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矽谷最大的好處,就是三天兩頭都有大大小小的 conference 可以參加,在這些聚會上你也可以看到許多知名網路公司、創投與 startup 的身影,有興趣創業的人可以在這裡找到同好、聽聽演講台上前輩的過來人經驗、甚至是找創投談談你的點子值不值得投資。最近美國的失業率節節攀升,即便是加州本地也已經超過12%,但在網路界還是常常聽到招不到好的工程師的消息。

TechCrunch 由於網站名氣大,所以一方面請得動許多知名的創業人上台分享他們的故事、一方面也能號召全世界各地的創投來個創投版的星光大道 PK ,評審個個是五星級。不過說老實話,TechCrunch 的入場券真的很貴,除非你真的對於場外互動很有興趣,其實所有的演講、PK秀都有 live 網路直播,重要片段也都有錄影分享,你大可以守在電腦前看轉播就好,看得還比現場螢幕更清楚。

繼續閱讀全文 … »

這是一個很傷心的事情,所以…….使用之前請三思…

1. 首先,你要啟用 Facebook Timeline。未開通的人,請參考這篇如何立刻開通 Facebook Timeline

2. 打開你的 Timeline,挑一個年份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Mr. Tuesday

如果魏德聖只是想拍個讓主角悲壯、讓觀眾悲憤的故事,大可避開種種挑戰道德觀的鏡頭,直接認同抗暴的一方。但他沒有。對他而言,賭上讓更多人不理解的危險、說出一個文明的「真實」,是更重要的。


「可憐的日本人呀……和我們一起到祖靈的家,去當永遠的朋友吧!」說這話的是個好年輕的孩子。

那天晚上,我在電腦前面坐到很晚很晚,像一顆煮不開的蚌殼,悶悶地想著上面那句話。它給我的衝擊太大了。電影已經看完了,我卻只驚覺自己對那段歷史、那個文化的認識這麼少,少得不只缺乏細節,更對核心的生命觀一無所悉。而正是這無所悉,造就了不理解,不理解帶來主觀的解讀、跋扈的介入,於是衝突,才這麼發生的。


但在此,我還是想先回到這問句:你去看了嗎?去看《賽德克巴萊:太陽旗》了沒?如果答案是「還沒」,就先別往下讀了吧!因為我想把結論說在最前面:這部電影,請你一定要去看,一定要進戲院去看。不是為了「支持國片」這麼輕揚的理由,也不只是為了每個人都該瞭解那段史實、面對那則過去,而是一定要去見證、去體會——

體會什麼?體會在大銀幕上、在環繞音響中間,在黑漆漆的戲院裡和數百上千個人一起,看一部真正追上了世界級質感的台灣電影,是什麼感覺。去體會一個時代,體會一片山林,體會一場悲劇的艱難;如果可以的話,更試著體會那對異文化的「不理解」,讓那價值衝突在體內打轉流竄一番。是的,《賽德克巴萊》還可以更好,它在技術面拍出了一部商業大片的規模,但在劇情面更像「述史」而少了點細緻的說書味;然在它的核心,是個想「還原歷史現場、重建行動邏輯」的企圖,這讓我非常地尊敬。而其外顯在銀幕上的各種「場面」,更無愧於這麼多年的期待。所以我願意為之疾呼。

繼續閱讀全文 … »

前兩篇都寫到這禮拜我去了位在舊金山的 TechCrunch Disrupt。該是寫點感想的時候了。本集先把照片貼一貼,後一篇再來寫詳細感想。

TechCrunch Disrupt 會場

這是我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的 TechCrunch Disrupt --因為實在太混亂了。AOL 開除 Michael Arrington 一事讓整場討論變了調(很多時間花在討論 MA 本人的行為是否適當,而非討論 startup);而儘管 MA 本人一直聲明他的 “transparency”, 但最後三強都有 Crunchfund 投資,仍遭瓜田李下非議;甚至是前天晚上 Paul Carr 在 TC 部落格上直接嗆聲走人,都讓這齣鬧劇有喧賓奪主之感:最後的焦點都不在入圍決賽的 startup身上,實在可惜。

話雖如此,身為美國(應該也是全球)最知名的網路科技部落格舉辦的 startup 盛會,TechCrunch Disrupt 仍有許多可觀之處,著實讓我開了不少眼界。

繼續閱讀全文 … »

Michael Arrington :身上衣服寫著:無給薪部落客

如同前一篇所說,今天我人在 TechCrunch Disrupt 現場。彷彿大家心理都有預感:Michael Arrington 可能會出來說話,而他也一如預料… 上台說了這句:”It’s No Longer A Good Situation For Me To Stay. ” 正式宣告大家:他要離開 TechCrunch 了。

繼續閱讀全文 … »

Turntable,原義是唱盤,但今天不是聊唱片,而是美國一個新興的音樂服務。

說實在話,跟”聽音樂”有關的服務、 startup ,在美國已多不勝數,最基本的就是 iTunes、Pandora 跟 Spotify。但 Turntable.fm 硬是玩出另外一種新花樣,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講到聽音樂,大家最直覺想到的應該就是 “打開 ipod/隨身聽,聽你買的歌曲”。是的,這是音樂消費的大宗模式,但卻不是唯一,真實生活裡面消費音樂的方式其實還有很多種:譬如假日跟三五好有去 KTV 歡唱、譬如聽音樂性電台,譬如去 Live house 看歌手演唱,譬如打開 MTV 電視台。

在 iTunes 已經站穩線上音樂商店角色的現在,許多 startup 已經開始轉往各種延伸性的音樂服務(說真的如果你不是微軟、Amazon 這種大咖,強碰 iTunes 也沒什麼意思) 。而我今天要談的 turntable 鎖定的是:DJ 扮演。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今年是民國成立一百年,1911年的辛亥革命也成為話題。對岸作家張鳴用雜文集錦的方式,完成”辛亥 – 搖晃的中國”一書,試圖從各種角度來看辛亥革命的影響,其中有不少趣事軼聞,也帶讀者看看多種面向的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雖然是一場低變動的、少暴力的革命,但是中國從上千年的帝制國家,一下子掛上了共和的招牌,還是有很大的意義。辛亥革命是一場意外造成的結果,當然當時滿清政府的作為、革命份子的發動,發生一場變動是遲早的事情,但作者認為,原本革命黨並不喜歡在四面交戰的武漢發動革命。因為武漢身處內地,四面可攻,革命活動很容易被撲滅。所以孫中山先生屢次起義都沒有在內地的武漢,可沒想到真的成功的起義,居然在意想不到的武漢。

當時革命黨的名冊被清軍破獲,箭在弦上只能一拼;政府強制收回四川鐵路的股份引起民眾不滿騷動,武漢部分兵力調去四川;加上很多武漢新軍跟革命黨有所來往,謠傳清廷將依照名冊一網打盡。於是在這樣的氣氛下,革命一旦發動、新軍響應,站穩了第一步。接著是大多數主張立憲的仕紳對清廷拖延改革、集權滿人的行為不忿,於是不僅武漢,浙江、江蘇、上海等地的商紳也都出來支持革命、協助維護秩序。而清朝自己的官員少有反抗,武漢的官員瑞徵一聽革命就急忙逃跑,造成原本沒有心要加入革命的軍民也無所適從,武漢因而順利光復。

歷史事件的發生往往有前因後果,但確切的時間點不能不說有點偶然。就像辛亥革命的成功,也是在長久因素的累積,卻在一個突發事件爆發。不過雖然掛上了共和國的招牌,並不是一夕之間就可以富國強兵的,大多數的人民對於革命是沒有概念的。之前看過白鹿原裡的人聽到沒有皇帝了,第一個反應是要交租糧給誰呢?辛亥革命的發動者很多是有留日經驗的年輕人,後來表態支持的有很多是商人仕紳,簡單的說就是社會中上階層的知識份子、鄉紳商人。但大多數農民跟勞工階級的人是不明白革命的主張的,這也是為什麼商紳出面後,革命可以這麼快穩定成果的原因之一,畢竟當時中國大多數的農民很習慣鄉里”有頭面”的人替他們作主。

可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辛亥革命之後,各省各地的局面其實是混亂的。所以除了滿清遺老之外,很多立憲派的人過一陣子也懷念起清朝皇帝了。事實上,在辛亥革命前夕,滿清是有意朝改革的,除了公布立憲章程、加強各地諮議局成立之外,國家收入也是增加的;某些地方有些小打小鬧的起義、鬧事,都並不成氣候。馬後砲的講法是,如果清朝好好立憲革新,革命是不是能夠成功還說不準的。但是慈禧光緒死後,新接班的滿人親貴一味集權中央、集權滿人,造成各地立憲派鄉紳不滿,於是安定中國社會主要力量的中堅份子一旦倒戈,加上被任重命的滿人實在是太腐敗無能,革命的推手一推,還是推倒了清朝兩百六十多年的基業。

問題是辛亥革命雖然推翻了政權,卻沒有建立起有秩序的新制度。各地群龍無首亂哄哄了好一陣子,到後來變成軍閥割據,沒有皇帝了,但是軍閥比皇帝還壞,百姓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雖然在亂世特別自由、特別容易出現有意思的人物,不管是京劇名角、文藝大老,但革命黨人理想的自由民主卻並沒有實現,至少沒有很快的實現。歷經動盪、戰亂,到一百年後的今天,大家才慢慢過得上那麼點好日子。但不管怎麼說,辛亥革命是一個終點更是一個起點,在中國現代化的過程中是不可不提的一件大事,而當政治宣傳的意味減少了,或許大家更能自由地多元地討論這一件大事。至少在今年,多了解一點這一百年前的大事件,還是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