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的web2.0創業

Commented by Mr. Monday

我們很高興地圖日記網站的站長以及創辦人 Andy 來投稿,文章非常好看,講述了 Andy 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不過個人色彩有點濃厚,並帶有點宣傳味道,因此,在文前特別聲明一下,Mr./Ms. Days 並沒有支持這個網站。但是我們卻推薦各位閱讀,因為這是一篇好文章。對於任何以此為創業的人,我只有一個建議,永遠關注使用者的需求,還有注意你的金流。

Posted by Mr. Today

我,28歲,軟體工程師。23歲以前認識的朋友,最常問我的一句話是「你不是唸土木系嗎? 怎麼後來去弄電腦。」在他們的印象中,我不但是個電腦白痴,還是程度嚴重到A槽、C槽分不清楚的等級。我有幾種不同版本的理由輪流回答他們,但其實真正的原因,是2000年網路泡沫前的那一波,我受到了點感動。好像忽然間,不管各行各業,都在網路上找到了解答,最少Time雜誌是這麼說的。

2000年的時候,弄清了該抓緊這一波,卻又弄不清該怎麼開始。那時候我在當兵,想說就從簡單的開始好了,於是我去買了幾本最基礎的電腦書。我的室友給了我一個很不同的思考方向,他說要弄就從難的下手才對。後來我終於弄懂了他的道理,他的意思是如果一開始,就從一個高級一點的地方切入,那就算不幸卡在那邊,也比從最底層一步一步爬上去快多了。我想,好吧! 既然想變成正規軍,那就出國唸個Computer Science的學位好了。

我是在有點糊塗的情況下去Stanford,雖然我裝得自在,但是我真的很害怕。在Master的Program裡,我不太敢告訴別人我連recursive function, pointer這些電腦科學裡基本到不行的東西都不大清楚。我狠下心來努力的學習,第二個quarter,有天一覺睡醒,忽然有種前所未有的輕快感覺。那是個很明顯的界線,我知道那天我頭腦裡電腦和土木的容量各佔一半,真的無法不在心中竊喜,因為我知道我踏過了轉型那條線了。

在Stanford的時候,我一直沒忘記我是為了那波已經消失的網路高潮而來。畢業的那年,身邊可以看見一些去網路化的餘溫。比如說AOL Time Warner Inc.把AOL拿掉,正式告訴大家他們不想當網路公司了。(回想起2001年兩家公司風光結盟的場景,真是不勝噓唏) 我後來去的Oracle,推出的產品也叫10g,不再延續之前的8i, 9i 的i系列(i代表internet)。有時候我會想,網路是不是真的完蛋了。在Oracle工作的時候,我的位置看出去是一個大草皮。那是一個很漂亮的campus,有幾棟大樓圍著一個湖。湖的周圍有很多好大的雁鳥,雁鳥的工作是吃小蟲,我的工作是寫底層的client端程式,這些程式最後也是被內部用來抓server程式的蟲。

有一陣子我忽然覺得不大對勁,我想網路高高低低分很多層,我好像一開始就進到了錯誤的一層。我想,當初讓我感動的,似乎離我的工作很遠很遠。如果我想做超人氣網站,那我應該要趕快相信我去錯地方,認賠殺出。就這樣,我開始找下一份工作。到Yahoo!面試的那一天,我的老闆帶我通過了一個貼滿Flickr照片的電梯到一個小房間。他看了我的resume,問我有沒有用過Flickr,我點點頭。他說了一句打中我心崁的話,他說每個待過這種地方的人,都不會想再回去做底層protocol的工作。

我真的是有這種感覺的。選擇做application後,一來不會想回去做low level的工作,二來即使要回去別人也不會要我了。這邊的產品可是訴求年輕族群,不但活潑可愛、包裝精美,上面還畫上黃色笑臉icon。在這邊待久了,再回去那種充滿geek的team,大概也很難適應。

那是2005年中,我待在Yahoo!的Search Team,很被那種大家爭著要做一流產品的氣氛感動。那一年,如同隔壁的Google一樣,Yahoo!也幾乎double了公司的人數,大有那種要硬拚一場的氣勢。這是我在美國最快樂的一段時間,不只工作本身充滿挑戰,公司也迷蔓著一股過度的樂觀氣氛。

景氣復甦的訊號不用看報紙就可以察覺,傳說中以前天天大塞車的highway 101又擠滿車,我住的Mountain View(也是Googles總部所在地)的房價,也隨著Google IPO(股票首次公開發行)不斷上漲。有幾次,我拿起了2000年初讓我大為震撼的那幾本Time雜誌翻翻(為了維持當初感動的能量,我把它帶到美國),覺得在我身邊正在上演的網路故事,比起當年雜誌上的那些,絲毫也不遜色。

Google的掘起塑造了這股氣氛,也尤於我的工作,我對它特別的注意。他並不常是進入市場的第一波,但他常常抓住第二波的機會,給第一波進入市場的人痛痛一擊。搜尋如此,最成功的廣告平台也是如此,像Google Adwords 一出手就把這個model的始祖Overture(後來被Yahoo!合併)推了下去。有次我去了Jack Ma (馬雲,阿里巴巴CEO)的座談會,他的說法也類似這樣,就是在中國的鄉下要發展軟體,一定要等到你的對手先進到那個地方,把大家教會用電腦了,你再進入那塊領域去超越它。

挾著這股熱潮,Google靠著adsense的魔力,硬是把整個產業給拉起來。在人類歷史中,中小型的網站,第一次找到了一個穩定的穫利來源。從前看似虛幻的流量,現在和錢有了對應關係。有趣的是,Yahoo!在這個遊戲規則被Google快定死後,又硬在角落挖出了新的一角。2006年,Yahoo!大量釋出了分享的概念。那時候公司上上下下,有個流行到不行的四個字。每個人都要知道FUSE(Find, Use, Share, and Expand)就是Yahoo! Search的使命。這個想法,解決了很多人不知為何而戰的疑惑。原來,就算Google真能有深度找到精準的結果,Yahoo!還有一塊是機器找不到的,因為它藏在每個人的頭裡(或是腦中),這些知識就在你的、我的和隔壁鄰居的大腦裡。於是可以看到一整年下來,這個公司是花了多大的努力,鼓吹大家分享。分享的尺度從知識(Yahoo! Answers)、照片(Flickr)、書籤(del.icio.us)到影片(Yahoo! Video)都行。總之,就是web2.0,雖然我從沒聽過他們下過這個字眼。

看Google,看Yahoo!,還有看好幾打冒出來又沉下去的小網站。我覺得我得到了一點心得。就是「分享」這件事應該還可以發酵一段時間,想這件事想破了頭,倒底還有什麼可以分享。做個超人氣網站也還是我心中存在的夢想,2007年,我把這些想法跟著行李打包帶回來。沒有具體的計劃,也沒有資金。花了幾個禮拜努力搞懂台灣的網路環境後,我發現這邊的web2.0,是以另一種不同於美國的型式存在。在美國蹦出來的,通常是一個看起來不怎麼樣,透過一點別人還沒弄出的技術和創意,做出來那種讓人覺得有點聰明、但不大好看的網站。而台灣呢?在被大網站分食之後,這類的小網站多半會是美國某個網站的影子。我不想當別人的影子,但我還沒想到還可以分享什麼。

沿襲了我一慣到咖啡店找靈感的做法,我連著幾天帶著筆記本和筆在台北各大咖啡店觀察。有天在有面大落地窗,面對忠孝東路的咖啡店,看到好多人來來往往經過我前面,忽然有種感動想把這一刻大家的故事捕捉下來。我是多愁善感的人,看著被身旁全然不同表情的人圍繞,我知道大家一定有很多故事,我想如果有個平台,讓故事的本身跟地點和時間有了關聯,那應該是個有趣的事情。我想我弄清了故事是可以在每個人的周圍分享的。於是透過了地圖的概念,我用了幾個禮拜開發「地圖日記」這個平台。現在「地圖日記」也還算個prototype。概念有個雛型,對於我建立一個團隊,和說服別人我在做對的事有很大的幫助。

過去的工作經驗,讓我相信一個團隊一定要先找到對的人,像一台巴士,先載滿對的人,自然就會開到對的地方。很幸運地,我找到了有MBA背景的Jerry帶領這個團隊,以及超強開發能力的Crystal進入這個團隊。在合作的過程中,我也帶了點工程師的堅持,就是一定要建立讓工程師可以自由發揮創意的環境。當所有的產品和創意,都是由技術為核心出發的時候,我們的每個產品,就比較自然地會有一定的門檻。除了「地圖日記」外,我們很快地又有了兩個英語系的網站: ”My Home & Garden” 和”My Education” 。他們都是單一領域的搜尋引擎,雖然也是Mashup,但我們對字詞屬性的判斷,能提供使用者更好的搜尋結果。

現在,離我在咖啡店那天滿三個月了,很少人問我唸土木系弄電腦這個問題,朋友們改問我為什麼創業。其實,就和當初走進電腦這行,帶了一點傻勁和糊裡糊塗的感覺。耽心也是有的,但網路創業的風險真的不高。以成功率二成來算好了,每個網站都像是一次創業,我們可以透過發展不同型式的網站,來降低風險。除非一個網站已經被龐大的user base定型,不然多半可以很快地調整它的方向,拿現有的模組,修修補補,變成另個全新的網站。拿兩個完全不同的網站來說好了,今天做一個”digg”和做一個”Flickr”,我相信一定有50%以上的code可以重覆利用。如果速度可以那麼快,除非大環境真的不容許這些小網站的存在,否則機會是存在的。不過創業真的好累、好辛苦,不過能為自己努力一些也是種幸福。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