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head in Rainbows – 是香油錢還是愛心傘?

Posted by Mr. Friday

這個新聞相信很多人已經在新聞媒體雜誌, 各大資訊網站, 或是數不清的樂迷網站上看到了. Radiohead睽違4年(上一張是2003年的Hail to the Thief) 的新專輯, 不與任何唱片公司合作, 也不會在唱片行買到實體CD. 你可以直接到Radiohead的新專輯網站, 直接下載來聽, 費用呢? 你自己決定. 以下這是CNET 的Mario花一英鎊下載的付費畫面.

“我乾杯, 你隨意!” Radiohead這個舉動聽起來真的是很酷, 很烏托邦對不對? 讓人想起80年代的Tony Wilson, 那個超級熱情的理想主義者. 他在那個曼徹斯特年代中創建了獨立廠牌Factory, 與Joy Division/New Order/Happy Mondays合作, 發行過英國史上最暢銷的單曲Blue Monday. 你知道嗎? 在那個Factory唱片大熱賣的十年當中, 他們從來沒有跟New Order簽過一紙合約, 一切都只是”口頭上的承諾”. 如果你了解這樣的歷史, 或許不難懂為什麼同樣出生英國的Brit-rock樂團Radiohead, 也會採取這麼充滿理想的舉動 : 你們下載吧! 要付多少錢, 你們自己決定! 但是樂迷的反應呢?

這個消息出來兩個禮拜多, 網路反應幾乎是一片叫好. 有人說這是數位唱片時代的新標竿, 對守舊的唱片公司又是一記悶棍; 還有人把他比喻為”香油錢下載”, 甚至認為這樣的模式全網路都可以適用, 這招可以像Google贏過Yahoo一樣幹掉Paypal.

但是在這裡我要提一些異議. 就算我知道Radiohead的Creep是英倫搖滾界國歌級的歌曲, OK Computer是曠世鉅作, 影響所及連Travis, Coldplay都常被拿來比較, 晚近的Muse更被說成是Radiohead的追隨者(post-radiohead), 我還是要冒一干樂迷大不諱的說, No, it’s not gonna work. 這招是行不通的.

image

Radiohead這次發行能夠成功, 在於”他們是Radiohead”, 一個已經被神化的樂團, 已經好一陣子沒出專輯了, 而且這種方式在世界上還是第一次. 好吧, 如果現在市面上所有的歌手都用同樣的方式, 想得到的當紅藝人Beyonce, Usher, Justin Timberlake, Coldplay, Keane, Franz Ferdinand, Artic Monkeys, 張惠妹, 蔡依林, 周杰倫, 梁靜茹……通通開放下載, 那, 你會”捐”多少錢 ?

啊, 我們好像忘記了. 這不是早就在發生的事嗎? BT, eMule, foxy, 這些唱片在p2p網路上早就是免費下載了啊. 如果你是”願者捐錢”的, 大可以抓完以後再去唱片行掏錢買張正版CD, “致敬”一下嘛. 何必要等到Radiohead大張旗鼓的說請捐錢?

這不是香油錢, 這是愛心傘. 最一開始的時候大眾會因為”被誠意感動”, 所以願意掏錢/歸還雨傘, 但是慢慢的會越來越多人當這是”免費”, 久而久之, 愛心傘往往是一去不復返. 用這招賣唱片偶一為之是可以. 但如果全部都來玩這套? 依據邊際效用遞減法則, 到時候每張唱片不免費都不行, 這難道是長遠之計嗎?

但是換個角度想, Radiohead這次的行動, 對唱片公司來說倒也不是完全沒意義. 就以台灣的唱片公司來說, 線上下載mp3的價格對消費者來說實在很不親切. Radiohead這次的舉動, 倒是可以讓人好好觀察一下, 到底大家心目中的無DRM的mp3定價是多少?

左下圖是Read/Write Web 在網路上的作的投票 : 你認為In Rainbows (或者你最愛的歌手專輯) 值多少錢 ?

image

不出意料之外, 除了free(免費)這個選項, 主要票數落在US% 5-9, 呈normal distribution. 大多數的投票者認為價值約在台幣150~270之間.

但是這個投票並不等於Radiohead實際的獲益狀況(雖然投票人數已經相當多, 依中央極限定理, 母體的平均值大概會真的落在這個區間), 而Radiohead的獲益狀況也不見得代表所有樂團就可以套用這樣的公式. 不過大概可以預期得到, 現在一般大眾心中, 願意付來買唱片的錢, 至少應該不會高於這個價格多少.

但講到這裡又還會再衍生出另外一個問題 : 今天當所有唱片的mp3價格都調整到這個價位的時候, 到底還會有多少人用免費盜版下載? 已經改用盜版的人, 會乖乖”從良”付費嗎?

我必須承認我一直都很期待無DRM保護MP3下載開放時代的來臨, 但是絕對不是像Radiohead現在這種模式. 唱片公司心態需要調整, 他們必須如IBM前創新部副總裁Irving Wladawsky-Berger與唱片公司高層會面時所說的, 面對這個”亞當斯密的世界“. 唱片公司該學習面對市場已經不再由CD所獨占, mp3還可以的音質與低價格搶走了大部分市場的事實. 唱片公司也該認清他們眼中的”盜版”在青少年世代眼中是”分享”. 但是消費者也要認清, “無償下載”這種東西是沒有價值的. 雖然我們消費者都喜歡無償下載, 可是除非這整個音樂市場的供應者與需求者能找到另外的利益來源, 否則免費下載對整個音樂市場無疑是會造成負面傷害的. 雙方應致力於創造一個雙贏的局面, 而不是贏家通吃Winner takes all.

Radiohead的這項舉動可以說是一個試金石, 測試大眾對於無DRM保護的唱片是不是仍然願意付錢來下載, 但如果說要把這樣帶有理想性色彩的舉動囊括說是未來唱片業甚至是所有線上金流機制的救贖, 未免言之過早. 我們可以再拍一次電影24 hour party people, 再歌誦一次Factory不簽經紀約的烏托邦理想, 但是別忘了電影與現實生活中, Factory最後終究是因為財務狀況不佳倒閉, 他們的理想仍然是扛不了Happy Mondays的才思枯竭, 這些傢伙喀搖頭丸喀過頭一點音符都譜不出來, 最終花掉了大筆”製作費”, 也連帶害唱片公司倒掉. 這是Factory的故事, 那……”香油錢下載”呢?

請注意Radiohead這種”我乾杯你隨意”的模式並不是新創的. 如果有人說這是嶄新的模式, 那他未免太小看人類的創造力了. “香油錢”本身就是這種模式的衍生啊! 但是講難聽一點 千百年來只有兩種職業能靠這種香油錢模式活下去, 一種就是和尚化緣, 另外一種, 就是路邊乞丐討錢. 這種模式有很成功嗎? 我看不出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