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Mr. Tuesday

《猩球崛起》很清楚自己要追求什麼魅力,而且用心做到了最好。在總有評論抱怨不想被特效轟炸的這年代,這部電影向他們證明了動畫存在的理由、和為什麼非它不可。



常看電影的人,應該都對這點不陌生吧:通常在正片結束後、演職員名單還沒捲上來之前,會有一段畫面先強調一下最重要的幾個人,像是導演、編劇、演員等等。這其中演員必定是最佔戲份的排第一位,然後依次遞減。但很多時候,也有種特例是在片中特別客串的、或戲份不多但讓人驚艷的、或名氣特別響亮的配角,會被刻意放在最後面,名字之前還多放個有句號意味的「AND」,以示停頓後的重拍。

在《猩球崛起(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的最後,也有這麼一行字,那張字卡上寫的是「And ANDY SERKIS」。——而我想要說,這行字已經道盡了我對這部電影百分之九十的欽佩了!


《猩球崛起》又是一部近年最流行的「重開機」電影。它的原作《浩劫餘生(Planet of the Apes)》是從1968到1973年的一連五部片,片中的太空船墜毀在一顆不知名的星球上,主角發現當地的統治階層是猿族,而人類卻是被囚禁或當作奴隸的低下族種。這整個故事的優秀在於,它把那顆星球設定成其實是未來的地球,而人類有此下場幾乎是「自找」的。(有點《駭客任務》的既視感對吧?)當年系列的首集是經典,亦曾在2001年被提姆波頓重拍過;到了2011年,《猩球崛起》再度細說從頭,但它憑依的與其說是那個系列、不如說只剩它的概念吧!片中雖然也藏進了關於太空梭、關於猩猩的名字、關於最後的航班飛往「紐約」等等給老影迷的彩蛋,但它有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時間觀,自己的態度和核心意義。《猩球崛起》是一部獨立的電影,而且身上的包袱並不多,所以腳步輕盈。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Mr. Monday (最新 UI 訊息同步 update 在 UIUI)

在我有閒暇的時間,我除了喜歡瀏覽一些設計作品,或是創新的互動科技之外,我另外一項嗜好就是瀏覽大師們的著作列表,透過著作列表的時間序,我彷彿也親眼看見了一個大師的成長歷程。台灣對於 HCI 或是 UI 方面的研究資訊相對較少, 因此, 我也希望能夠利用閒暇的時間來幫大家做個介紹。不過要介紹誰, 總是一個 trade-off. 在 UI 眾神系列當中,之前已經為大家介紹過德國 UI 之神 Patrick Baudisch 以及日本 UI 之神 Takeo Igarashi,當我再次提筆之時, 我腦子裡閃過了數個大師,包括美國多點觸控之神 Andy Wilson日本 AR 先驅 Jun Rekimoto新加坡身體介面之神 Desney Tan…等 (或許讀者們可以期待^_^) 。這些人的確都很特別,不過,再特別,也沒有腦中突然閃過的 Takeo 特別。相隔了四年半的介紹,Takeo 的成長可以用驚異來形容,因此,我決定再度為文介紹 Takeo, 一個大師的研究進行曲 🙂

繼續閱讀全文 … »

10 條設計觀點

Posted By Mr. Monday (最新 UI 訊息同步 update 在 UIUI)

最近看到了一篇文章,叫做 <十條不錯的編程觀點>,覺得寫得很不錯;後來想想設計也是同樣的道理,這邊就分享一下 Mr. Monday 關於 HCI (人機介面) 設計的觀點。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Mr. Tuesday

某一層面上,《永生樹》其實想重現特定時代的現實,那生活中的色澤與氣味;但另一方面,它留在銀幕上的卻是夢一般的觀點,是幾乎不帶骯髒、不帶濕膩、不帶灰暗和淡淺的「記憶」。它把人世拍成了仙境,而這技法真是太驚人。


是的,在反覆掙扎了幾天後,我還是決定給自己這個挑戰,來為《永生樹(The Tree of Life)》寫一篇感想吧!這片我相信看過的人還不多,會覺得享受的一定更少。我也實在沒把握自己到底懂了幾成。但如果連「上帝呀,我從何時開始失去了您?」這樣的問句都能伸展成一部上達雲宙、下貫須臾的辯證生命的電影,那麼那天在戲院裡,儘管不時也會偷瞄手錶、卻在大多數時候看得興味盎然的我,更想利用這機會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緒。

而且這次,我想要寫一篇所有人都能讀的文章。看過或沒看過《永生樹》,都沒有關係。


甫摘下今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永生樹》,是導演泰倫斯馬力克(Terrence Malick)四十年來僅僅完成的第五部作品。先後讀過哈佛和牛津、年僅二十六歲已經在麻省理工學院教授哲學的泰倫斯馬力克,當初轉行作導演,第一部作品《窮山惡水(Badlands)》初出茅廬就被紐約影展選為閉幕片。但在我印象裡,只記得高中時有一部戰爭片叫《紅色警戒(The Thin Red Line)》,名字的意象緊繃廣告打很大,當時去看過的夥伴們卻大多表示昏昏欲睡(當然也不乏有人說他很喜歡)。除此之外,馬力克的作品在我的觀影視野裡能見度真的不高。據聞他的每一部作品從殺青到真正完工的這段剪接期,動輒耗費一到三年,不把掌中的心血反覆磨琢至無愧於天,絕不放手。這是毫無妥協的藝術家性格。他也對自然充滿了敬畏和愛慕,而這不只反映在他的題材核心、更外顯於其攝影美學。也是這般結合了哲學與大地的視野,給了他的作品相應的高度和形上氣質。

沒想到,《永生樹》上映至今,在全台最熱鬧的批踢踢電影討論區不但評價兩極,還根本激怒了很多人。那天在戲院裡,電影才開演三十分鐘,我已經能感覺到這股氣氛了:疑惑、無奈、傻眼、不耐煩,動來動去發出嘖嘖聲和嘆氣聲,甚至離場如廁的人都明顯比平常多。這樣的落差,包括影展與大眾、別人和我自己、觀影前的期待和觀影後現實的差距,甚至後續引發的種種激辯等等,或許才是過去這幾天讓我一直放不下的主因吧?該怎麼管理對一部電影的預期?該怎麼調整坐在戲院那當下的心境?該怎麼區分這是「我看不懂的電影」還是「一部大爛片」?

繼續閱讀全文 … »

[本篇文章為 Google 員工投書]

我是 Google 的軟體工程師, 在 Google 的生涯即將邁入第五個年頭, Google 最近遭遇到來自各方的挑戰, 包括競爭者的的崛起, 還有各國政府的牽制, 整個公司的氛圍和多年前已經有很多不同, 少了點輕鬆, 多了點戰戰兢兢, 環境不容易, 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Google 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這家公司帶給我相當多的震撼, 他的管理制度, 創新方式, 對人才的尊重等等, 都讓我大開眼界, 但是最讓我印象深刻的, 還是 Google 的價值觀.

Google 一直以來有句座右銘: Do no evil.

我今天不是要來頌揚這一句話, 因為那太虛偽了, 尤其是我一直以來都覺得, 好與壞的定義, 邪惡與正義的定義, 在每個人身上都不一樣, 甚至於在每個時代都是不一樣的, 太過於把討論聚焦在這一句話上面, 並無太大意思.

繼續閱讀全文 … »

當年喊的那聲「開麥啦」,給自己的興奮和用心看世界的決心,現在還記得嗎?「如果不記得,就拍一部片來想起它!」想起那童年,想起那個年代的電影。在最新的技術和最沉的緬懷之間,《Super 8》記得這一切。而且記得很清楚。

好吧我就直接這樣問了:在看過《Super 8》之後,有誰能夠不愛上艾兒芬寧(Elle Fanning)??

把孤單和纖細、加上一點點的內疚,包在看似敵意的武裝裡。點上淺淺的眉,再畫上一雙有很多話想要說、又不敢說的眼睛。然後是淡淡的髮,淡淡的唇,淡淡的對你說話的聲音——那聲音並不是冰冷的,而是一種小心翼翼的距離。把脆弱倒進去,把溫柔和溫暖倒進去,把讓人融化的微笑倒進去,藏在最裡最裡邊。你得到了艾莉絲丹納,也就是艾兒芬寧在《Super 8》裡飾演的少女。


艾莉絲因為好奇、也因為生活的不開心,跟一個帶著懷錶(好吧其實是項鍊)的小傢伙出去玩,結果掉進了樹洞裡。樹洞裡有怪物,故事裡有很多大人,但只有孩子們才能把一切都看得很清晰。就像那台古董攝影機,質地粗糙,但是目不轉睛。經歷了冒險的艾莉絲得到許多,也學會了抱緊自己一直都擁有的。她有沒有變得更堅強?這我們不敢說。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不再藏起自己的笑了。

總有一天,孩子們都會長大。總有一天膠卷都會消失。但生活裡依然盡是戲,比記憶中的童年更鮮活更難以置信的。《Super 8》的甜美在於,它是這樣一部為鄉愁而生的電影。當年喊的那聲「開麥啦」,給自己的興奮和用心看世界的決心,現在還記得嗎?「如果不記得,就拍一部片來想起它!」想起那童年,想起那個年代的電影。在最新的技術和最沉的緬懷之間,《Super 8》記得這一切。而且記得很清楚。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Mr. Tuesday

他們的魅力來自他們的不凡,但他們的故事好看,又因為他們終究是凡人。他們有強大的力量,但這並未減少他們的脆弱,降低其孤獨,而且更重要的,仍無法抹去他們的傷痕與痛。

大概任誰都沒有想到,在看完《X戰警: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之後,最打動我的會是「X教授與魔形女的相處」吧?少年查爾斯對少女瑞雯伸出的友誼之手、青少女瑞雯對青年查爾斯的依賴和欽慕——在全片最用心刻劃的「信任並引導蒼生,或與他們為敵」的大義之外,《X戰警:第一戰》神來一筆的親情設定和對魔形女心境的關懷,讓它註定不會是一部俗作。而我真心喜歡這部分。

可惜,這關懷也就僅止於關懷矣。查爾斯無心、編劇也令他無暇去回應這點。少了細膩的思緒和更多互動,這條線也錯失了往心深處的契機。或許,這正反映了全片的處境是嗎?亮麗、平穩、大開大闔,新意處處有,但該改進的點也不少。而我要說,至少對這系列的未來,我是真正重燃起期待了!

繼續閱讀全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