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出席史丹佛大學神經科學座談會

Posted By Mr. Thursday

在2005年11月初,史丹佛大學神經科學系邀請達賴喇嘛(Dalai Lama)參與一場神經科學的座談會。這場座談會主要是想探討大腦(brain)和心靈(mind)的關聯,並且希望透過神經科學佛教兩個領域的對話,讓科學和人文能夠彼此交流,激盪出這個難題的解答。

點擊此處收聽第一場:渴望

點擊此處收聽第二場:受苦 

這場座談會主要環繞在兩個主題:渴望受苦(Craving and Suffering),由這兩個主題作為腦與心靈這個問題的切入點(Brain and Mind)。第一場由史丹佛的神經科學系系主任William Mobley作開場白,首先提到佛教主張經由默想(meditation)的方式,來追求問題的解答,而神經科學則是主張用實驗方法和各種科學儀器,從數據中得到問題的解答。然而兩者有一個共同的交集:兩者都接受經驗主義(Empirical Method),也就是說,後天的經驗感受,可以改變之前的假設,譬如說我們一開始可能接受身體和靈魂、大腦和心靈,是兩個不同的東西。但是經由後天的經驗(默想後的啟發、辯論後的結論、實驗後的結果),我們願意更改先前的假設,接受新的解答

第二場主題是受苦(suffering),開場白是由史丹佛大學醫學系教授David Spiegel主講,大約提到了生理上的痛苦(pain),有一條路徑,從脊椎一直到大腦感覺皮質,然而認知上也會有痛苦(suffering),是一條由上而下的路徑,也就是心理影響生理。人腦的這個迴路,尤其是limbic system(邊緣系統,由杏仁核和海馬迴等部份所組成的迴路),常常會讓我們在痛苦中無法自拔(教授使用了hijack,劫機這個字)。然而,佛教和神經科學都有解決的方法,神經科學所做的就是透過藥物減少痛苦的刺激輸入(input),佛教的默想(meditation),則是將注意力專注在正面的事情上,這也是一種脫離痛苦情緒漩渦(reverberating circuit)的一種方法。在憂鬱症盛行的今天,找出脫離痛苦的方法,對於社會都是極有幫助的!

這兩場講座分別有兩小時的時間,因此總共有四小時。除了開場白,大會還邀請了其他領域的專家:從心理、宗教、人文、到神經科學和醫學的專家都參與討論。最重要的,也是有達賴喇嘛提出佛教人文的觀點,有一回他還發現有個新的實驗方法,是一位教授還沒想到的,可能是旁觀者清吧!實驗中有時候自己會忘了其他合理的可能性呢!另外,達賴喇嘛雖然英文不是非常流利,但是大會也請了一位研究西藏文化的專家作為達賴喇嘛的翻譯,因此各位除了不用怕聽不懂,還可以聽西藏語的真人發音喔!對西藏語有興趣的讀者也不妨聽聽看!

點擊此處收聽第一場:渴望

點擊此處收聽第二場:受苦 

最後,在第一場的開場白裡面,提到了一些腦與心靈的難題。目前有三種可能性:(1) 大腦包含心靈(brain>mind)、(2) 大腦和心靈互相溝通作用(brain<–>mind)、以及(3) 只有心靈存在。另外還有幾項佛教的主張

  1. reincarnation (轉世)
  2. karma (業)
  3. dependent-origination(emptiness) (緣起)
  4. enlightment

第二場開場白David Spiegel教授也用莎士比亞的一個對白來作為結束:

When we our betters see bearing our woes,
We scarcely think our miseries our foes.
Who alone suffers, suffers most i’ th’ mind,
Leaving free things and happy shows behind.
But then the mind much sufferance doth o’erskip
When grief hath mates and bearing fellowship.

用這一段來形容捲入悲傷漩渦的情景。

以上這些難題或文學作品,都是我們可以再深入探討的主題。也許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我們也可以偶而讓自己的心安靜下來,想一想這一些比較心靈的問題了!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