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Sega Cheng (Mr. Saturday)

過去一段時間,iKala 收了很多履歷,面試了非常多的傑出人才,我發現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大部分的人都非常害怕公司會對他們不利。」怎麼說呢?許多面試者對於 iKala 的福利都覺得有點驚訝,因為他們之前待過的公司並沒有這樣子在照顧他們,福利內容甚至讓他們有點不安,覺得福利的背後一定隱藏著公司的陰謀,我覺得啼笑皆非。

從傳統電子公司出來的一些面試者,有這種反映出現的比率更高,我其實很好奇到底他們之前是被公司壓榨到什麼程度,以致於他們根本不相信公司會秉持著照顧和培育人才的理念在經營。員工對於企業缺乏信任,雖是全球普遍的現象,但是在台灣,這樣的情形似乎更為嚴重,許多離開工作的人,對於自己的前公司沒一句好話,不是工時長、就是老闆賤,長期下來造成他們心中對於工作型態的刻板印象,認為工作就是這個樣子。

「這群人真的受到很嚴重的心理創傷」我常常在心裡這樣想,這樣子的工作型態,在未來越來越靠腦力競爭的環境,豈能久乎?

繼續閱讀全文 … »

MMDays 很高興能夠跟商業周刊網站合作,即日起,MMDays 的部份文章將會轉載於商業周刊上面。希望藉著這樣子的合作,可以達到雙贏的局面。我們也感謝商業周刊的網站資深編輯 Evelyn Lin 給我們這樣子的機會,光是確定這件事情就不辭辛勞地跟我們來來回回好幾封信了。為此,MMDays 還特別商請了我們的好友- iKala 的品牌形象總監-特別設計了一個 LOGO。不知道大家在這個 LOGO 裡面是否看到了 “共筆” :)

我們的第一篇文章是 Mr. Saturday 的 “我為什麼離開 Google”,還請讀者們捧場了。

Mr. Monday

我的書桌上面永遠堆著十本等待閱讀的書,清單裡面總有超過十篇待念的論文,RSS裡面總躺著上千封未讀的訊息,我的許多朋友也像我般飢渴地啃食著這些知識。當我讀著遠古時代的歷史時,我以為我仿佛經歷了那段歷史,但是,我沒有;當我看著論文的推導時,我以為這是我自己也推導過了,但是,我沒有;我以為我看著經典的設計範例時,我以為我已經跟著作者一起做了一次,但是,我沒有;我以為我看著 Google Map 上面的虛擬導覽,仿佛我也去過遙遠的半球旅行過了,實際上,我還坐在我的位置上;當我閱讀著世界各地的新聞時,我在我視線可及的三米內,虛構著三萬米的世界。透過文字的力量,我們的知識的確開拓了,連六歲的小孩子都可以學連戲劇講出過於老成的話。我們閱讀著,啃食著,仿佛文字是通往智慧的橋梁。

繼續閱讀全文 … »

Mr. Tomorrow 在 MMDays Showtime 中寫過期貨之後,得到前所未有多的回應和電郵,發現大家對金融相關的題目很有興趣,所以一直想邀朋友來寫幾篇金融類的客座文章。結果客座文章找不到,卻找到一位寫手﹝笑﹞,就是以下這篇文章「希臘債券,剃頭及現值」的作者 — Ms. G’day.

Ms. G’day 是Mr. Tomorrow 的好朋友,是MMDays 的新寫手,主要文章內容是經濟金融相關的概念和新知,希望她可以為MMDays 帶來不同的觀點,帶來更多元化的好文章呀。

請大家多多支持﹗


希臘債券、剃頭及現值

Posted by Ms. G’day

希臘債券這東西,相信大家在不同的媒體上都聽過以及看過。我不是想在這裏強調投資它有多大的風險(圖)。我想說的是,在希臘債券重組的細節上,有些報導指出投資者要接受大概50%的剃頭比率,意思是要接受50%的名義賬面虧損。50%已經夠慘了,可是,還有其他的報導,說剃頭比率其實應是75%。50%怎麽會突然變成75%?

Greek 10Y Bond yield

這25%的差距,正好說明了現值(Present Value)的重要性。讀過金融的朋友很可能在第一、二課就學過這個概念。現值的概念是這樣的 — 今天拿一百元總好過明年拿一百元 ,或者說,今天的一百元比明年的一百元更有價值(A hundred dollars today is worth more than a hundred dollars tomorrow)。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Sega Cheng (Mr. Saturday)

從小接受零和教育, 打敗同儕就是勝利

從小我們被教導要考第一名, 成績要比其他的小朋友好, 才有機會上好的明星學校, 邁向光明的前程, 台灣教育從小到大都不注重團隊觀念的培養, 老師和父母教導的, 全部都是零和的思想, 別人贏了, 就是你輸了, 別人第一名, 你就是第二名以後, 一翻兩瞪眼. 卻完全忽略其實這個世界有許多共創雙贏, 共創價值的機會, 並非所有事情都是你死我活.

這種深值人心的零和概念, 造成了許多台灣人才非常難以根除的一些刻板想法.

比如說, 台灣的菁英人才在選擇工作上, 最害怕的事情就是: 當別人問他在哪裡工作時, 他回答的是對方沒有聽過的一家小公司. 這對於很多菁英人才來說, 直接就是一個自尊心的打擊, 他們說出口的時候, 真的連自己都會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因為深植心中的零和思想, 讓他們覺得自己 “輸了”, 輸給那些在喊得出名字的大公司裡面工作的朋友同學. 所以幾乎所有台灣的頂尖人才, 都往最好的大公司去擠, 無論是本土或是外商, 一定要叫得出名字, 親戚朋友要聽過, 露出敬佩的表情, 才是好公司, 才代表我 “贏了” 同儕.

繼續閱讀全文 … »

2008, 攝於台北

誠品站:您說這本書是「帶給台灣年輕人的傳書」,甚有期許意味;就您所觀察,上海的年輕人有怎樣的特質?在中國崛起富有之後,報章總是擔心台灣年輕人會沒有競爭力,但就您觀察,您認為台灣年輕人有哪些特質是值得珍惜肯定、難被取代的?

陳佳芬:這一題我想了很久,最後還是要小小聲說:

「台灣年輕人確實沒有競爭力”(在這裡指7年級,8年級生),不是因為他們不夠優秀,而是他們的心理沒有”競爭意識”。」

— 原文:台灣女子的三城記,在上海享受自由日子:專訪《上海工作下海生活》陳佳芬

在臉書上轉貼了這篇文章,然後我朋友淡淡回了句:” 沒有根據佐證 憑感覺隨便講講 我也可以講 台灣得當前的困境 起因於五六年級生的缺乏遠見 所以 不用太認真 XD ”

其實我朋友講得也沒錯,多數打著台灣年輕人有沒有競爭力的討論報導,都是敘述幾個個案或某些面相的數字就下結論了,某種程度上也都是 “憑感覺”。而感覺這種事的確是相當主觀…

只是非常不巧的,我最近也頗有這種感覺….

所以我正在思考,我所感覺到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Sega Cheng (Mr. Saturday)

根據 Akamai 去年第四季全球頻寬及連線品質的調查, 台灣不僅在寬頻滲透率上呈現停滯不前的狀況, 連線品質竟然相較於 2010 年衰退了 22%, 一年比一年緩慢, 平均連線速度只有 3.7 Mbps, 在亞洲敬陪末座; 反觀第一名的韓國, 平均連線速度達到 17.5 Mbps, 幾乎是台灣的 5 倍, 而且以 28% 的速度逐年增長, 此消彼長, 台灣的網路速度與韓國的差距越來越大.

“互連”(Peering) 一直是網路 ISP 業者彼此之間競合的運作方式, 兩家不同的電信業者透過網路骨幹的互連, 讓彼此的使用者使用網路的速度加快, 上網體驗更好. 多年前台灣 Google 剛成立的時候, 就不斷地想要和中華電信進行互連, 把網路延遲降低, 但是很可惜到了今天還是沒有成功, Google 目前只有一條 10Gbps 的主要線路與中研院互連, 以及一些次要的線路, 而最近這件陳年往事被網友發現 (其實 TWNIC 一直都查得到這些連線資料), 於是形成一些人, 為了更順暢地使用 Google 的服務, 利用中研院當作跳板建立網路連線的怪異現象.

繼續閱讀全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