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機START – 流行媒體文化如何增進智商

Posted by Mr. Friday

大家好,在這裡跟大家拜個晚年,不知道各位在春節時都做了哪些事情?有沒有去哪些地方玩呢?

Mr. Friday春節時候逛誠品(天,他們可真夠敬業的,這個時候還繼續上班),逛到了一本書,內容很有趣,探討當下的流行文化對一般民眾的影響,書名叫做開機:START


(圖:作者
Steven Johnson,譯者蔡孟璇,早安財經文化出版)

探討流行文化的書不是已經有很多了嗎?探討電視、電影電玩對大家的影響,通常這些書要碼不痛不癢的單純敘述文化演進史,要碼就是找出其中關於性、暴力、同性戀、種族歧視之類的橋段,進行所謂後現代式再現的探討。不過這本書相當地特別,它提出了一個相當罕見的觀點:這些流行文化媒體,有益我們的智力發展,就像閱讀小說一樣。等等,你是說打電動有助智力發展?是低你沒聽錯,本書宣稱,打電玩、看電視影集、看電影有助於我們大眾的智力發展。WOW,這下所有愛打電動的小孩們都急著要跟父母邀功,要求再多打幾小時了XD

會開始看這本書,多半是因為這個題材非常的大膽、且「離經叛道」,不過再深入看下去呢,會發現作者雖然不是根據非常非常嚴謹的科學實驗(比如有實驗組對照組那樣,去實驗打電動的小孩是否手眼較協調之類),但是他也是有一系列電視、電玩演進史(而且看得出來這個作者非常精通這些東西,比如薩爾達傳說XD)與大眾在智力方面的演進數據,顯然也是觀察這些趨勢有相當久的時間。

大家一定很好奇,為什麼電玩會增進智力?很多人聽到電玩兩字,很快的就會想到超級瑪莉、俄羅斯方塊這些遊戲。其實隨著時代演變,現在的遊戲已經越來越複雜,排行榜上的常勝軍已經換成模擬城市與模擬市民系列、三國志系列、GTANBA Sport模擬遊戲、或是薩爾達傳說等等,而這些遊戲都有一種共通點:它們越做越擬真,已經遠遠超越以前紙上遊戲所能模擬的範圍。不單只是這些遊戲所涉及的統計學、史地學等能夠增進玩家對該領域的認識,而遊戲越來越強調互動性與多線式劇情的設計,更增加玩者自我探索遊戲規則、在環境限制之下進行資源規劃與作決斷的能力。文中更提到「幾乎每一個擁有年輕孩子的家庭,都會談論自家小孩知道如何設定VCR,而那擁有高學歷的爸爸媽媽,頂多只會設定自己的小鬧鐘」My God!我家就是這樣!),這種現象,是不是大眾文化帶來的影響呢?

不過在電視節目方面,恐怕這個論調在台灣就有點難成立了。文中提到在美國80年代以前,電視製作人會要求節目「不具反對性」:亦即節目力求劇情簡單化、完全不涉及性別暴力等爭議話題,完全以收視率至上。然而在山街藍調(Hill Street Blues)多線式劇情大受好評後,美國節目逐漸走向多線化劇情(好幾個故事主線同時進行、而且常常交錯發生)、人際關係複雜化(文中列出影集24反恐小組的人際關係圖,與朱門恩怨的人數相比較,WOW,真是有夠密的)、劇情提示隱藏化(以往影集常常會有明顯的鏡頭或言語暗示劇情的關鍵,例如斗大的鏡頭告訴你門沒鎖所以歹徒進來了,然而「白宮風雲」、「急診室的春天」這些節目卻刻意將這些提示降到最低點,讓觀眾不得不動腦思考到底哪裡出問題),以及充斥著影集行內人才懂的諷刺性笑話。話講到這裡,讓偶爾也有看些西洋影集的Mr. Friday忍不住也要感嘆一下,像白宮風雲、24這種等級的影集,在台灣根本沒有類似的影集可以比擬啊,反而我阿嬤愛看的天下第一味,看來看去劇情還是那些,實在是好膩啊!!!

這本書除了電視電玩以外,還另外探討了電影與網際網路文化演進,以及大眾智力測驗分數的演進及原因推測。再這裡就先賣個關子不說,了,畢竟好書還是請大家自己買來看才對得起作者。不過要澄清的是,本書的立論並非打電動可以取代看書,而是認為打電玩並非一無是處,雖然增強的部分不盡相同,但它與閱讀同樣有增進智力的功能。各位父母如果擔心,不妨找一個當下最流行的遊戲來玩玩看,看看效果如何呢?

最後的最後,跟大家分享一下本書我認為最有意思的段落。文中提到,近幾十年來智力測驗分數(IQ)的提高,在g指數最為明顯。如果大家有做過智力測驗,應該多少有點印象,g指數就是專測那些莫名奇妙幾何圖形的旋轉變化圖(比如這個空格內應該放哪個圖形啦,或是這個圖形旋轉270度後會長什麼樣)。基本上,人若常常做這類型題目訓練,對成績的提升會很有幫助,但是這種東西學校是不會教的,所以也被認為是處於文化的真空中,與教育背景的訓練無關。然而近幾十年來g指數的平均分數的確提升了,這難道代表著全人類的智商都增加了?但是SAT分數卻沒有增加啊。唯一的解釋是,難近幾十年來大家都受過這方面的訓練?出乎意料地,答案是:YES。在智力測驗設計的初期,這套系統原本運作相當良好,的確沒有任何文化會教你去把圖形旋轉幾百度,但是在幾年前,一切都變了,出現了一群人從吃飯到睡覺都想著旋轉圖形,而這個族群卻無法以種族語言或經濟情況來加以區分──他們不是幼幼班資優生、也不是日裔美國人,也不是中下階層的勞工階級,他們是一群玩「俄羅斯方塊」的孩子們。

看完了作者的說法,你是不是多少也開始認同了這個論點了呢?

喜歡這篇文章嗎? 分享出去給作者一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