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人三》:精彩依舊,可惜不見從容

Posted by Mr. Tuesday


仇恨與寬恕,是山姆雷米為眾多角色們套上又解開的枷鎖。彼得對沙人的憤怒與原諒、哈利對彼得的掙扎與友情、彼得對MJ的誤解與任性、艾迪對彼得的嫉妒與怪罪等等;蜘蛛人戰勝了自己內心的黑暗面,編導卻無法擺脫想要塞進太多元素的企圖,而在諸多細節上缺乏詮釋、交代不清。在人情劇本寫得老套、許多轉折不自然地硬凹,人物塑造又因為太龐雜而失去立體感的情況下,《蜘蛛人三》終究只能做到精彩而非特別、感性但不深刻、炫麗而無法留下多少觸動了 



一枚戒指、兩段私仇、三個反派、四人大亂鬥。轉眼間,蜘蛛人攀上大銀幕已進入第五個年頭。這回的故事講的是親情、友情與愛情,除此之外還有自傲、嫉妒與復仇,但是山姆雷米只有不到一百四十分鐘。終究最大的敵人是自己,《蜘蛛人三(Spider-Man 3》被過多的元素、過大的野心侵蝕掉收放蜘蛛絲的從容,於是觀者只能在零碎閃爍的光芒之間,尋找那刺激官能的感動。
 

生平第一次可以放勞工節,大白天的前往人聲鼎沸的西門町。見識到國賓戲院不曉得幾年沒看過的擁擠人潮,還因為會員領票隊伍太長、遲到入座而待到下一場才補完片頭。身為本年度暑假檔期的先鋒大片,全台灣首日有一百七十九個影廳(會不會太誇張)同時上映,《蜘蛛人三》所背負的期待可不是「龐大」兩個字足以形容。然而敢擺出這種陣仗、能動用那麼多資源,自然標準要比人家高一些。於是就像《地海戰記》帶給宮崎吾郎的枷鎖般,《蜘蛛人三》該被問的問題不是它好不好看,而是「有沒有及格」。畢竟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句話可是他自己說的喔!
 

從這樣的層次切入,其實非常想替它說好話的我,只能愛之深責之切地回答:比起三年前第二集給我的滿足感,實在是差多了。看得出來山姆雷米想更強化這個系列在一票英雄電影中的不凡之處,那便是彼得帕克身為凡人的種種苦惱。但是在人情劇本寫得老套、許多轉折不自然地硬凹,人物塑造又因為太龐雜而失去立體感的情況下,《蜘蛛人三》終究只能做到精彩而非特別、感性但不深刻、炫麗而無法留下多少觸動了。
 
為了寫好這篇文章,我特地去找了《蜘蛛人二完整版(Spider-Man 2.1》重新看過一遍。電影結束片尾字幕冉冉昇起,我忍不住把頭頂在沙發背上嘟噥著:「啊….可惜唉!第二集拍得這麼精彩
 

看看當年,奧圖博士與彼得在實驗室的對話,把這反派塑造得多麼深刻多麼感性;看看整部電影前半層層堆積的慘況,把彼得的種種無奈以致信念被打垮、描寫得多麼令人認同;再看MJ對「the “One Kiss”」貫串全片的執著,把她對彼得的心意註解得多麼動人
 
不得不承認,我對山姆雷米與《蜘蛛人》系列、對那紅藍相間的俐落造型、對彼得與MJ還是很有感情的。所以我打算先把令我失望的部分講完,把讓我感動的部分留在後頭。
 

《蜘蛛人三》在架構上,是用兩段往日的怨仇來開啟自始至終的衝突。哈利耿耿於懷父親的死,彼得忿忿不平班叔被殺,兩人都管不了實情而急於找罪魁禍首復仇。綠惡魔當年的死究竟算不算蜘蛛人的錯?在第二集片尾得知彼得身份的哈利,一度拒絕為報父仇而跟摯友作對。如今他成了綠惡魔二世,在殺與不殺間的內心掙扎可是很好的衝突點。而在蜘蛛人這頭,「制止當下罪行」與「主動懲罰惡人」之間的角色拿捏,更是個具有辯證深度的切入點。由此而帶出黑蜘蛛裝(Black Costume)作為扭曲心態的符號化象徵,並且強化彼得與MJ兩人變質的關係其實回頭來看,《蜘蛛人三》的主線安排是沒有失去水準的。
 
那麼為什麼,這部電影硬是無法帶給我像上一集那樣方向一致、單純而綿密的感動,無法再一次深化蜘蛛人作為「平凡英雄」的動人之處?
 

如果要問我的話,問題共有三個。而最糟糕的一點便是對彼得心態的描寫。《蜘蛛人三》中的他已經能在白天的學生身份與晚上的英雄任務中取得平衡,並且獲得紐約市民的認同、私底下更有MJ的愛與支持。彼得帕克不再擁有平凡人物的孤獨,因此編劇想塑造的是他的自滿與失去控制。而問題便是出在這裡,出在「失控形式」的選擇上。貫串整部《蜘蛛人三》的情緒是「復仇」,編劇利用彼得想為班叔叔報仇的心情,具現化蜘蛛人對能力運用的心境轉變。然而「一個得到天賦能力的優秀主角、自認為是正義的代言人,甚至扮演起神的角色論斷他人生死」,這已經是個足夠豐富,可以畫成暢銷漫畫、拍成動畫還改編電影的題材了。但是《蜘蛛人三》的編劇顯然覺得不夠,還為彼得帕克加入另一個非常糟糕的特質,那便是「輕浮」。
 

從蜘蛛人在市府的表揚會場、在鋼架上倒立耍寶開始,我便皺眉懷疑著這跟先前角色性格的落差。彼得帕克是個小孩子,所以先前穿著蜘蛛裝送披薩、在大樓間飛騰一邊興奮地吆喝,都是無可厚非的頑童表現。但是當他把這樣的調皮變成公眾舞台上的形象演出,甚至還有那無可原諒的倒吊之吻,這就跟系列原本的設定有所出入了。
 

如前所述,《蜘蛛人二》中的MJ念茲在茲、潛藏心底的愛慕便是以那經典之吻作為象徵。而彼得竟然能夠得意忘形地在台上慫恿女同學吻他,其輕浮令人難以置信。加上電影後段他那自以為意氣風發的模樣、以及酒吧裡失控獨舞的演出,小丑般地說帥氣不帥氣、說搞笑又不怎麼好笑,是我整部電影看得最不耐煩的片段。把主角孩子氣的一面延伸而成幼稚的行為,進而摧殘與女主角之間長久建立的感情,是少年漫畫常見的橋段。但此中轉折來得突然而欠缺鋪陳,和一直以來的角色預期差距太大,於是變得缺乏說服力、令人難以接受。
 
需知道,觀眾對主角情緒化行為的同情是有限度的。大家可以接受克拉克肯特因為愛情的失落而躲在露薏絲家門外偷窺,大家可以接受布魯斯韋恩因為長久被父母之死糾纏、而想動私刑殺掉兇手;大家更可以理解彼得帕克在經濟、學業與愛情的三重挫折中,想放下擔任孤獨英雄的沈重負荷。蜘蛛人之所以受到觀眾喜愛,正因為他雖然有著我們無法成就的英雄身份,更同時有令我們感同身受的凡人苦惱。絕大多數的觀眾都是平凡人物,所以可以認同他的無奈苦悶。但是當他因為明星光環而變得任性、而失去自我時,就很難再得到大家的同情了。
 

再說這部電影的第二個問題,是劇情上幾個巨大的不合理轉折。哈利在恢復記憶之後,找上MJ並威脅要她跟彼得分手。這裡的轉變讓人無法理解、摸不著頭緒。哈利到底以什麼威脅她?MJ為什麼要乖乖聽話?在彼得做出那麼幼稚的報復後,又為什麼不需多加解釋就願意原諒他?
 
除此之外還有:一路演來良心未泯的沙人,為什麼興致勃勃地答應跟Venom合作?而性格被兩極扁平化的哈利,又為什麼突然回心轉意、願意與彼得聯手?在此雖然有老管家的忠告與MJ被綁架等等因素,仍舊顯得突兀而廉價。
 

至於第三大問題,則是肯定讓許多漫畫迷扼腕的「Venom被浪費掉」這件事。身為蜘蛛人數十年歷史中最大的宿敵,Venom不但戲份少、性格不明確,而且缺乏一個強大反派的氣勢。沒有俐落的肢體動作、沒有讓人感到噁心至極的形象塑造、也沒有壓倒蜘蛛人的戰技演出。更糟糕的是其能力與弱點的描寫,例如「共生體擁有前一代宿主的記憶,因此艾迪布洛克知道彼得帕克的秘密」這點,只以他綁架MJ及那句被一堆台詞淹沒的「Tiger(大英雄)?」粗糙帶過。再看共生體害怕聲波這項弱點,明明就可以讓博士在任何時候隨口一提,不然放在片頭的講課中當作伏筆也行。結果完全沒有交代,蜘蛛人就那麼剛好地選擇聖母院的鐘塔來擺脫黑蜘蛛裝。看到這裡一般觀眾難道不會納悶:他的黑衣服不是平常就可以脫下來的嗎?為什麼非得這樣狂扯硬撕?
 

而在Venom被浪費的同時,備受期待的托佛葛瑞斯也就一併被犧牲了。他所飾演的艾迪布洛克理應是個際遇悲慘的角色,但是在電影裡既缺乏被同情的立體魅力,又沒有多悲慘的遭遇鋪陳。另外哈利的部分同樣是一大可惜。在他失憶的段落裡,其實可以看到這男孩在三集中最陽光的表現,而他和彼得之間摯友的情誼也前所未見地被清爽描寫著。但是在恢復記憶之後,編劇就沒為他的心態寫出多少深度了。
在第二集哈利發現彼得的真實身份時,其實是不願為此和他決裂的。但是這回既不曾深入表現他的掙扎、又沒有為他的怒氣作出真正動人的詮釋。他很單純地一味想復仇、又更單純地反悔而和彼得聯手。當然最糟糕的是讓他最後莫名其妙地為彼得犧牲,這場面來得太突然太隨便、連煽情的機會都沒有。如此粗暴地終結一個角色是編劇的失著,相較於先前讓他在醫院說道「他們是我最好的朋友,我願意為他們而死」,這樣的結果令人不勝欷噓。
 

相對來說,沙人至少是個較有感情描寫的反派。在此不能不認同,有經驗的老演員畢竟擁有不可取代的價值。湯馬斯海登喬許不需要多少戲份,那歷盡滄桑的面容便能讓人感受到這角色的悲哀與內心的衝突。而報社老闆那場震動式辦公桌的喜劇演出簡短但情緒豐富、舞台效果十足,這個段落和法國餐廳招待員的逗趣演出,稱得上是《蜘蛛人三》裡品質最高的笑點。
 

同樣屬於老一輩演員的梅嬸,一直扮演著《蜘蛛人》系列中穩定敘事口氣的角色。她在電影開頭把戒指交給彼得的那段回憶戲碼,娓娓道來如此深刻,讓我當時想著:「絲毫不吝於在文戲中從容地營造人物,這正是山姆雷米令人感動的堅持啊!」萬萬沒想到這僅僅是曇花一現
 
我是如此地期待這部電影,如此地期望在看完之後能夠興奮地為它寫一篇文章。可惜在走出戲院之後的一整個白天,纏繞著我的是一股淡淡的失落。那麼,在戲院裡的那兩小時中,這部電影是否曾帶給我樂趣呢?答案其實不是沒有。正如我所預期的,《蜘蛛人三》在最吸引我的兩個特質上並不是失敗的:
 

首先是依然優秀的特效表現。從第一場兩兄弟在小巷中的熱鬥開始,山姆雷米就展現出他在快節奏中讓人物相對移動、再將鏡頭以更刁鑽的角度一路追逐的炫麗技巧。彼得穿的不是蜘蛛裝,因此在動畫的套用上更顯難度;而綠惡魔二世的肢體動作更是霸氣與帥氣十足。在這之後沙人的誕生過程是全片最讓我感動的視覺成果。使用微粒(Particle)構成的人體不疾不徐、步履蹣跚地成形,讓一度想把這項技術當作研究題目的我自己印象深刻。另外外星共生體的視覺表現同樣精彩,那不規則外型在地面上移動時,無言的角色性格栩栩如生。再到分裂附身時的壓迫感、以及被聲波震出體外的哀嚎呈現,都是近年來最成功的視覺傑作。
 

蜘蛛人本身的肢體動作,是這個系列最吸引我的元素之一。那場在摩天大樓邊營救女配角的戲,利用空中飛散的磚牆迴身、加速墜落等等動作,讓人看到其他英雄人物難以企及的華麗身段。最後決戰中和哈利的空中合體技也頗有新意,雖然在此蜘蛛人的魅力已經有點被綠惡魔二世給吃掉就是了。
 
視覺表現上的過癮度,是《蜘蛛人三》仍舊能讓我看得非常興奮的原因之一。不過如果要客觀地論斷,則這集是否有哪個場面超越了第二集中、兩人在地鐵車廂上的對決?我想我還是得回答「沒有」
 

另一個吸引我目光的,顯然是我們的女主角MJ。她的成熟與富含層次讓人看到克絲汀鄧斯特五年來演技顯著的進步。從一開場在舞台上的女神架勢、在彼得公寓裡送他出門的複雜心情、被劇組開除後孤獨的落寞身影,再到走進法國餐廳時的高雅氣質克絲汀鄧斯特早已擺脫英雄身邊的配角性質,從第二集的深情女孩進一步扮演著立體性豐富的核心人物。可惜的是她與彼得的關係在片尾沒有更多的對話交代,讓最後的轉折顯得過於簡單。
 
仇恨與寬恕,是《蜘蛛人三》為眾多角色們套上又解開的枷鎖。彼得對沙人的憤怒與原諒、哈利對彼得的掙扎與友情、彼得對MJ的誤解與任性、艾迪對彼得的嫉妒與怪罪等等;蜘蛛人戰勝了自己內心的黑暗面,編導卻無法擺脫想要塞進太多元素的企圖,而在諸多細節上缺乏詮釋、交代不清。也許哪天會出現一個《Spider-Man 3.1》的DVD,將這部電影補完成至少口氣沈穩、條理清晰的版本吧?
  

一直以來謠傳著《蜘蛛人三》將是系列完結篇,但最近又重新傳出山姆雷米繼續執導的消息。對於他的掌鏡我其實沒有失去信心,畢竟第三集與先前的評價落差他一定會知道,而哈利的離開雖然可惜,至少可以讓往後的劇情更加單純清晰
 

昨天晚上我重看《蜘蛛人2.1》,在八爪博士重建核融合裝置的廢棄倉庫裡,MJ終於看到了蜘蛛人的真面目。她壓抑著滿腔激動望著他說不出話來,三年來這一幕一直是令我念念不忘、整個系列中最讓我感動的畫面。MJ終於知情,這表示彼得多年來的孤獨與辛酸將能有一個港口停靠。這樣的安排當年也為英雄電影的處境開了新例,讓人格外期待一個有人陪伴的暗夜英雄將會變成什麼樣貌。沒有想到整整三年過去了,編劇不但沒能把他的處境設計出嶄新的型態,甚至還把兩人之間的關係擺在砧板上、重新捉弄一番。
 
《蜘蛛人三》的最後兩人言歸於好,但那枚戒指終究沒有能夠被送出去。寫完這篇文章我重新看著前面的批評,深怕自己太過苛責一部並沒有那麼失敗的電影。我想是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全世界的影迷應該跟我一樣,等這部熱血大片已經太久太久。
 

「有時候,為了成就對的事情,我們必須放棄自己最想要的東西。即使是夢想也一樣。」
 
拜託製作團隊,下次別再為了吸引觀眾入場,而在電影裡一次塞進三個反派了。畢竟《蜘蛛人》系列如果想在大銀幕上長久存活、和前景看好的新超人與新蝙蝠俠平起平坐,必定要重拾那收放蜘蛛絲的從容,以及在都市叢林裡恣意飛翔的節奏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