大量資訊”

  • “複製盜版的零成本”—以往文字和音樂要複製盜版都不太容易,也需要不少成本。
  • “網路流傳的方便性”—以往複製盜版要取得比較不方便,現在網路用搜尋很快啊。
  • “網路大量資訊”——–光看部落格就知道啦,而且還是免錢的。

所以就賺錢而言,不是市場被取代,而是花錢購買的市場縮小了。何況對出版社來看,網路上又有許多文字生產者,都是自由分享的。這些網資訊其實都是出版社的競爭著,而且還是免費價格的競爭者。這麼多問題,我是出版社老闆的話我會很頭痛。

有一條市場看起來雖小,但可試試。那就是POD出版。也就是隨需列印出版。也就是有多少需要再印多少書。總是有人想出實體書的,那麼出版社可以幫忙校對排版,印書。有興趣的可以看看我一篇文章–人人都有機會賣自己的書??
http://www.wretch.cc/blog/nevercool&article_id=6426271

結論:1.電子閱讀的硬體無法消滅傳統閱讀,但已經不斷在侵蝕著。2.對出版社的困擾不在硬體和閱讀方式,而在”因複製盜版”及”網路流傳性”還有”網路資訊”,這三點所造成–書本購買力的市場萎縮。3.生命會自尋出路,我不是出版社老闆,沒在怕的啦。

==============================================

老貓:

咦,有人在叫我嗎?容我摘錄一下新書序言中的討論(抱歉,不是來打廣告,只是好巧不巧,這個討論實在太切題,我可以一字不漏搬過來,完全不會失焦。最後我再補充幾點其他意見):

出版產業現在面對的是三種型態的競爭,硬體的,軟體的,以及生活型態的。硬體競爭像電子書閱讀器,通常是大家最關心的焦點,但其實影響最小,因為只要是表現同樣的內容,我們就得需要同樣的編輯,處理同樣的事,這個行業,甚至技能,幾乎都是雷同的。比較麻煩的是後兩種競爭。

軟體競爭是不同形式的內容,例如資料庫形式的百科,取代了紙張書的市場。所有資訊性、檢索性、頻繁更新的內容,紙張書都缺乏競爭力,這個威脅會把原 本靠紙張書解決問題的需求,轉移到網路上,你不會看到一個電子書取代了市場,而是一個網路服務使市場位移。而這裡的工作技能,多半是傳統編輯陌生的。

最大的麻煩則來自生活型態的競爭,我們,尤其是新生代,已經把大量的生活時間消耗在網路上,這是根本的替換,我們還沒看到任何競爭產品,讀者就不見了。因為大家都去過網路生活,而遺忘了紙張書的魅力。

最糟的情況,甚至人類文明也會受到衝擊。我很難想像一個整天掛網的讀者,有機會在線上讀完一部「認識媒體」(貓頭鷹出版),更別說是難讀到像「資本論」那樣的書了。這些書需要默讀、沉思、反芻、細想。而強調快速、多元、立刻找到人的線上環境,卻是閱讀這種書的殺手。

※ ※ ※

另外補充幾個想法。不管有沒有電子硬體取代了紙張,圖書作為「產業」,可以預見會日漸萎縮,但書這種「內容型態」則仍然有強大的生命力。所有需要長 篇論證、解說、沉浸、細細體會情節的作品,都無法用線上服務滿足。因為我們只要一上線,就完了,MSN、Email、部落格迴響、RSS新聞……全部在摧 殘我們能夠安安靜靜看完一本(電子版或紙版)書的可能。

書是個專制的媒體,你的大腦需要百分之百服務它,不然你看完了也不會有收穫(不像聽音樂,你還可以一邊做家事一邊聽,一邊運動一邊聽)。

因為前面說的軟體和生活型態競爭的關係,未來出書會變得困難,能夠出成書的「內容」,都得擊敗生活型態的限制,並且提供網路服務無法滿足的東西。這 跟拍電影會有點像,並不是所有劇本都適合拍成電影,你得擊敗生活型態的限制,並且提供電視影集和網路服務無法滿足的東西,然後還要在瞬間鼓動社會關切(成 功的電影都必須包括成功的行銷)。

但「出版」這個行為如果不看business model的話,其實是空前繁榮,所有人都在搞出版,麥克魯漢預測的「人人都是出版家」,到今天才算真正實現,全世界八千萬個部落客,人人都是微型出版家(只不過大部分人讀者不多)。

出版普羅化的結果反而會促成編輯地位的提升,網路上有無數內容,編輯是那個辨認、選取、做成書、促成讀者購買的人。ㄧ本書上市都會成為重要的社會議題。單書產值可能很大,但能夠成書的機會則會減少很多。

所以我想在二十年內,這個行業有一半的就業人口會消失,另外一半會轉行成為網路服務業者,提供資訊性、檢索性和更新需求迫切的內容服務。只有少數頂尖的編輯還能做書,他們兼有書探、導演、製片和高明行銷人的多重角色。

不過我所看過的網路預言,成功率都偏低,所以我的預測大家姑妄聽之可也。

btw,MM上的各位實在應該看一下小弟那篇關於部落格寫作的建議,尤其是「段落短一點,分段多一點」那一節。:P

==============================================

猴子:前幾天才和朋友討論到這個議題,所以也順便來發表一下心得。
看了原文討論和迴響,激發很多我以前沒思考過的點(要整理一下腦袋了),不過這邊我先從5樓的迴響開始講起吧。

「再說說個人經驗上面,
我喜歡在書上做記號,摺頁,來回翻覆查找
甚至很多本相同類型的書一字排開然後在各個書本間來回穿梭
這些的一切,電子閱讀能夠給我嗎?
很抱歉,我從來都不覺得電腦做得到
因為就如同我之前說的,閱讀是一個很全面的經驗。」
這是我比較不贊同的地方。

網路+筆電的普及,我想是有可能讓紙本書籍走入歷史的。試想人手一台eeePC(不是要打廣告)外加一支觸控筆(前提是有觸控式螢幕)。螢幕分成兩 個區塊,上方區塊列出書籍種類,下方區塊就是你在看的書籍頁面,看煩了想換另外一本書?直接點選書籍種類挑你要的,還可以先看書摘,喜歡再移至下方閱讀區 閱讀。要做記號?想像它是word檔,你可以圈選、畫重點,還可以把重點字加大。摺頁?(這習慣我沒有,我很討厭我的書被摺到!)把這個頁面加入書籤,反 正現在書籤網站一拖拉庫。來回翻覆?這就更不用說了,「上一頁/下一頁/頁數」這些東西早就存在著。

你拿著一台筆電,等於拿著全世界的書在跑,如果是紙本書籍,有辦法嗎?:)

至於為什麼電子書這麼發達的原因,因為資訊流通越來越容易了啊!以前寫書評的方式,首先是叫「眉批」,直接寫在書頁邊,或寫在書末空白處;再來是投 稿平面媒體,像是報紙、期刊(?)等等,了不起在專攻閱讀/書籍介紹的節目上做評論;這些方式能分享給別人,但獲得回饋的機會不多、量也不大。但現在,一 篇心得文章的迴響搞不好深度還比原文高,而且你讀了一本好書可以馬上推薦給更多人看,還有很多人和你一起討論書籍內容,找到同好比以往還要容易很多。(這 對愛書人來說很重要的啊!)另外,看到一本好書後面的reference,難道不會有時候心動想要也看一下嗎?但紙本書的reference多難找啊?中 文的也就罷了,英文版(或其它外語版)的你要找到書來看…。

但紙本書完全消失是不太可能,因為「印成書」以往只有出版商做得到,現在任何人都能做到了,只要你有印表機,所以紙本書還是會存在的啦!

==============================================

Stevenlin:

我持相反的意見,我不認為電子式的閱讀可以替代傳統閱讀。

閱讀是一個很全面的經驗,可以摸,可以看,
可以聽到書頁翻動的聲音,可以聞到那淡淡的紙漿味。
這些都是電子閱讀無法替代的。

有個愛書的作家曾經這麼說過:
書經久耐看,可以用而無損。書不需要燃料、食物或服務;
它既不會自己弄髒也不會鬧出動靜,書可以反覆讀,然後傳給朋友,或再賣掉。
書不易碎,不怕凍,沾滿沙子照樣能讀,即使掉進浴缸裡,
晾乾了,燙平了,就萬事大吉了。
如果書籍裂開了,書頁掉了,只要在一陣風來臨之前,
將它們整理好,用膠帶黏好就行。

雖然說印書的成本值得考慮,
但是整體上銷售一本書的成本跟其他的單一產品比起來呢?
我相信是很少的,因為我從來沒看過有人在電視上廣告一本書。

而且銷售書籍以及閱讀刊物和其他產品不一樣。
因為在書店裡,他們不會提醒你快走,也不會催促你快買
你在營業時間內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說來就來,想走就走,很自由。
你在書店裡面試閱架上任何一本書不需要麻煩任何人
也不會有人打擾你的嘗試。
因此在書店裡面,你可以很閒適的進行巡禮。

另外,現在不是有人鼓吹”慢活”嗎?
關於書本的一切都是慢;寫書很慢,出書很慢,讀書也很慢。
一本三、四百頁的小說可能需要一年甚至很多年才會完成
出版的時候,排版還有印刷需要等待
就算被你買了回家,你也可能隔了幾天、幾週才開始看
甚至買完幾個月時間過後,你才會坐下來靜靜讀上一兩個小時。
這不就是現在提倡的慢活嗎?
書店經營早就做到而且行之有年。

很久以前,一本書的完成和複製,全都需要人工
甚至連保存書本本身都是一件很花資源的事情
因為在書的歷史裡面,書的材質從泥板變成紙草手捲,
之後進化成羊皮紙再變成紙張就花了幾千年,
而在六世紀中國發明雕版印刷,十五世紀末古騰堡發明活字印刷前
世界上所有的書籍都是手工抄寫的。
而書的形式也從笨重的泥板,還有不易展開和保存的紙草手卷
轉換成為現在容易擺放和收藏的書本形式;
另外,曾經有一份研究報告指出,
閱讀螢幕上的文字會消耗相當於閱讀紙上文字的十倍精神。
那時候我只覺得,書本的存在是演化而來
並不是這麼容易被取代的。

再說說個人經驗上面,
我喜歡在書上做記號,摺頁,來回翻覆查找
甚至很多本相同類型的書一字排開然後在各個書本間來回穿梭
這些的一切,電子閱讀能夠給我嗎?
很抱歉,我從來都不覺得電腦做得到
因為就如同我之前說的,閱讀是一個很全面的經驗。

雖然網路的資訊還是有它的便利之處
但是這應該是成為增加閱讀工具的方式
而不是取代傳統書籍的方法
希望那些出版商能夠意識到這點,才是一條值得走的路。

==============================================

Mr. Monday:

我在 “網路科技進步,知識工作者也要向上提升” 這一篇文章中以經略微提到了科技轉變對傳統雜誌以及報業的影響。在題目的影片當中,我們看到了 Philips 的最新科技,我們可以暸解到,目前的顯示裝置已經可以做到如此輕薄,我相信離量產也不會超過五年。五年可是很短的哩,想當年 Dot Com 破滅到現在也不過是這個時間,誰又會知道網路的普及速度竟然這麼快速?

科技進步,不僅僅是網路的普及,而是整個環境的科技都在與時俱進。Portable 的 Device 功能越來越強大,音樂以及照相都做進去了,現在要加入的又包括了付費以及 GPS,而 iPhone 的大螢幕宣告了未來的趨勢,大螢幕當然是拿來用看的,也就是說,未來的 Portable Device 不僅僅是打電話的功能,還可以拿來閱讀。日本的新世代似乎已經開始接受這樣子的閱讀型態,而美國似乎要開始跟進,據報導瑞典的每日新聞也開辦了”報紙”電話。在可見的未來,無線的寬頻是會增加的,因此隨時取得資訊的成本也會變低。閱讀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只要有良好的 Device。因此,在整個科技環境都開始慢慢具備了所謂的 “數位閱讀” 時,內容出版者必須要考慮到許多很現實的問題。

既然要能夠數位閱讀,首先東西要數位化,而數位化之後的東西散布就會非常快,同時也就意味著很難控管,也就是說在未來,出版商也會面臨到音樂業者現在所面臨的困境,而作者們也同樣會遇到現在歌手同樣面對的問題。大家的檔案會在網路上面快速流傳,你會看到自己的出版物被許多人大量閱讀,但是你卻收不到多少錢。而在 Device 上面閱讀的習慣跟在紙本上面閱讀的習慣一定會有些不同,因此,出版物也應當要隨著觀看的 Device 有所調整,而我們也可以預見,既然在 Device 上面的閱讀習慣跟紙本非常不一樣,就一定會有人專門出符合 Device 是當觀看的內容,像是超級極短篇小說,或是一個螢幕就可以放的下的漫畫之類的。

因此對於出版社來說,與時俱進,也許就是唯一的出路,既然音樂業者已經走在前頭了,也就是說,也不是全新的經驗,很多的地方都可以拿來借鏡,該怎麼走? 當然就是跟著需求走。

==============================================

Mr. Tuesday:

我覺得電子書跟線上音樂,或者說「書本」與「音樂」在電子化這件事情上有個根本的不同,那就是它們的「消費(consuming)」方式。

實體CD變成mp3,或者就算是從最早的唱盤一路演進到數位檔案與iPod等等,其「食用」方式仍是一樣的。聆聽者依舊是用耳朵聽到來自揚聲器的聲音,所以差別只會出現在購買行為上、或者收藏的方式等等。

但在書本上,實體書本跟電子device用螢幕看文字則有著決定性的不同。先不提眼睛盯著發光螢幕看久了比較容易疲累這件事,光是少了翻書的感覺、閱讀的節奏掌控,以及書本本身在印刷與排版與彩色黑白等等、由「作者/編輯」為「閱讀者」規劃好的食用環境這些細節上(電子deivce因為解析度與螢幕的不同,看同一份電子檔案常會有不同的格式吧),實體書本都有著電子書難以取代的特點。

所以就像某個年紀以上的寫作者到現在都還堅持要用紙筆著書一樣,我相信也有一大部分的閱讀者會繼續堅持看書的時候要把書本拿在手上(順便享受炫耀自己閱讀品味的感覺)、而不是透過一個PDA或手機或iPod Touch。在這個世代從閱讀場上消逝之前,我認為電子出版業不可能真的從根部威脅到傳統實體出版業。

至於Mr. Monday所舉的例子,我想大家都不會忽略到那則新聞裡講的是「中學」世代的學生。確實某個年齡層以下的孩子們已經非常習慣完全在電腦上汲取資訊了吧。但那畢竟還是少數。

又,許多實體報章雜誌逐漸要被淘汰了,我覺得這和媒體本身所承載的資訊特質有關。報章與雜誌傳遞的是當下的、即時的資訊,而這些內容確實可以被網路上的新聞網站或BBS等等資訊流通中心所取代。殺掉PC Office的是整個網路環境所提供的資訊飽滿度,而不是實體書本變成電子書這件事。換言之,如果你是出版業者,應該考量的是出版有被收藏、被重複閱讀、非即時資訊看完馬上失去作用的價值的書本。

沒人要買報紙是因為Y虎新聞首頁就有全部的新聞可看,沒人要買電腦雜誌是因為PTT電腦硬體版就有豐富到看不完的購買經驗與心得。但真正有文學價值的書本可沒被哪個網站或部落格壓縮到生存空間或甚至取代它們。人文書籍銷售量會下降不是因為電子書量上升,而是因為有耐心、有興致好好看書的人越來越少了。

==============================================

Mr. Thursday:

靈魂與肉體的問題,在歷代的哲學尚有不少討論,唯物論者主張一切都是實體(physically)存在,我們的思想都是神經系統的活動所造成。唯心論者主張一切都是靈魂(spiritually)的存在,我們的身體和其他東西,都是我們的靈魂想像出來的東西,只不過大家想像會有共通的部分,因此大家都認為身體、車子這些東西是實體存在著。到後來德國哲學家康德 (Kant)在《純粹理性批判》裡面提到身心合一的部分,不過他的用字複雜,中文譯本難懂,希望有一天我學會德文後再去看看他的德文原著。在今天資訊科技發達的時代,我想我們又重新面對了這個問題,怎麼說呢?

我們每天需要接收的資訊,像是新聞等等,就像是我們靈魂的部分,我們學習的知識,像是數學、物理、化學,我們休閒所需的多媒體數位內容,像是電影、音樂、或是其他藝術品,都像是我們的靈魂,因為我們有靈魂,才需要這些東西。如果我們只是每天吃飯然後消化然後排便順便繁衍的生物,我們就不需要這些數位內容和新聞資訊了。當然我們會說,資訊是為了讓我實體的存在更加成功,譬如說食譜教你怎樣調配,讓食物更好吃, 新聞讓你知道哪些公司賺錢,讓你賺更多錢來實體享受。靈魂上吸收的東西,似乎是為了間接地產生實體的價值,或是是彼此循環,賺錢是為了購買更多資訊,購買資訊是為了賺更多錢,實體的享受或是靈魂的享受,隨時都可以發生。

那麼我們再用成本的角度來分析一下。在實體的成本上,一本書的價錢,最低不會少於影印的價錢。譬如說一本200頁的書,我要壓低成本,但是一頁至少要一塊錢,那麼這本書最低要賣200元。然而這本書裡面的內容,是靈魂上的,怎麼變成用頁數的成本來衡量了?又譬如說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我們如果論字計酬,寫一行10元,十四行詩剛好140元,可以吃一餐?所以在以往複製成本高的時候, 靈魂的價值,譬如一首好聽的歌,一部好看的小說,一則有價值的新聞,可以依附實體的價格與成本,銷售給使用者。但是資訊科技的發達, 讓儲存裝置和傳輸裝置的成本降低,共通的資訊格式讓複製的成本降低。影印一本書的時間,可以比複製檔案的時間還久。一本書有價值沒有錯,然而要從一本書來賺取實體上的收益,已經不能用舊有依附實體成本的方式 來做到。這也是我為什麼會說,今日的資訊科技,讓我們再次面對了身心合一的問題

然而危機也是轉機。紙本書籍和紙本報紙,改成電子書和電子報紙,除了讓賺錢的人從紙漿工人變成電子工人外,也讓使用者的閱讀經驗跟著改變。就如同我們從結繩記事和竹簡刻字,變成用毛筆在紙張寫字一般,汗牛充棟這個形容詞越來越少被使用,因為一張晶片可能儲存了幾千本書籍。文字的大小可以放大放大再放大,要變顏色要換字型,不必重新印刷一次。更重要的,還有資訊價值的產生可以再次改變。如果要 地區化應用(location-based),電子書和數位內容可以因地制宜。如果要搭配人際網路(social network),可以依照你朋友的喜好來預測你的喜好,讓個人化的內容取得更加快速和方便。除此之外,莎士比亞如果想要寫出羅密歐和茱麗葉等級的文學巨著,他的文筆專業沒問題,但是要寫出作品的 靈感和創作材料,則是需要生活的經驗。但是莎士比亞一天也是只有24小時,他沒辦法同時體會士、農、工、商各階層的感受,或是說沒辦法巨細靡遺、栩栩如生地觀察到各行各業的細節,和他們內心理面每一分每一秒的感受。

所以出版商可以考慮用Web2.0的方式,讓群眾共同產生內容,因為這就是創作靈感累積的一種管道。即使目前還沒有可行的獲利模式,然而就靈魂層面來說,不管是資訊流或是創作靈感流新的閱讀方式,也帶來新的創作方式,Web2.0讓創作和閱讀在靈魂層面 先有一個好的循環。至於出版商所需要的實體收益,近期來看,可以先將自己慢慢轉變成電子出版的方式來獲利,若不熟悉可以嘗試和電子閱讀器或是網路服務商合作,讓自己內容提供者的優勢,結合電子閱讀器和網路流通的優勢,順利轉型。長期來看,讓內容的消化與產生,透過新的閱讀方式,用Web2.0產生新的循環,屆時若有可行的Web2.0獲利模式(business model),也可以順水推舟,進入硬碟充棟的時代。

==============================================

Mr. Friday:

這個題目讓我有種來到老貓學出版的感覺,哈哈

我覺得閱讀這件事跟生活型態比較有關,例如U paper之於捷運上班族,有在早晨7~9點間搭過捷運經驗的人就會了解,U paper對上班族的到達率是很高的。我相信U paper的流行跟資訊化程度無關,它一點也不e化卻也能成功,這是基於捷運上班族的生活型態,相對產生的需求。 現在是因為青少年族群被網路壟斷了,所以我們會覺得電子報是趨勢,但群眾對於資訊的需求量本身是沒有減少的,改變的只是媒介。

總之,如果你的定位是content provider,例如你是法新社,美聯社,或是路透社,我相信不管是實體報紙還是電子報,對你應該影響都不大,因為所有新聞媒體都要跟你買資訊來源。 但如果你的身分是傳播媒介,那的確會有很大的影響,畢竟一旦傳遞的媒體不同,通路操作的方式就會不同,排版美工編輯…所需要的專業也會不同,此時網路時代的影響與轉型壓力應該就會浮現。

不知道這篇會不會引到老貓來回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