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戒首部曲》:精靈、魔戒、哈比人

Posted by Mr. Tuesday

lotr101.jpg
我得承認在那之前,我真的對這部小說毫無概念;但那個鏡頭卻從此烙印在我的記憶裡,成為某一段珍貴時光的開場。這是《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 Trilogy)》系列,電影史上最美麗的三部曲作品。


1998年夏天,來自紐西蘭的三十七歲導演彼得傑克森,正在好萊塢的各大電影公司之間無奈地奔波著。他最近的心情可真是糟透了。過去這兩年裡,他一直在跟麥拉梅電影公司(MIRAMAX)合作,要把一部號稱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西洋小說」搬上銀幕、改編成上下兩集。但就在電影已經開拍好幾個月、花掉一千五百萬美金之後,麥拉梅的老闆卻在上個月對他說:「這樣下去,電影的預算恐怕會太高…我們還是取消原本的計畫,改拍一部兩小時的電影好了!」

在彼得傑克森心底,這個計畫已經醞釀整整二十年了。如今要他把原本的題材砍掉一半,這種犧牲真是說什麼都難以接受!於是他一氣之下決定走人,帶著剛拍好的半小時片段另覓金主。而此時此刻,他正坐在新線電影公司(New Line)總裁羅伯特夏爾的面前,等待又一次試片的結果。他注意到羅伯特的臉上堆滿了疑惑,而這顯然不是個好兆頭。然後這位大老闆開口了:

「我實在搞不懂,明明是一部寫成三本的小說,為什麼你們要把它拍成兩部電影?我比較想拍成三部曲耶!」


lotr102.jpg
於是,彼得傑克森瞬間開心得像是在作夢,且馬上想到「這下子又得和編劇們大幅修改劇本了」。但當時在場的人們都不知道,羅伯特夏爾那天所做的決定,也許是近十年來電影史上最重要的決策之一。而光從當時的情況看來,這項計畫至少包含三個極大的賭注:

其一,彼得傑克森雖然才華洋溢,但畢竟只拍過幾部低成本的獨立製作,且題材都偏向驚悚類型;其二,這系列將完全在紐西蘭拍攝,並由導演個人的班底負責視覺特效等等核心的技術項目;其三,這是史上首次、也是在那之後的十年裡未曾再出現過的,一次同時開拍三部電影。

把三部曲一口氣拍完,得以維持敘事的連貫與風格的一致,就電影品質而言當然是好事。但一次拍三部也就意味著:如果作品本身失敗了、或者市場對第一集的反應不佳,則將是難以煞車無從挽回、就行銷而言絕對的災難。

lotr103.jpg
如此這般,新線電影公司巨大的勇氣與彼得傑克森畢生的夢想合而為一,在南太平洋的陽光照耀下靜靜地展開了。而時序快轉到三年之後、2001年夏天的某個夜裡,我在台北的家中打開一支剛剛下載完的預告片。預告的片頭,是一抹烈焰在一只金黃色的戒指上燃燒,燒出一串字跡飄逸的古老詩文。而在預告片最後,我看到穿著灰褐色長袍的巫師、背著一副弓箭的金色長髮男子、身扛斧頭的矮人與看來歷盡風霜的劍士,在近景走過由巨石鎮守兩側的山頂小徑。此時畫面上浮現了字幕: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Christmas 2001」、「The Two Towers:Christmas 2002」、「The Return of the King:Christmas 2003」…

lotr104.jpg
遠處的山群宏大而雄偉,且頂上覆蓋著也許終年都不會消融的白雪。我得承認在那之前,我真的對這部小說毫無概念;但那個鏡頭卻從此烙印在我的記憶裡,伴隨著心底驚呼「原來這是三部電影!」,成為某一段珍貴時光的開場。這是《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 Trilogy)》系列,電影史上最美麗的三部曲作品。

所以接下來那三年發生的一切,想必你們都知道了。新線電影公司作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投資,也讓彼得傑克森一躍而成了商業電影界的一線大導;三部曲在觀眾與影評的心目中近乎全勝,相關的商業效應不但從電影界一路延燒到出版界,甚至令人羨慕萬分地帶動整個紐西蘭的觀光產業。誕生於二十一世紀初的《魔戒三部曲》不但在某些層面上為二十世紀的電影工業技術作了總結,更為新世紀的世界電影樣貌立下標竿、開拓了版圖。

lotr105.jpg
托爾金(J.R.R.Tolkien)綿密的架空歷史筆下,天地間善惡的萬物已在中土世界(The Middle Earth)上時而互相爭伐、時而和平共存了長達兩個紀元、四千年之久。而在第二紀元末期的十一年裡,人類與精靈組成了「最後的同盟(The Last Alliance)」,前往討伐在暗中鑄造魔戒(The One Ring)試圖統治中土世界的黑魔王索倫。

在那場戰役的最後,人皇之子埃西鐸擊敗了索倫,以聖劍斬斷他的手指。失去魔戒的黑魔王魂飛魄散,但得到魔戒的埃西鐸卻被它的邪惡所惑,沒把它投入末日火山的烈焰之中永遠熔毀。終究魔戒背叛了埃西鐸,讓他在凱旋歸鄉的路上中伏身亡;而落入河中的魔戒從此不知去向,靜靜地沈睡了三千年…

lotr106.jpg
在《魔戒首部曲(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開頭,哈比人佛羅多繼承了魔戒,卻完全不明白它的功用與由來。彼時索倫的力量已經恢復到相當程度,且籠絡中土世界的巫師長薩魯曼投靠黑暗、建立起半獸人大軍虎視眈眈。精靈們久見中土世界的紛亂與墮落,已泰半乘帆離開前往西方淨土;其餘留下來的部族也都選擇隱世而居、不過問世事。如今抵禦黑暗大軍已千百年的人類疲態盡現,眼看中土世界又是一場浩劫將臨。

直到睿智的巫師灰袍甘道夫(Gandolf The Grey)認出了魔戒、令佛羅多把它帶到裂谷的精靈領地瑞文戴爾;在艾隆王召集的會議上由巫師、矮人、精靈、人類以及哈比人組成了「魔戒遠征隊」,終於中土世界的各個種族再次合作,打算深入敵窟魔多、把戒指投入末日火山的炎流之中。但正如一切引人入勝的冒險故事一般,如此大膽而艱難的計畫仍得被意料之外的衝擊打亂陣腳、陷入難以想像的失序之中。魔戒邪惡的本質與蠱惑人心的力量,讓魔戒團才出發沒多久便在心理上四分五裂。終於在首部曲最後,團員們分道揚鑣,為另一場更巨大的賭注揭開序幕。

lotr107.jpg
事實上整部《魔戒》探討欲望與控制、權力與責任、生命與死亡與永生之間模糊的界線,及力量的強弱、所處的位置、對應的使命等等,甚至包括存在的目的本身,都有值得辯證與切入的素材。而整個故事藉由九個隊員各自的歷險,也順勢把三部曲的格局拓展到中土世界每一個角落,描寫一整個世代面對戰爭的反應與作為。

但既然彼得傑克森把電影拍成了三部,我也打算把文章寫成以主題劃分的三篇。而在此我想要先談一談在《魔戒首部曲》最能明顯感受到的:中土世界場景的營造、一小部份人物的樣貌,及整個系列在美術上的用心。

lotr108.jpg
在電影結束了這麼多年以後,如今回想起《魔戒》、在你心中會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

是亞玟抱著佛羅多在平原上單騎奔馳、躲避戒靈墨黑色的身影夾擊搶奪?是聖盔谷的守軍在城牆上引弓待發、聽見半獸人大軍在雨夜中鼓譟與怒吼?是瑞文戴爾如畫一般鑲嵌在山谷裡、被花園與瀑布包圍著的精靈住所?還是佛羅多在末日火山的斷崖邊說出「The ring is mine」,或甘道夫在卡薩督姆橋上面對炎魔、那句讓所有人傳誦多年至今樂此不疲的「You Shall Not Pass!!」?

在導演闊氣的調度、演員賣力的演出,及許多在電影特效史上具有里程碑地位的圖學技術背後,是劇組與整個製作團隊對中土世界無比細膩的設定。在商業電影的各個面向上,《魔戒》系列都近乎做到了完美。而前述的幾個經典場面之所以令人難忘,正因為它們一方面天馬行空、以超出經驗之外的面貌讓觀眾眼睛一亮;一方面卻又如此地真實而充滿存在感,彷彿是發生在和我們同一個星球上、不同紀元的故事。

lotr109.jpg
所以你當然不會忘記:哈比村的碎石子路邊青草及膝,在種滿小花的園圃間是一幢幢低矮的房屋。哈比人的身材矮胖,而他們的建築多以圓形構成:圓滾滾的大門、圓滾滾的窗戶、圓滾滾的壁爐;在圓滾滾水車轉呀轉的河岸邊有矮胖的石橋,踏在石橋上的甘道夫馬車背後跟著好幾個孩子、正急切地央求著這位老巫師放個煙火給他們瞧…

你也記得矮人們的地下宮殿「摩瑞亞礦坑」,雖然因為失去了生氣而一片漆黑慘然,但在微弱的光源照耀下仍能看出室內的輪廓。那些數百英呎高的石柱撐起殿內的空間,如今卻成了無比陰森的半獸人巢穴,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將恐懼無限地放大。

lotr110.jpg
你還記得樹鬍在法貢森林裡遲緩地跨步,記得戒靈之王的座騎在奧斯吉利亞斯的廢墟間飛升;記得咕魯帶路所走過的沼澤邊瀰漫著霧氣,記得風雲頂上四個小哈比人拔出匕首、準備迎戰手持長刃的黑暗使者們。你記得羅思洛立安的精靈居所築在大樹上,而銀白色的月光灑落並點亮了每一片葉梢。你記得金黃色的瑞文戴爾、烈紅色的末日火山、粉白色的剛鐸都城「米納斯提利斯」,當然還有翠綠色的哈比村與闇黑色的艾辛格。

這些如夢似幻的場景,是彼得傑克森要求他的美術指導們「一切以真實為前提」,將人類史上各種設計風格巧手拼貼才得以誕生的。綠油油的哈比村,是東西方文明同樣嚮往的田園自然生活;而哈比人純樸的氣質、愛好美食與悠閒與和平的個性,疊加在整部《魔戒》為他們塑造的「樂觀恬淡、刻苦耐勞、毅力過人」的形象上,成了托爾金心目中最理想的人性典範。

lotr111.jpg
當然人族的建築就相對歷史感強烈:聳立在中土大地上的許多巍峨高塔都是他們的傑作,而米納斯提利斯的七層白牆更是威而不誇,以層層環繞又不失大方的氣勢襯托白塔(The White Tower),鎮守人類世界最後的堡壘。

儘管在系列一開始,托爾金便形容人類「渴望力量勝過追求其他的一切(Men, who above all else desire power)」,並藉由愛隆王所說的「人類如此脆弱,昔日努曼諾尊貴的血統已然丟失。他們早就忘記了自己的榮耀與尊嚴!」,把人族放在故事裡最受檢驗的位置。但首部曲出現的兩名人類角色亞拉岡、波羅莫雖然氣質迥異、前者滄桑後者蠻勇,卻擁有同樣正義感強烈、重視勇氣與榮譽的光明特質。

lotr112.jpg
再說系列中最美麗的精靈們,其建築採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活躍在歐洲的「新藝術(Art Nouveau)」風格,以自然而繁複的曲線雕琢而成。是以姿態飛揚卻不見俗氣,與峽谷中的景致、密林裡的氛圍貼合得宜。

當然《魔戒首部曲》的責任是交代故事起源、介紹人物背景、劃分勢力版圖、構築歷史縱深。這一路上不只介紹了主角一行人,更透過戒靈的壓迫感刻畫黑暗的氣息,再以摩瑞亞礦坑的段落悼念矮人國失落的榮光。但在長達三個半小時的篇幅中最為鮮明與耀眼的,要算是那些散發著淡淡光芒的精靈角色們吧!

lotr113.jpg
愛隆王的威嚴與雍雅自不在話下;而亞玟這角色融合了女騎士的剽悍與精靈公主的溫柔,這兩者在麗芙泰勒本人的靈氣中調和得宜、為《魔戒》唯一的愛情元素譜上足夠的魅力。「木精靈」勒苟拉斯雖然和矮人金靂同屬托爾金著墨較少的角色,但彼得傑克森顯然相當給他表現的機會。當團員們受困於紅角峰側、身陷及胸的積雪當中,只有身輕如燕的他能夠踏雪而行、擔任大家的前鋒。而在每一場戰役裡,更都能看到勒苟拉斯以優雅的身姿彎弓搭箭、百步穿楊地收拾一干敵手。無怪乎電影上映之後,奧蘭多布姆成了觀眾們詢問度最高的演員。

lotr114.jpg
但在我的心目中,《魔戒首部曲》最讓人拜倒的角色,是羅思洛立安的「凱蘭崔爾女王」凱特布蘭琪。她在那少少的戲份中搶眼的程度,為你示範一個充滿架式的演員能如何支配一切有她存在的場景。事實上《魔戒》的特色之一,便是以複雜而深沈的氣質來塑造(即使是純然正義如甘道夫一般)擁有相當智慧的角色。但在凱蘭崔爾身上交會的,是足以征服眾生的萬丈貴氣、令你難以逼視的金色美貌,及讓人心生畏懼的深不可測。

然在羅思洛立安的段落裡,凱蘭崔爾無上的霸氣與壓迫感,卻又如此完美地和她的慈悲與溫暖融合在一起。而這便是王者的氣質。如今回頭看來,這角色放眼世界影壇、除了凱特女王之外,還真沒有第二個能夠考慮的人選。

lotr115.jpg
當然如前所述,《魔戒首部曲》在敘事上的任務是奠基與開啟。貫串系列的「魔戒」主題、及這枚戒指背後所代表的絕對的自我、絕對的沈淪、絕對的力量與絕對的難以抗拒,藉由甘道夫、凱蘭崔爾與亞拉岡先後的拒絕,及比爾博、佛羅多在純真本性上的多少改變,都被具體地刻畫出來。

再說反面教材波羅莫,其實是個本性善良的角色。是他(對人類理性)的過度自信與不甘心造就了自己的犧牲,然魔戒本身畢竟是個意象化的存在—放在現實世界裡,也許波羅莫的不服輸與渴望承擔,才是最接近我們每個人本質的心態吧。

lotr116.jpg
關於人性的考驗,其實還有太多值得討論的地方。而另一個我想放在第三篇才談、卻又忍不住要在此先提的,是讓我至今回味再三的優美配樂。霍華蕭爾為《魔戒》所做的音樂,是我的收藏裡最富詩意、也最有人文內涵的「器樂式」電影配樂之一。在《魔戒首部曲》你已能聽到動人的夏爾主題、及系列最醉人的笛音旋律。音線如詩、詩風如畫,畫中的故事亙古流傳、畫外的春風煦若新生。《魔戒》的音樂並非三言兩語能夠說得,且待我好好地想想這部份…

lotr117.jpg
至此回顧《魔戒首部曲》,除了人物的塑造、敘事的定調之外,還能看到美術指導們以油黑而陰暗的質感塗滿艾辛格、以流洩著綠螢螢幽光的夜景搭造魔多的邪惡;加上中土各種族在衣著與氣質上的細膩講究、及建築的設計與遺跡的歷史感,都為系列奠定了鮮明的視覺印象。

而我們所看見的是:大男孩彼得傑克森這一路追著他的夢,搭配紐西蘭如人間最後淨土一般的山林風光、積雪岳頂、廣闊草原、遺世河岸,終於成就了托爾金筆下那遼闊的中土世界。因而《魔戒》也帶起一連串改編奇幻小說的風潮,從草原上策馬奔馳的環繞鏡頭、兩軍交戰時攻殺的慘烈場面,再到魔幻原野中的各種擬人化動物,都能在《納尼亞》、《三百壯士》以及《星塵傳奇》這些電影裡瞥見熟悉的身影。

但可惜的是,這些導演無一擁有彼得傑克森當年的從容篤定,以及一氣呵成。既然缺乏足夠的匯積與鋪陳,當然就失去了相對揮灑的力道、及最後收尾的舒暢、滿足與和緩。

lotr118.jpg
在一片覷黑的畫面裡,首先響起了凱特布蘭琪的聲音,娓娓道來:「The world is changed. I feel it in the water. I feel it in the earth. I smell it in the air. Much that once was is lost, for none now live who remember it…」

這是史上最美麗的三部曲電影開頭。走筆至此,我發現自己僅是稍微地碰觸了《魔戒》最令我感動的部分。但我要先歇著了。

畢竟,這只是開始而已。

lotr119.jpg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