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寫了幾篇和「」有關的文章,有一篇當時曾引起一陣不小的討論,篇名裡有「創」,但其實切入點是”抄”。今天要談的這篇,其實也是「創」,但是創造性的改變,而不是創造本身。

WeReport 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上線了,以一個長期關注傳播議題和社會公義的閱聽眾而言,看到這個網站,我非常感動,而且驚訝。一個被傳播學者講到爛,傳播科系學生討論課裡討論到搖頭然後就下課了的議題和現象,竟然有機會在這個數位時代下,被一個僅拿170萬為主要資金做起來的網站給改變。 繼續閱讀全文 … »

這個影片(同時也可以算是臉書應用程式,需要接受授權才能看)在萬聖節後才出現,但截至目前為止,這個遊戲已經超過一百萬人按讚,是最近這幾天全球成長最快的應用程式。

話說在前頭,這個影片可以成長這麼快一定有它的理由。請做好心理準備… Take this lollipop

乍看之下這像是個有點跳 tone 的作文命題:Siri 跟 Google !? 但既然 Eric Schmidt 都自己跳出來這樣說了( 在Google 反托拉斯案的聽證會上說的, 國外報導連結 )當然大家就不會等閒視之。

Eric Schmidt 說的話是:

Google has many strong competitors and we sometimes fail to anticipate the competitive threat posed by new methods of accessing information

Google 有許多強勁的競爭對手,有時候連我們都沒想到一些新科技在日後都變成我們的強敵。

Even in the few weeks since the hearing, Apple has launched an entirely new approach to search technology with Siri, its voice-activated search and task-completion service built into the iPhone 4S,

例如 Apple 在數週之前推出的 Siri,它提供的語音搜尋、自動完成任務的功能也是( Google 的挑戰)

Eric Schmidt 會說此話到底是他的肺腑之言還是言不由衷尚不得而知,但事實上如果你去看 Google Search 的熱門關鍵字:

過去一整年最熱門的關鍵字是什麼?竟然是 facebook、youtube、yahoo、google(在google 搜尋 google 不知道到底是在想什麼)、craiglist 等直白到不行的網址關鍵字,其他的 weather、games、news 也不難猜使用者要做啥。若 Siri 內建的功能可以把使用者導到相對應的服務去或直接幫你報氣象,那麼可想見大概不會有人會再去 google 搜尋這些關鍵字了吧?

更進一步來說,Siri 真正的強項不是語音辨識系統,而是加進了自然語言處理 (NLP)來幫你解決問題:

讓電腦回答問題一直是一個非常困難的問題,

仔細思考一下,我們就可以發現第一個難題是「讓電腦去理解人類的自然語言」

理解人類的語言有多難?請各位讀者想一個簡單的問題就好了:「學習一種新的語言你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學好?」,我們都知道把語言學好是一種藝術,但 是對於人類來說,掌握一種新語言的基本元素都已經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了。現在我們想要讓電腦去理解一種自然語言、甚至於能夠明白我們的問題,難度自然是不 在話下了。

即使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完美地克服之後,第二個難題馬上來了:「理解了問題之後,電腦要怎麼產生出答案?」這個問題到今天,也還是沒有很好的解法,通常我們只能預先給電腦準備一個很大的、經過組織後的資料庫,讓電腦從事某種程度上挖掘答案的行為,廣義來說,這也就是 Semantic Web 想要解決的問題:讓網路上的所有資料經過標準,組織成為一個世界上最龐大的資料庫,使得「整個網路可以被任何一台電腦理解並分析」這樣的一個概念可以落實。

Wolfram Alpha 即將問世:電腦科學界聖杯的追尋之路

這樣說好了,無論 Google 搜尋的原本設計用途是什麼,如今它對大家來說就是一個 “把任何問題丟進文字框裡就可以找到答案” 的服務。那麼 Siri 當然也可以被視為 “把任何問題唸出來就可以找到答案甚至幫你做好事情” 的服務。

Google 搜尋故事影片:

Siri 廣告 CF:

不管他們的介面、後端科技是什麼,在使用情境上,你覺得真的有很大差別嗎?

Siri 應該是到目前為止,最讓人驚艷的自然語言應用。而自然語言應用的發展過程,跟 Semantic Web 、語意式搜尋也有很大的關聯;應該說,Siri 背後的運算機制,跟 Google 長年進行的語意網 project 絕對有許多互通的地方。要說 Siri 是 Google 的直接競爭對手嗎?乍看之下不是,但它的確是從意想不到之處變成挑戰對手。

最後的題外話,這幾天把玩同事的 iPhone 4 Siri 下來,感想是 Siri 還有許多待改進的空間(比如它的語音辨識能力雖強但聽不懂人名常拼錯又無法用語音校正),但若 Apple 替 Siri 提供 API 、甚至允許第三方應用擴充 Siri 的功能(想像你可以在 App Store 裡面下載各種 Siri 外掛?)Siri 絕對會是未來非常強力的殺手應用。

最近遇到一個有趣的問題,看似簡單但真的跳下去做卻發現不容易,特別寫文一篇記錄一下。

這個東西叫做:行動版網頁。

你的網址是?

這也是自從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開始流行以後常遇到的問題:太多的網站不是為行動裝置設計,所以需要使用者不斷放大縮小才能順利觀看。

一般直覺的解法:那就另外作個行動版網頁,把手機過來的流量導到這個版本去。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Mr. Tuesday

在過去這一個月裡,我總想像自己會在文章的末尾寫下「身為一個台灣人,我以《賽德克巴萊》為榮!」但在這當下,我真正想問的是:該往哪去,才能重回他們失去的家園?要盼多久,才能聽見那快凋零的語言?要等到哪一天,才能重新記起他們曾有的驕傲?


來吧!這次讓我從《風之谷》說起。在原作漫畫裡有個轉折,是人類在戰爭中投入了生化兵器,結果引起腐海的大暴走,世界各地的王蟲於是紛紛向戰場奔來,準備以身體化作森林、平息腐海的怒氣。娜烏西卡著急不已,但她隨即發現:王蟲們的眼睛一顆顆都湛藍如鏡,這意謂著祂們內心是平靜的。她有點懂了,繼而感動,甚至打算陪祂們赴死……

但王蟲阻止她了。祂們讓她明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使命,為天道而死是從容也是解脫,但為了看清終局而活下去,是更痛更困難的、卻也是必須的。王蟲犧牲自己以求大地的圓滿輪迴,而娜烏西卡應該回去帶領人類,一個已近黃昏的種族。


在整整等了三週後,我終於看完了《賽德克巴萊:彩虹橋》。不同於《太陽旗》當初的困惑,這次的我理解順暢,被打動的情緒也夠深刻;拜過去這二十多天裡、全台灣觀眾共同的用功所賜,我們好不容易理清的目光,在這碧山秀水、如雲的英魄間,得以流成清晰的價值觀。我也驚喜地發現在故事最後,終究藏了一道「就算艱苦,仍要試著活下去」的信念,和我的時代真正合流了。求死為的是尊嚴,求生則是為了要把故事說下去。當熟悉的片尾曲再響起,這次我終於能靜下心、無旁騖地沈醉其中了。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Mr. Monday (最新 UI 訊息同步 update 在 UIUI)

(圖片來源: 博客來)

我想人生的因緣有時候是非常殊勝的,當時引領我進入人機互動領域的第一本書正是 Donald Norman 的 <設計&日常生活>。遙想當時我正在做產品設計的相關工作,正煩惱著究竟是否有一個好的產品設計指導原則來將產品設計得更為好用,更接近使用者;而就在當時,我在一個同事的書架上看到了那本書,那本書在當時不僅解決了我的疑惑,也開啟了我對於人機互動研究的知識大門。從那時起,我就成為了 Donald Norman 忠實的粉絲以及信徒。他的每一部著作都被我買回家拜讀,有些著作還不只讀過一次,每次看,總有不同的想法,著實獲益良多。時間一轉眼,數年過去了,想不到第一次幫別人寫推薦序就是 Donald Norman 的書,這樣子的緣分真是讓我感到非常開心,也非常驚喜!

繼續閱讀全文 … »

本週三 Steve Jobs 過世的消息傳出之後,全世界的蘋果門市都陸續出現紀念賈柏斯的小小紀念人潮。這篇文章裡的照片是週六在 Apple 總部拍的,在著名的 infinite loop 路旁一小角。 繼續閱讀全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