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出處)

如果大家記憶猶新,那麼應該不會忘記上個月的時候,台灣的智財局想要封鎖國外的侵權網站,讓台灣的網民無法連上這些網站。這件事情當時造成社會一片譁然,最後智財局承認錯誤,撤銷了這一件事情。至於當時為什麼智財局會突然做出這種奇怪且自廢武功的事情 (重點應該是去國外檢舉這些網站、而不是讓台灣人自己看不到的這種鴕鳥舉動吧?),背後是否有利益團體的遊說或是壓力,就完全是一個謎了。

各位網民以為就此沒事了嗎?那你就錯了,因為 NCC 早就已經準備一個更恐怖的「電信法修正草案」,想要把政府管制網路內容和言論的作為直接合法化

下面是電信法修正草案 (點這到 NCC 官網下載) 第九條的內容:

利用電信網路向不特定多數人提供之內容,經各該法律主管機關認定違反法律強制或禁止規定者,電信事業於技術可行時,應依各該法律主管機關基於法律授權之通知,停止使用網路、移除內容或為其他適當措施。利用電信網路向不特定多數人提供之內容,妨害公共秩序、善良風俗者,電信事業於技術可行時,得停止使用網路、移除內容或為其他適當措施。

也就是說,現在的 PTT,或是臉書等鄉民喜歡聚集的地方,未來經過主管機關認定「妨害公共秩序」或是「違反善良風俗」,政府可以依法命令電信業者封鎖這些地方,讓你無法使用。至於「妨害公共秩序」或是「違反善良風俗」的定義是什麼?很抱歉,條文內沒有定義,只要政府覺得是就是。

繼續閱讀全文 … »

最近許多朋友不約而同問我:「覺得從工程師轉換到執行長的角色,最困難的是什麼?」

我的答案很簡單,就是「溝通」兩個字。這也是我這篇文章要跟大家分享的事情。

每次被問到這個問題,我很自然會回去檢討:「過去一段時間、我時間都是花在哪裡?」每次直接浮現的,毫無例外都是與人溝通的情景。倒也不是我身邊的人難以溝通,而是我發現溝通的確就是一個領導者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很自然地把大部分的時間和心力放在上面。

台灣的職場文化普遍存在一個問題:「官大學問大,講話聲音就大。」然後大家都要聽聲音大的,底下的人再有什麼異議就是不合群、就是挑戰長官。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溝通方式、在我看來是阻礙進步的毒瘤。尤其是在網路業,這一種思維會嚴重阻礙組織的創新能力,因為在這個行業中,官大絕對不等於學問大,網路產業日新月異,幾乎沒有一個人可以一手掌握,一家企業要跟上時代、創造短期優勢都很困難,哪裡有官大學問大這種事情。

繼續閱讀全文 … »

在 Facebook 上,你的朋友有幾個?

還記得三年前,我的 facebook 好友只有 170 個,現在已經膨脹到了 350 個。這是正常的速度嗎?我不知道,但捫心自問,這當中有多人是每天下班以後我還想見到聊天的人?恐怕還不到 30 個。

最近報導,美國的年輕族群不喜歡 facebook ,理由是上面人太多 social drama 也多。從某一方面來說他們是一群口嫌體正直的人(七成多的人都在上面),從另一方面來說這也的確是某種徵兆?

繼續閱讀全文 … »

圖片:via Sebastian [email protected]Flickr

這是從團隊之美看到的問答:

問:為什麼多數人不喜歡作 Code Review ?

答:因為叫兩個人作同一件事聽起來很沒效率。

我在台灣的時候,必須很誠實的說我所在的團隊內彼此從來沒作過 code review,偶爾會作也只是因為別的團隊想改我們的程式送來 patch 所以要 review。問到為什麼不做?聽到的理由多半是:”我們的人力資源不夠(潛台詞:不像國外那麼多),所以沒有時間作 code review”。

繼續閱讀全文 … »

Posted by Little Ms. Happy Birthday

iron

本書是<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作者Tracy Chevalier最新力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電影跟原著我都蠻喜歡的,所以就挑了這本書。沒想到一開始看的時候,感覺比<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差很多,有點珍奧斯汀的風格,講述的是十九世紀初一位英國化石收集家與一位化石發掘家的故事。

因為父母雙亡,唯一的哥哥成家立業,未婚的伊莉莎白三姊妹聽從兄長安排,從倫敦遷居到海邊村萊姆鎮。一開始離開文化之都倫敦確實很不習慣,但伊莉莎白很快就發現海岸線有豐富的化石可供發掘。這對熱好收集魚類化石的伊莉莎白來說,簡直是搬到寶庫的旁邊。當時鎮上的人們對化石所之甚少,只知道是死去生物的遺骸,所以多少有點不吉利的顧忌。唯有幾個大膽的人以拾撿化石販賣給遊客賺點小錢幫補家計。其中以瑪莉這個小女孩特別會找到化石、清理成完整的標本。於是伊莉莎白便與瑪莉結成忘年之交,在海岸邊常看到一大一小的身影。 繼續閱讀全文 … »

延續著上一篇”要看十年“,來談談我認為為什麼有些團隊會陷入短期陷阱的盲點裡。

跟看的數據 (metric) 很有關係 。

舉一個例,最近東森新聞以近乎直播的方式,播出我是歌手的總決賽。縱然播出後新聞界一片嘩然,但是當下取得的收視率達到 5%,而其他的新聞台只有 0.5% 的收視率,差距將近十倍。

如果只看瞬間收視率作為經營績效標準的話,東森新聞的策略無疑是成功的。但是如果我們有機會能夠衡量其他的指標,譬如 “看完節目隔天同一時間還會鎖定東森新聞台的觀眾比率”、”每個觀眾每天觀看東森新聞台的時間”、”看完我是歌手片段之後就立即轉台的比率”,那麼轉播的作法有所助益嗎?

當然,作事業作投資,不能只看長期,投資界的名言是”長期我們都死了”。但是只看一個指標,卻容易落入衝短線的陷阱。舉一個例,前幾年每當新聞出現 “某網站推出正妹票選”,用膝蓋反射都知道是哪一家。正妹固然在一段時間內吸睛,但那家網站可有經營得長久呢?

網路業跟其他傳統產業不一樣的是,用戶走過必定留下足跡,而精明的團隊已經開發出各式的指標(用 Google Analytics 至少也可以看到這些),上面說的三項,大概就是 return rate, time spent, bounce rate 等。如果一個網站只關注 pv ,就像一個電視台只關心瞬間收視率,容易做出衝短線的決定。

其實,作什麼事情,背後的原理都是共通的。矽谷的網路業是有方法論的,而做對事情的第一步就是找到對的指標。當 Amazon 的 Jeff Bezos 說他們目標是長程,意思不是他們完全不管短程的盈虧,而是他們看重的是其他更長程的指標,當長程目標對了,短期的損失就可以獲得彌補。

這大概也是我對 網路人,不要再講 PV、下載數之類的垃圾指標 的解讀。不是說這些指標不重要,而是不要只把一個指標奉為圭臬。

如果台灣新聞業(還有廣告主)繼續把收視率奉為唯一的指標,而不思怎麼去推動數位化,更精確的計算用戶的收視習慣的話,那麼大家就繼續淺碟下去吧。

要看十年

還記得以前還在學校唸書的時候,總是羨慕班上的第一名,看到他們參加校外比賽口才便給連連獲獎,剛畢業就進入大公司任職拿著優渥的薪水,總覺得要學他們這樣才算”成功”。

現在回頭看,當時的心態實在有點單純得好笑。如果因為眼紅他人而強迫自己進入沒那麼有興趣的行業,就算一開始前三年拿到同儕間相對優渥的薪水,但是五年以後呢?十年以後呢?

前幾天在朋友的聚會上,有人聊起以前某個很常聽到的名字,沒想到說著說著竟然動怒了。

那是以前一個在台灣網路界很常聽到的名字。他和其他幾人創辦的這家公司,曾經在台灣獨領風騷了好一陣子,後來另一個很大的公司開價併購,價碼傳出還轟動了好一陣子(雖然也是有人覺得低估了)。真的是風光一時。

幾年之後呢?

現在這個網站,雖然還在,可從網站首頁看來,跟垃圾網站已經沒有什麼差別,當初的第二名,轉眼早已取而代之成為第一。當然,十年之中人來來去去,創辦人在大公司裡管理了幾年以後也閃人了,這筆爛帳到底要算在誰頭上,也已經很難追究。但是,從該網站多年的作風看來,明顯一直缺乏長期而完整的規劃,創辦人難辭其咎。

創業當然有風險,誰成功誰失敗都不一定。可是心中有沒有 user 有沒有長期規劃,還是只顧著賺短期的錢,卻是明擺著的。時間就像浪,那些短暫的泡沫,最後都會被捲走,所以,要看十年。