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北京行(下) – 文化衝擊

Posted by Mr. Friday

前面一篇貼了不少旅遊途中的風景. 事實上呢, 北京讓我印象深刻的不是寬闊的街道和悠久的歷史古蹟, 最大的印象還是北京的人 – 也就是台灣與大陸, 兩岸文化差異給我帶來的衝擊.

1. 性格特質差異

常聽到一些台灣的報章媒體報導對岸競爭很激烈, 學生的素質很高, 而台灣的學生過於安逸, 未來將會很沒有競爭力…云云. 可能我腦中還遺留著”大陸生活水平比台灣落後”的印象, 所以以前我對這些報導總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 但是經過幾天密集的相處接觸以後, 我真的得承認這些報導並不是在危言聳聽. 是的, 大陸這裡的人口很多, 貧富差異的程度也很大, 也許全體的教育水準還不能跟最先進的英美, 甚至台灣相比, 但是光看各重點大學出來的學生, 其素質絕對不會輸給世上隨便哪個國家. 就我所觀察到的, 同等學歷的台灣與大陸學生在背景知識上也許是沒有什麼不同的, 但是多數時候大陸學生所表現出來的學習企圖心和競爭心態是比台灣學生更為突出, 因此看起來便顯得十分專業. 不過也由於企圖心的關係, 一些大陸同學表現出的攻擊性, 或是提問的尖銳性就很高, 可能第一印象會被他的開場白嚇到, 不過那股學習和表現的熱力是在場所有人都深深感受得到的.

相較之下, 台灣來的學生則是身段比較軟, 在娛樂與表演性質高的場合比較突出. 這次我去北京參加的會議是基於一個類似研習營的性質. 當中有一個橋段是要數個小組各自想一個產品出來銷售, 準備時間只有十分鐘. 我認為這是整場研習營中台灣與大陸學生差異最大的一瞬間: 台灣學生顯然受到夜市拍賣與電視購物的影響, 海報都做得很煽情很能吸引目光, 主持人或走吳宗憲康康路線, 用嘻笑怒罵引起現場高潮; 或者走陶晶瑩小S路線, 用清晰的口條與靈巧的現場反應掌握現場節奏, 而商品販賣內容也如同購物頻道, 一個比一個誇張, 還有小組是用短劇方式呈現的; 相較之下大陸學生的表現就比較中規中矩一些, 屬於老老實實賣產品的類型. 事後我們幾個人討論, 都覺得這方面台灣受到電視娛樂文化的影響真的是太深了! 可能想出來的點子的娛樂性會比較重一點, 而在舞台上也比較知道怎樣去譁眾取寵與掌控氣氛.

但難道我要說的是台灣學生比較活, 而大陸學生比較死板之類的結論嗎? 那又不是了. 我要表達的是, 台灣學生普遍對娛樂這方面比較熟悉, 因此在場合中時常是帶動氣氛的一群人, 但是大陸的學生也是越來越會玩了, 北京上海的娛樂場所也是相當多. 這當中我覺得以上海人最為明顯.

錢櫃北京店外觀

說上海是大陸商業最發達, 資本主義滲透最徹底的地方應該不為過. 而這些的確真真切切的反映在我所看到的上海人身上: 同樣是競爭體制出來, 學習與吸收能力很強, 但臨場的靈活變化能力與對話時那種手腕成熟度是與其他地方的學生應該效法的. 從我的角度來看, 上海人有很多優點是台灣人應該學習的.

2. 選舉

在這場研習營中有一段很妙的場景. 一開始要推舉班長, 有四位同學自願角逐, 於是老師安排四位同學分別發表政見演說.

當中我印象比較深刻是一位瀋陽來的男同學, 上台之後口沫橫飛滔滔不絕講了霹靂啪拉一長串政見, 在過程中還不忘拉樁腳: 某某某有啥啥啥專長, 我們可以找他來幫我們規劃這方面, 某某某你會挺我的對吧? 感謝某某某的支持! 謝謝大家!

台灣來的政見發表就完全不同; 女同學先上台感謝大家來到這個場地, 那除了班長的義務要盡之外, 另外她希望能照顧到台下所有女同學的需求, 因為男生想去玩的地方女生不一定想去; 還有同時也代表台灣學生, 跟大家表示友好之類云云. 上述政見只有幾句話, 講不到三分鐘就結束了.

結果呢? 台灣同學票數第一.

我這裡要強調的不是台灣同學的優秀, 而是要點出: 台灣人受到選舉文化的訓練其實很深, 所以遇到這種場合很自然的會拿出台灣選舉常見的技倆: 族群認同. 這位女同學呢, 先抓住了全班女性族群訴求, 再抓住同是台灣同學的鐵票, 這兩個族群就已經過半了, 短短幾句, 批哩啪啦輕輕鬆鬆過關, 誰管你大陸男性同胞的意見在哪? XD. 至於大陸同學在這方面可能受到的”薰陶”比較少一點, 有很多人似乎還沒看出這兩人政見的差異性.

上海同學聽到我的分析之後說: ” 果然台灣人還是比較有政治天份一點的! ” 大概是一直以來受到台灣選舉掃街拜票文化的影響吧, 對這方面也比較嫻熟一點.

3. 政治議題

縱使再不願意, 來到大陸免不了還是會碰觸到最敏感的兩岸政治神經.

在自我介紹的時候, 一位台灣同學說:” 呃…很高興來到這裡, 上一次我來到中國是我五歲的時候…這次來很高興.” 沒想到下一位北京同學自我介紹時直接說: “對於上一位同學呢, 我要說: 其實你一直都在中國“.

類似這樣的對話場景其實一直是台灣與大陸人都很避免去談起的, 但縱使不願意, 有時候還是會不經意的擦槍走火, 像上面這種對話就是. 這段對話裡面, 台灣人先不經意的提起”中國”這個字眼, 讓大陸人聽到毛起來, 而大陸人則回以”其實你一直都在中國”, 讓台灣人也跟著情緒激動起來.

這段對話, 上海人告訴我, 就算他生活在上海, 對一些政治現象比較寬容, 聽到”中國”兩字還是會有不舒服感. 另一位留英回來的台灣同學則解釋了這個差異:

對多數大陸人來說, 中國代表的是一個民族, 就像日耳曼人斯拉夫人盎格魯薩克遜人那樣是民族的代名詞; 所以聽到台灣同學說: 我是台灣人的時候, 就會生氣: 難道你們忘了你們流的也是炎黃民族的血液嗎? 分什麼中國與台灣?

對多數台灣人來說, 中國與台灣代表的是國籍. 就像平平同樣都是日耳曼人, 依然有奧地利人與德國人之分, 因此聽到中國人的時候, 就會立刻反應說: 我不是中國人, 我是台灣人. 當然, 中國這個名詞, 在台灣的選舉文化操作演變之下, 已經帶有一種非我族群的敵視意義, 所以當被其他人說是中國人的時候, 台灣人會有一種被扣帽子的危機意識, 因此常第一時間就搖頭說不.

與大陸同學對話地點 – 過客酒吧

當然, 這種對話接下去還是會接到”為什麼台灣想要獨立”的話題. 不過有了前面一些和平溝通的基礎共識, 以下的對話並不帶什麼火藥味:

“為什麼台灣想要獨立?”

我的回答是:

我住在某個城市的某個角落
我家很單純 就只有父母 一家三人坐落在城市一角
家中環境不敢說有錢, 但是至少不差, 維持得起城市生活所需, 一些奢侈品偶爾也買得起
我爸過世後, 我成了一家之主, 這時候突然來了好久不見的親戚, 說要和我們一家”重享天倫”. 雖然我很久之前就知道他們的存在, 可是我們一家住慣東方, 與西方人一向沒有往來, 聽說這兩地人的規矩習慣都差很多, 而且遠房親戚那一家家人眾多, 雖然有的成員頗有錢, 但是許多成員則很缺錢, 內部的貧富差距很大, 爭吵聽說很多; 此外據說他們家庭成員內對言論控制相當嚴格, 說錯話都要處罰的; 而我自小自由慣了, 成為一家之主後雖然有時候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會得罪人, 但至少習慣自己做主, 現在要我家與他們家合住在一起, 受他們家長老的管轄….

恩 我想還是婉拒他們的好意好了,
德國與奧地利也是同一支種族, 分家以後好像也挺正常的

大陸同學又問:

“那你們想要獨立是想變成怎樣?”

我的回答:

“應該就是現在這樣. 台灣現在的情況實體上是獨立的沒錯啊, 祇是名義上不被承認而已.”

大陸同學說:

還是統一的好, 歷史上中國最強盛的時候都是統一的朝代, 像是漢唐…

我的回答:

但是思想最蓬勃發達的朝代卻不見得是統一的時候, 儒道墨法民農雜, 縱橫陰陽併小說, 哪個朝代的啊?

後面的對話場景想不起來, 不過這是很有意思的交流就是了.

4. 後記

我知道寫這樣的文章一定會引起爭議, 畢竟講到了兩岸的差異,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與意見要發表,台灣的讀者可能覺得這篇文章太過親共; 大陸的讀者也可能會覺得台灣人怎麼總是以高人一等的姿態評論大陸; 其他的讀者則可能又有不同的意見. 不過, 我相信mmdays的讀者都是很有學養的, 希望接下來大家的回應不要過於衝動, 謝謝.

因為拍照時天氣不好, 本來不想放的, 但順應讀者要求,頤和園照片補完

wholeview.jpg

seventeen.jpg

longalley.jpg
延伸閱讀:

星期五的北京行(上) – 旅行風景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